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笨手昭王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72 2019.10.14 18:00

  春风得意马蹄疾,不羁的姜君一马当先,率先到了千寻山脚。

  酣畅淋漓的姜君轻巧地跳下马背,拍了拍那匹跑累了的红马,随它去一旁啃青嫩的草叶,

  千寻山高高耸立在眼前,抬头看去,只有望不到头的翠绿,以及若隐若现的缭绕云雾。

  一条宽阔的石阶从翠绿中探出头,低处延伸到姜君身前,高处藏进云深不知处,吸引着来客踏上它,好去幽深初一探究竟。

  心情大好的姜君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山中传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花草香,她忍不住张开双臂,闭眼轻嗅。

  任由春光落在长长的睫毛上,吹面山风轻轻拂过嘴角,染红了脸颊。

  耳边传来急急的马蹄声,一路追随的刘瑾戈勒住缰绳,在姜君身旁下了马。

  “马术不错,本王策马狂奔也没追赶上。”

  刘瑾戈挥开身旁的蝴蝶,夸赞姜君道。

  因为骑马穿林的缘故,一袭白衣上沾了几片草叶。

  身旁的乌骓很贴心地要来舔舐,却被刘瑾戈一掌打开了。

  吃了闷亏的乌骓只得慢悠悠地晃到红马旁边,与它一道啃草轻鸣。

  “本姑娘六岁开始骑马,从小就爱在山野间纵马奔腾,跟你们这些在皇城里长大的自然不同。”

  一脸得意的姜君走到乌骓旁,轻轻抚摸着它乌黑发亮的脖子,眼里满是羡慕和喜爱。

  她也有一匹顶好的白马,通体像雪缎一样,可惜留在了瑶州。

  正拂拭身上草叶的刘瑾戈哂笑一声,“别人夸你一句,你能自夸十句。”

  风吹起他金丝腰带上悬挂的环佩,发出叮叮的清脆声音。

  “有一说一罢了,不知道风哥哥和阿暖那边怎么样了。”

  有些担忧的姜君伸长脖子往来时路望去,脖子都酸了也不曾看到人影。

  一脸淡然的刘瑾戈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我说了在千寻山脚等他们,且再等等吧。”

  他折了一根纤细的草杆,随意地在手中摆弄着。

  姜君步伐轻快地在石阶那跳上跳下,偶有穿戴齐整的路人从旁经过。

  手里拎着香烛的定是去山上烧香拜佛,两手空空的则是像他们一样来踏春的。

  “没想到泽阳那么沉闷,城郊却有这样的好去处。”

  嗅花扑蝶,攀枝逐水,玩累了的姜君撩着鬓发,坐到刘瑾戈身边。

  正埋头编草杆玩的刘瑾戈往一边让了让,“泽阳那么热闹,如何就沉闷了?”

  “规矩太多,就拿称呼来说,你整天被人殿下来殿下去的,真不会忘记自己的姓名吗?”

  低头看刘瑾戈编草杆的姜君,一本正经地问道。

  眉眼含笑的刘瑾戈看了她一眼,一脸无奈,“这就是你直呼我大名的理由?那我可得好好感谢你,让我不会忘记自己的姓名。”

  他空出一只手,很自然地将姜君散落在他衣袖上的头发拂到后面。

  姜君正认真辨认刘瑾戈手中编的是什么玩意,压根没注意到这些。

  “不客气,这都是小事,以后多罩着我点就成,虽然咱们做不成一家人,但交个朋友还是可以的。”

  她爽快地拍了一下刘瑾戈坚实的肩膀,十分仗义地说道。

  一脸嫌弃的刘瑾戈挪了挪肩膀,闪开姜君沾满花叶汁液的手,专心去编织草杆。

  待他收紧最后一下,姜君忙抢过来细看,“这是毛毛虫!太像了!就是有点恶心……”

  她举起“毛毛虫”,为自己猜出来了沾沾自喜,虽然她不明白向来情趣高雅的刘瑾戈为何要编这么恶心的虫子。

  “这是螳螂,没见识。”

  噗!听了刘瑾戈坚定的话语,姜君一下子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我确实没见识,见过那么多螳螂,却没见过跟毛毛虫长得一模一样的螳螂,哈哈哈哈!”

  姜君两根玉指捏着所谓的草杆螳螂,直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流出来了。

  因为笑声太大,引得路人纷纷朝这边看来。

  觉得甚是丢人的刘瑾戈连忙一只手抓住姜君的胳膊,一只手去捂姜君的嘴巴。

  “唔唔唔……”

  憋得脸都红了的姜君连连摆手,示意自己不再笑了,半信半疑的刘瑾戈才慢慢松开手。

  “咳咳咳!刘瑾戈,没想到你也有不会的东西,以后还是不要编草虫了,太丢人了。”

  呛了一口气的姜君拍了拍胸口,歪着头对脸色微红的刘瑾戈说道。

  “丢人事小,把人笑死就事大了。”

  说完她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防止自己再度笑出声。

  一脸窘态的刘瑾戈看着憋笑的姜君,将方才编的草螳螂扔到地上后,恼羞成怒地站起来,甩着袖子往远处走去。

  “刘瑾戈,你生气了吗?”

  收住笑的姜君忙起身追过去,拽住刘瑾戈的胳膊问道。

  刘瑾戈狠狠拂去她的手,“放开你的脏手!”

  “对不起嘛,我不该取笑你,要不我说几件我的丑事给你听?这样就扯平了。”

  嬉皮笑脸的姜君仰起头,水汪汪地大眼睛看着满脸不高兴的刘瑾戈。

  刘瑾戈将头偏向一边,冷冷道:“没兴趣!不过你硬要说来解闷也无妨。”

  “那就不说了,你堂堂一王爷,别这么小心眼。”

  姜君推了推他的胳膊,用诱哄的语气说道。

  “怎么就不说了?咳咳,真有那么不像螳螂?”

  刘瑾戈没想到姜君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他将右手手指蜷起,靠在嘴边干咳了两声。

  姜君一脸真诚,如鸡叨米般点点头,“真的不像!”

  见刘瑾戈脸色骤变,忙退后两步,双手挡在身前,大义凛然道:“忠言逆耳,忠言逆耳……”

  刘瑾戈板起俊脸,不再理会姜君,自顾自走到了一旁,负手而立,抬头去欣赏千寻山的风景。

  哭笑不得的姜君没想到刘瑾戈还有这么小孩子气的一面,她踮起脚尖,踩在草地上,悄悄走到刘瑾戈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是挺着身板的刘瑾戈全当不知道,动都不动。

  “其实我觉得那个螳螂编的挺好,尤其像被我折断了腿的螳螂,简直一模一样!”

  听了此话,刘瑾戈终于动了动,但好像更生气了,背在身后的双手握紧了拳头。

  “你能安静会吗?”

  刘瑾戈长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强颜欢笑的样子,比哭还难看。

  一脸无辜眨巴着眼睛的姜君点头,“能,这是你的毛毛虫。”

  她伸出放在背后的手,将刘瑾戈方才编的“螳螂”塞到他手里。

  脸色铁青的刘瑾戈看着手里被捏成胡乱一团的草虫,休妻这个念头顿时格外强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