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锦瑟好意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77 2019.10.18 11:35

  已经躺了数日的姜君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好容易熬到今日可以下床行走,愣是在扶月轩小小的院落里来来回回踱了十几圈。

  若非韵意拦着,她还想试试看能不能爬上院里的那棵大树。

  “哎呀,小祖宗,你怎么不好好躺着!”

  姜君正摸树哀叹时,人随声到的李锦瑟快步走进扶月轩,硬拉着一刻也停不住的姜君坐下。

  “锦瑟姐姐,我都好的差不多了,你天天来也不嫌累。”

  姜君无奈道,她卧病在床的那些天,李锦瑟都要把扶月轩的门槛踏平了。

  一天来一次是至少的,有时候还早一次晚一次的来。

  李锦瑟抬起头望着天,娇俏地含笑道:“我看不到某只野兔子活蹦乱跳,白白在毅王府担忧才累呢。”

  姜君知道李锦瑟再说下去,必定又是一顿唠叨,连忙转移话题,“今日可给我带好吃的了?”

  “就知道好吃的,你要的丫头我已经带来了,看看。”

  李锦瑟挥手唤进门外候着的两个丫头,让姜君看看可还中意。

  两个都出落得清秀水灵,姜君满意地点点头,“长得不错。”

  李锦瑟好笑道:“又不是让你选姬妾,这是青黛,你家医馆里周大叔的义女。”

  那名青衣女子忙轻言细语地给姜君请安,“青黛拜见姜侧妃。”

  “青黛?”姜君歪头盯着她,只觉似曾相识,思索片刻,激动地拍手道:“欸!我想起来了,小时候我们一块玩过,你还跟从前一样乖巧文静。”

  姜君拉着她,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模样也有小时候的影子。

  这时,另一个蓝衣丫头行了行礼,笑嘻嘻地问道:“侧妃,我是阿萝,你可还记得我?”

  “记得记得,你是香料铺子里李大娘的女儿,跟我一样没个女孩样。”

  姜君连连点头,开心道。

  相比青黛,她对阿萝的印象更深一些,因为调皮捣蛋丝毫不逊色于她。

  虽然两个都算旧相识,但却有些不妥,“哎呀,爹娘可真是糊涂,怎么能让你们来侍候我,好歹你们也算半个主子了。”

  青黛闻言,忙跪倒在地,“侧妃言重了,我们的父母打小在姜府长大,虽然后来老爷开恩,让我们脱离了奴籍,还托付泽阳产业,但我们始终不敢忘本。”

  “什么奴不奴,本不本的,咱们能一块玩多好啊。”

  阿萝看了看青黛,便有样学样地跪在了地上。

  她娘亲说了,学着青黛,准没错!

  姜君忙用没受伤的手将她们一一扶起,“是你们我固然开心,可是委屈你们了。”

  “回侧妃,奴婢不觉得委屈,你是姜府唯一的小姐,义母说服侍你是理所当然的。”青黛情真意切道。

  阿萝使劲点点头,“对对对,我阿娘也这么嘱咐我。”

  “行了,伯父伯母这样安排,自然有他们的道理。”

  一旁坐着喝茶的李锦瑟开口说道,她觉得就要知根知底的才放心。

  事已至此,姜君只好欣然接受,“那好吧,但是你们不准喊我侧妃,我不喜欢,跟以前一样喊我小姐便可。”

  “是!”

  以后昭王府有能说话的丫头了,韵意更是喜上眉梢,“小姐,我带他们熟悉熟悉王府。”

  姜君点点头,待她们离开后,她凑近李锦瑟问道:“许悠悠那边没有说什么吗?”

  王府下人进出都是许悠悠管着,跟刘瑾戈肯定是一条心,怎么肯轻易让她这个眼线身边添加人手。

  “说了些场面话,似乎很不情愿,但被我挡回去了,姐姐不放心顽劣的妹妹,送来两个丫头盯着点怎么了,我毕竟是毅王妃,她看在毅王府的份上,也得顾着点面子。”

  许悠悠微微一笑,回道。

  虽然她厌恶毅王妃这个称号,但能利用时还是得利用,这还是从姜君那里学来的。

  姜君感激地靠在李锦瑟肩上,“多亏有姐姐在,不然我就真的四面楚歌了。”

  心疼姜君处境的李锦瑟叹了口气,“看你能走动,我就放心多了,太医今日可来过?余毒可彻底消除了?”

  “来了,说我安然无恙!”

  说着,姜君站起身转了几圈,惊飞了院里觅食的几只鸟雀。

  “那我这几日的素斋没白吃,你看,我都瘦了一圈,怎么赔我?”

  李锦瑟展开双臂,站到姜君面前,委屈道。

  姜君心里虽感激,嘴上却不以为意,“哼,又不是我让你吃素斋的,大不了等我好了请你吃楼外楼最贵的席面。”

  “那倒不必,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够了。”

  李锦瑟笑着,关上门,“我知道你心里对昭王心存怀疑,可是你现在还是先忍耐一下,与他握手言和吧。”

  “我倒一直想和,可他不让啊。”姜君一脸地鄙夷与不屑。

  “不会的,他已经答应我会保护好你。”

  姜君听了,瞪大眼睛问道:“他为何答应你?姐姐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刘瑾戈可不是恭顺兄嫂之人,更何况他还巴不得她消失呢。

  “如今宣王和昭王之争愈来愈激烈,如果毅王支持昭王,那会怎么样?”李锦瑟神情严肃地问。

  姜君想都没想,回道:“毅王多年带兵打仗,手握兵权,如果支持刘瑾戈,他自然就能如虎添翼。”

  “我与昭王做了个约定,我劝服毅王支持他,而他要保护好你。”

  姜君一听,喷出嘴里的茶,难以置信地连忙跳起来,抓着李锦瑟的胳膊,“姐姐,你疯了!我的性命怎么能用这么大的事来做交换,而且我能保护好自己。”

  如果被宣王阵营的人知道此事,会把毅王府也卷入危机之中。

  “我又不傻,好歹也是与你一起受教于吕老夫子的,毅王支持昭王,这是必然的,我不过是从中谋点不大不小的好处。”

  李锦瑟拉着一惊一乍的姜昆,语重心长地说道。

  姜君却依旧不放心,“刘瑾戈他也不傻,既然知道这是必然形势,为何还答应你?”

  虽然损人利己的事她也干过,但那些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李锦瑟摇摇头,“我不知道,但他既然答应保护你,就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这点我对昭王深信不疑。”

  “我能保护好自己,只是你千万别被刘瑾戈给骗了,他坏心眼多着呢,”

  姜君见李锦瑟听不进她的话,着急上火道。

  李锦瑟无奈道:“好了,你就乖乖听话。”

  她来泽阳多年,对昭王的为人处事也了解一些。

  虽然昭王心机深沉,杀伐果断,但绝非滥杀无辜心狠手辣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