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城外送别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099 2019.10.21 12:00

  等姜君驱马到了城外,只见万里风的人马早已装备整齐,准备随时出发。

  那些铁骑戎装的男儿,可能早上还是穿着绫罗绸缎的名门子弟。

  其中最令姜君诧异的,是骑射比赛时空手替刘瑾戈挡下毒箭的于公子也在行列之中。

  “吁!”

  身着男装的姜君与紧随其后的刘瑾戈一前一后下了马,朝万里风走去。

  刘玉暖正泪眼婆娑地拉着万里风,一脸不舍。

  “殿下,阿君,你们怎么也来了?”

  正手足无措的万里风看到刘瑾戈和姜君,就像看到了救星,连忙挣开刘玉暖的手,迎了上来。

  万分留恋的刘玉暖也跟了过来,静静站在万里风身边,不再哭闹。

  刘瑾戈扶起行礼的万里风,叹了口气,“万大人一直想把你培养成将才,如今你远远超过了他的期待,也不知该喜该忧。”

  只到万里风肩膀的姜君莞尔一笑,抬起手费力地他肩上拍了拍,“自然该喜,我那跟屁虫小弟终于长大了,等你凯旋归来,小爷陪你喝上个一天一夜!”

  一脸欣慰的样子,仿佛是万里风的某个长辈。

  眼里满是宠溺的万里风无奈地摇摇头,“都当侧妃的人了,还这么没规矩,多亏殿下宽容。”

  话虽这么说,若有一天姜君变得端庄淑雅起来,万里风那才真的会惊恐万分,不知所措。

  一脸不高兴的姜君噘着嘴,“我才不稀罕当什么侧妃,如果可以,真想随你去边关,当个小兵小卒也乐意。”

  “又胡说了,还请殿下看在臣的份上,宽宥小妹一二。”

  万里风训斥了姜君,又向刘瑾戈赔礼请罪道。

  不以为意的刘瑾戈淡淡一笑,“本王七尺男儿,岂会跟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子计较。”

  他嘴上虽说着不计较,但连在场的花花草草都看得出,他一脸十分想计较的样子。

  身材娇小的姜君踮起脚,目光与刘瑾戈持平后,狠狠剜了他一眼,“你才不懂事!”

  “好了好了,今日我们是来送别风哥哥的,消停点。”

  一旁光顾着难过,沉默不语的刘玉暖出言劝解道。

  “风哥哥,我等你回来陪我练剑。”

  眼里满是不舍的姜君望着万里风,用轻快的语气说道。

  她相信万里风定会打个漂亮的胜仗,然后一身风尘的纵马归来。

  “你不说我都忘了,殿下,这是臣从小佩戴的走马刀,今日臣将它转赠给你。”

  万里风说着,从马鞍上取下挂着的走马刀,将它递给了刘瑾戈。

  一旁的姜君见了,十分不乐意,急忙将刀夺下,“不行!走马刀和观花剑是叶九师父送给我们的,怎么能随便给别人。”

  “本王还不稀罕呢!”刘瑾戈不屑道。

  万里风只能安抚姜君,“我想从此以后,枪才是我的武器,这么好的刀,不用岂不是浪费了。”

  “你不要就给我吧,我当初可想要了。”

  姜君牢牢抱住走马刀,不肯让步。

  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想让刘瑾戈得到走马刀。

  “你擅剑,要刀做什么?”万里风苦口婆心道。

  他从前陪姜君练武,便是用的走马刀,从五岁练到十二岁离开瑶州。

  如今他要远赴边关,前路难料,将观花刀交于刘瑾戈,便是把姜君托付给他。

  姜君却听不进去,继续梗着脖子争辩,“要来供着!再说了刘瑾戈也不会刀法啊。”

  她自然不懂万里风为何要将走马刀给刘瑾戈,只当万里风是要与她斩断儿时的情谊。

  万里风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你对殿下知之甚少啊。”

  “五哥哥刀枪剑戟,样样都会呢。”刘玉暖一脸骄傲地补充道。

  姜君闻言,看了一眼得意的刘瑾戈,失落地说道:“如果给了他,以后便不要叫走马刀了,我的观花剑会不开心的。”

  “你什么意思啊?这把刀本王拿着还会折煞你的剑吗?”

  刘瑾戈气急败坏道,他堂堂昭王还从来没有被这么轻视过,

  “算了,今日是来送别风哥哥的,懒得与你争辩,刀我先收着。”

  无言以对的姜君将刀挂在了小白的马鞍上,她与万里风是兄妹,所以共持走马观花。

  如果跟观花剑配对的刀给了刘瑾戈,那她与刘瑾戈又算什么。

  万里风只好妥协下来,微微一笑,“好吧,真拿你没办法,阿暖身为公主,都没有你这么不讲道理。”

  一身铁甲的他,笑起来格外温柔,阿暖觉得比三月杨柳风还要令人心醉。

  “阿暖如果有风哥哥这么温柔的人宠着,也会变得很不讲道理的。”

  她第一次跟万里风说话羞红了脸,声如蚊蚁,但还是被听到了。

  万里风脸涨得通红,无错的搓搓手,不知道该说什么,“时候不早了,末将该动身了。”

  “本王等你回来喝庆功酒。”

  刘瑾戈抱住他,重重拍了几下他的背,以示不舍。

  “本姑娘也等你回来喝酒。”

  姜君咧嘴笑道,可惜长大了就男女有别,不能随便搂搂抱抱了。

  她只能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这次的力道更大了。

  万里风点点头,转身就要上马。

  “风哥哥!”憋了很久,眼镜红红的刘玉暖叫住他,“虽然我很不放心,也很不舍,但我知道你是一个热血男儿,志存高远,所以我不拦你,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阿暖,阿暖也,也等你回来……”

  说着说着,眼泪就在打转了,最后她实在憋不住,还是让眼泪滴落了下来。

  肉嘟嘟的脸让刘玉暖哭起来像个委屈的孩子,令人怜惜。

  万里风迟疑片刻,走了过来。

  他用指腹替刘玉暖拂去了眼泪,“别哭,我很快就回来了。”

  乖巧的刘玉暖点点头,用力吸着鼻子收住眼泪,“嗯!”

  “告辞!”

  去意已决的万里风拱手作别后,就骑上他的高头大红马,握着他的黑蛟红缨枪,带着他的热血男儿们,奋不顾身地奔赴向了战场。

  此时已近黄昏,夕阳无限好,金灿灿的阳光照在他们坚硬的铠甲上,十分耀眼。

  顷刻之间,轰隆隆的铁骑声已经远处,只留下腾起的黄沙还在慢慢散去。

  一阵风吹来,衣着单薄的姜君打了个寒颤,她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天边。

  晚霞翻涌,此起彼伏,各种颜色,像极了战场上厮杀的士兵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