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骑射行刺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30 2019.10.09 12:00

  元宵节过去没几天,姜君又被淑贵妃叫进了宫。

  无非又是拿姜府命运威胁她,可惜姜君不是贪生怕死胆小懦弱之人,便将那些话当成耳旁风。

  她只是写家书将这些告知了姜老爷,虽然姜老爷对这些心知肚明,但姜君还是有诸多不放心。

  近些日子刘瑾戈倒没有找她麻烦,似乎忙于边关战事去了。

  闲着无事的姜君便天天往外跑,不是去毅王府找李锦瑟,便是去万府陪万夫人。

  偶尔刘玉暖会到扶月轩来坐坐,当然不是来看望姜君的,而是缠着她讲万里风小时候的故事。

  一转眼到了二月份,春雷乍动,气温回升。

  毅王征得皇上同意后,举办了一个骑射比赛,邀请了所有世家大族的公子,很是盛大。

  李锦瑟知道姜君好凑这些热闹,便做东邀请了诸多内眷前来观赛游玩。

  一大早姜君就赶到了比赛的园林,看看有什么可以帮李锦瑟的。

  但到了园林,李锦瑟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当了。

  “不愧是我锦瑟姐姐,嫁人了也是贤内助。”

  李锦瑟亲自给姜君端了一杯茶,“身在其位必谋其职,这道理你也还给了夫子吗?”

  “难得出来玩一趟,姐姐就别给我念夫子咒了。”

  姜君坐在李锦瑟的位子旁边,呷了一口茶。

  她望了望前方比赛的场地,却只看到零零星星几个身影,有些无聊。

  李锦瑟看透了姜君的心思,“你来太早了,我带你去别处转转。”

  姜君在李锦瑟的带领下,穿过了一条长长的回廊,绕过了几座假山。

  不愧是皇家园林,假山各异,细水环流,春红嫩芽,鸟禽啾啾,一片风景大好。

  园林很大,但细节处精致无比,粗里有细,狭中窥大,令人叹为观止。

  “马匹!”

  一路观赏风景的姜君乍然看到映入眼帘的马厩,兴奋不已地跑了过去。

  她开心地望向李锦瑟,“姐姐,我可以骑马吗?”

  李锦瑟摇摇头,笑道:“今日是世家子弟的骑射比赛,你就乖乖坐着看吧。”

  “为何毅王殿下要举办这个比赛?”

  “边关狼烟四起,国境不得安宁,我猜皇上是想从中挑选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吧。”

  听了李锦瑟的话,姜君陷入沉思。

  边关不宁的事,她从父亲的家书中也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

  因为边关很乱,姜家与他国的生意往来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但姜君担忧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如今朝中的局势。

  宣王不学无术,但因为淑贵妃母家势力强大,成为储君呼声最高的皇子。

  他的死敌昭王,则是靠自身才能赢得声望,宫中勉强有个皇后娘娘支持。

  如今这两个人明争暗斗,朝中也暗流涌动,实在不利于边关战事。

  “比赛快开始了,我们回去吧。”

  李锦瑟拍了拍看着马匹发愣的姜君,以为她还在因为不能骑马而难过。

  回到座位上时,比赛已经开始了。

  除了那几位皇子,姜君熟识的就只有万里风。

  她往左边不远处一瞅,果然看到了刘玉暖,正睁大眼睛盯着万里风。

  姜君捻了一个梅子,朝刘玉暖桌上的盘子扔了过去。

  哐当!梅子不偏不倚,落到了刘玉暖的盘子里。

  “姜君!”

  东张西望寻找梅子来处的刘玉暖,一眼就看到了姜君。

  姜君朝她眨了眨眼睛,又扬起下巴指向万里风的方向。

  刘玉暖羞赧一笑,提着裙子跑到了李锦瑟这桌。

  “公主,坐我这。”

  李锦瑟忙起身,将主位让给刘玉暖。

  但是被刘玉暖按回了主位,“不用不用,我就跟姜君一同坐侧席即可,”

  李锦瑟还想推辞,刘玉暖却自己坐到了姜君身旁的侧席。

  “怎么样?风哥哥很威武吧?”

  刘玉暖望着万里风,沾沾自喜的模样,毫无小女儿家的矜持。

  “我确实挺想看看他如今骑射的功夫如何,从前可从未赢过我。”

  第一场比赛就是刘瑾戈和一个年轻男子,二人比的是马上射箭。

  “这是三哥哥的姨家表亲,肯定是帮三哥哥来的。”

  刘玉暖伸长脖子,认真看着紧张激烈的比赛。

  虽说刘瑾戈骑射超群,但那个男子也毫不逊色。

  如果单论骑马,他几乎是跟刘瑾戈并驾齐驱,二人难分上下。

  但是比赛是一边骑马一边射箭,既要有速度,也要有准头。

  骏马踩在还未长成的草地上,哒哒的马蹄声从黄土飞扬中传出。

  一支又一支的箭,风驰电掣从马背上,射向两旁的箭靶,迅疾如风,又快又准。

  刘瑾戈只领先那个男子略微一个身位,且那个男子并没有认输的意思,一直使用全力追赶刘瑾戈。

  刘瑾戈也不敢轻敌,在保持准头的同时,加快了速度。

  “昭王殿下冲啊!”

  “于公子再加把劲!”

  “昭王殿下!于公子!”

  ……

  台上观看的人,个个激动不已,直接站起身为场上的两人鼓劲呐喊。

  耳朵都要被尖叫声吵炸的姜君,看着那些平日里端庄的女子,不禁惊叹不已。

  眼看着二人就要到达终点,突然咻的一声,一支利箭朝刘瑾戈射去。

  此时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刘瑾戈和那个男子身上,压根没注意到那支突然冒出来的箭。

  “啊!!!”

  等大家看到那支箭时,它就在刘瑾戈一丈开外了。

  “二哥哥!”

  “刘瑾戈!趴下!”

  还好此时场面很乱,没有人注意到姜君直呼了昭王殿下的大名。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那位于公子伸手握住了那把朝刘瑾戈背后射去的箭。

  “好!”

  众人这时才松了一口气,纷纷为于公子互相喝彩。

  姜君跳到嗓子眼的心慢慢平复下去,看着安然无恙的刘瑾戈,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许侧妃吓得晕过去了,我去看看,这里就交给你和阿暖了。”

  李锦瑟交代完,就带着星彩离开了座位。

  “他不是宣王的人吗?”

  姜君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既然是宣王的人,为何会救刘瑾戈。

  刘玉暖摇了摇头,她也不清楚个中缘由。

  那把箭来势汹汹,可不是那么好握的。

  姜君以前练射箭时,有个人射偏了,箭直朝万里风射去。

  当时姜君想都没想,就伸手去拦。

  她那时年纪尚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握住的,连教导师父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姜君却吃了大苦头,手心被摩擦的血肉模糊,肉都翻出来了,又疼又怕的她愣是哭了一天一夜。

  那位于公子的手已经被鲜血染红,不知伤得如何。

  刘瑾戈已经叫了太医给他包扎,因离得太远,只能看到太医说完话后,那边几人脸上露出慌张不安的神情。

  姜君心里咯噔一下,有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