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山洞相遇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02 2019.10.11 12:00

  等刘瑾戈到达园林西南的悬崖边,就只剩姜君一人坐在石头上发呆了。

  “刺客呢?”

  刘瑾戈大步走到姜君身边,急切地问道。

  姜君指了指脚下的深渊,“应该摔得粉身碎骨了。”

  说完,她望向刘瑾戈,只见他站在深渊边上,握剑的手加大了力度,骨节咯咯作响。

  虽然他尽力压制情绪,但将军还是看到了他眼中的悲伤。

  “是你将他推下去的?”刘瑾戈转身看向姜君,眼里多了几分坚决。

  姜君淡淡笑了笑,反问他,“刺客死了不好吗?”

  “刺客抓到了吗?”这时,刘瑾瑜也带着侍卫赶了过来。

  “已经死了。”

  姜君站起身,从悬崖上轻轻跳到了园林里。

  她拍了拍衣裙上的灰尘,虽然被刘瑾戈盯着,但却神色坦然。

  “姜姐姐,是你杀死刺客的?”刘瑾瑜凑过来,笑嘻嘻地询问道。

  姜君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吧,我把他逼到悬崖边上,他不肯投降,自己跳下去了。”

  “厉害啊,本以为你不学无术,没想到藏了一身好武艺。”

  刘瑾瑜竖起大拇指,一脸崇拜地看着姜君。

  看来姜君不只有钱这一个优点,还很能打架。

  姜君清啐一声,“呸!我跟你可不一样,还是很上进的。”

  刘瑾瑜想不出话来反驳她,便转而看向默默站在悬崖边上的刘瑾戈,“五哥,要去崖下寻找尸体吗?”

  “既然必死无疑,就不用白白耗那个时间了。”

  刘瑾戈背对着他们,语气很是平静,但又似乎跟平时有些不一样。

  “那我们快回去吧,比赛应该结束了,看看除了二哥和风兄,还有哪几个拔得头筹。”

  刘瑾瑜兴致勃勃地说道,又命令那些侍卫各归其位。

  姜君见他行事如此草率,不禁多嘴一问,“不继续刺客是受谁指使的吗?”

  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中行刺昭王殿下,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可是在刘瑾瑜的眼里,就好像刘瑾戈只是被人绊了一脚而已,可以小事化了。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但是死无对证,我们也没办法。”

  “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姜君问道。

  刘瑾瑜冷哼一声,点点头,“当然了,以前发生在暗处,今天摆到明面上了而已,看来某人行事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姜君听了,看向依旧站在悬崖边上,一言不发的刘瑾戈,心里不禁多了几分不忍。

  成天被自家兄弟派人刺杀,心里肯定很不是滋味。

  不过也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想刘瑾戈,说不定他巴不得被刺杀。

  “殿下,该回去了!”

  姜君朝刘瑾戈的背影大声喊道。

  悬崖上的风吹起他的衣摆,呼呼作响,挺拔的背影在广阔的天地间,显得有些孤独。

  刘瑾戈没有说话,看了一眼深渊后,默默回到了园林里。

  这时,阿克急匆匆地跑来,满头大汗都没来得及擦,“殿下,听说你被行刺了,没事吧?”

  “阿克,你……”刘瑾戈看到阿克,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还是被姜君看在了眼里。

  “原本属下应该出城替殿下办事的,可是听到刺客之事,就违命回来了,请殿下赐罪。”

  阿克说完,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余光瞥了一眼优哉游哉的姜君。

  刘瑾戈将他扶起,“无妨,交给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姜君扫了一眼阿克脖颈后面的红痕,暗叹他主仆二人唱的好双簧。

  “园林不是被封锁了吗?你又如何得知消息的?”

  姜君用玩味的眼神看着阿克,询问道。

  “回禀侧妃,是我手下的侍卫出去通报的。”

  姜君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眼里却依旧充满困惑,“原来如此,你身上的树叶,似乎是某种灌木上的,难不成你是钻进园林来的?”

  她伸手取下阿克肩上的树叶,又朝着悬崖的方向高高举起,放在阳光下细看。

  “侧妃说笑了。”阿克看了一眼刘瑾戈,有些局促不安。

  不明就里,等得不耐烦的刘瑾瑜在一旁不停催促,“你们在说什么呢?比赛都结束了,快走吧。”

  “你们去吧,我对结果不感兴趣。”

  姜君将手里的叶子捻碎,对他们说道。

  “那你干嘛去?”

  姜君双手随意背在身后,踮着脚,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春光正好,四处逛逛。”

  刘瑾戈看向她,眉头微蹙。

  “好吧,那你别玩得忘了时间。”

  刘瑾瑜叮嘱完,就迫不及待地跑向比赛的地方。

  按照他的意思,可不能让宣王将杰出青年都笼络去了。

  他五哥虽然不急,但他作为昭王至亲的皇弟,得替他急。

  刘瑾戈看了一眼姜君,什么都没说就带着阿克离开了。

  “好一出贼喊捉贼的大戏,不过犯得着这么拼嘛。”

  等几人走远后,姜君自言自语地回到了悬崖上。

  确认四周没有人后,她快速走向刺客钻进去的灌木丛。

  猫着腰钻进灌木丛后,一个狭小的山洞映入眼帘。

  早已猜透灌木丛后暗藏玄机的姜君一点也不意外,与其说是山洞,倒不如说是一线天。

  只是这个一线天上面及其狭窄,下面却宽阔许多,容得下两个人并肩走过。

  因为有阳光渗透下来,洞里的情况一览无余。

  除了光秃秃的石壁,什么都没有。

  越往里走山洞越狭窄,不消片刻,姜君就走到了它的尽头。

  在尽头处,放了一件男子外袍,正是方才那名刺客所穿的。

  姜君小心翼翼地捡起衣服,更加确定了心里的猜测。

  这时,她身后传来一下轻微的石头滚动声。

  姜君右手慢慢地靠向头上的钗子,然后迅速拔下,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身后刺去。

  刘瑾戈眼疾手快,纵身向后退了两步,险险躲过姜君尖利的钗子。

  若他反应再慢一步,估计脖子此刻就该血流如注了。

  姜君看清来人是刘瑾戈后,忙将钗子藏到袖中,理直气壮道:“是你自己偷偷摸摸的,怪不得我。”

  不过刘瑾戈的到来,算是承认了刺客就是阿克。

  而所谓的行刺,不过是刘瑾戈谋划的一场栽赃。

  自己行刺自己,不仅万无一失,还会让别人误会宣王,真是狡诈!

  姜君想起刘瑾戈用假宠对付自己,便觉得他使出这种手段也不令人意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