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密林自救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17 2019.10.17 20:20

  泽阳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动不动就要丢掉小命!

  该死的淑贵妃!该死的刘瑾戈!该死的明争暗斗!

  身上痛,心里更痛的姜君哭得梨花带雨,暗暗在心里咒骂道。

  她虽然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姑娘,但小命也很重要啊。

  想到小命,她一个激灵,收住了哭声。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得将毒吸出来,否则就真的小命不保,白白给自己哭丧了。

  脸都哭花了的姜君,吸了吸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甚是难看。

  她缓缓俯身去吸伤口里的毒血,因为小臂已经无法动弹了,更别说抬起来了。

  等将毒吸得差不多后,她连吐了几口唾沫,但都没办法把腥味吐干净,嘴里也苦哈哈的。

  毒已经渗入血液里,不能全部吸出来了,当务之急是压制住毒性。

  她又艰辛地站起来,步履蹒跚地去寻找能够压制毒性的草药。

  半人高的杂草将受伤的小臂摩擦出道道血痕,她深一脚浅一脚,只能用另一只手护住伤口那一块。

  此刻,手臂被杂草划破的那点疼痛根本算不了什么,至少不会死人。

  磕磕绊绊走了一会,筋疲力尽后,她终于寻到了消毒的草药。

  因为不知道箭上是什么毒,就算被草药暂时压制住,也得尽快解毒。

  姜君先将消毒和止血的草药嚼碎敷在伤口上,草药接触到伤口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魂都被疼散了。

  嘶——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撕了一块衣裙衬里包住伤口。

  等简单料理完伤口后,姜君她只觉天旋地转,无法起身。

  她瘫坐在硌人的地上,找了一棵大树靠了靠,等体力慢慢恢复。

  可是幽静的密林,清脆的鸟鸣,还有阵阵花香,都让她昏昏欲睡。

  为了防止自己昏厥过去,她塞了一片提神的草叶在嘴里。

  味道极苦,却很有效果。

  她的衣裙已经被冷汗浸湿,泥沙胡乱粘在上面,乌黑的头发黏在额头上,看上去十分狼狈。

  但是姜君现在已无心力顾及这些,她趁着休息的功夫,将可能会杀她的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淑贵妃,刘瑾戈,还有谁呢?

  虽然她与白妙结仇了,但白妙还不至于派人到荒山野岭来杀她。

  赵怜更不可能了,她俩的恩怨都已经一笔勾销了。

  且在赵怜眼里,她不过是个毫无威胁的可怜虫。

  最有可能的就只剩淑贵妃和刘瑾戈,这两个人对她都是各怀鬼胎。

  但是淑贵妃并不知道她今日会来千寻山,除非她被淑贵妃的人监视了。

  这种可能性很小,如果被人一直监视,姜君不可能不知道。

  又或者淑贵妃从阿暖那里打听到他们今日会来千寻山,也不太可能,淑贵妃向来与皇后不睦。

  且她对于淑贵妃而言,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刚将她送进昭王府,马上又派人刺杀她,图啥呀?

  淑贵妃虽然阴险毒辣,但不蠢笨,不太可能做这种劳心劳力还赔本的买卖。

  思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刘瑾戈的嫌疑最大。

  先假意与她联盟,让她放松警惕,然后找机会除掉她,合情合理。

  那个刺客见没有一击即中就撤了,可见身份的隐秘性。

  姜君想到这里,冷哼了一声,觉得自己太单纯了。

  刘瑾戈心机深沉,怎么可能轻易就相信她。

  更何况姜君手上还有阿克冒充刺客的把柄,就算没有证据,若将此事告诉淑贵妃,她也能制造出证据。

  退一步讲,他走的那条路,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又凭什么相信她这个有眼线嫌疑的女子。

  “呵呵……”

  姜君冷笑了两声,扶着受伤的胳膊艰难地站了起来。

  牵扯起的疼痛让她眉头一皱,刚站起来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吐出来的却是一口黑血。

  毒性虽然被草药暂时压制了,但它还是蔓延了。

  她紧紧拽住给刘玉暖止血化瘀的草药,拖着沉重的步伐往林子外走去。

  如果倒在了林子里,说不定会被刘瑾戈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补刀,到那时候就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姓姜的!人呢!”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刘瑾戈呼唤她的声音就如晴天霹雳一般,惊得她打了个寒颤。

  躲起来!这时姜君的第一反应。

  她放轻脚步,猫在了一棵足有两人宽的大树后面。

  但是没听到回应的刘瑾戈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继续往这边靠近。

  “姓姜的!你还活着吗!”

  刘瑾戈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声喊道。

  姜君躲在大树后面,大气都不敢出,任由冷汗大滴大滴地往脖子里掉落,也不敢去擦拭。

  她要等刘瑾戈走远,回到原来的地方,只要到了万里风身边,她就安全了。

  但她首先要走出僻静的密林,到外面就有游人,那时候刘瑾戈下手的机会就少了。

  “人呢?采个草药不会把自己采丢了吧……”

  不远处的刘瑾戈自言自语道,喊了许久都无人应答后,他徘徊片刻,转身离开了。

  姜君又在树后躲了一会,等刘瑾戈走远了,才敢慢慢挪出来。

  她有气无力地低着头,完全凭着意识往前拖动双脚。

  走一会,就在树上靠一会,然后接着往前走。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总觉得这密林变得无边无际了,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若她有力气回头望一眼,就会发现自己步伐实在缓慢,压根没有走出多远。

  细碎的阳光从茂密的枝叶里钻下来,撒在她的身上,照得她头晕目眩。

  半睁着的眼睛使劲看向地面,如果被树根绊倒,那多半是爬不起来了。

  可是走着走着,树根没看到。却看到一双穿着黑靴的脚,近在眼前,无法逃离。

  完了……

  她费力地抬起头,刘瑾戈的脸映入眼帘,虽然视线很模糊,但姜君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可惜她太累了,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也听不清刘瑾戈说的什么。

  只知道自己小命休矣,但是她还想挣扎一下。

  瑶州还有一对老爹娘,正等着她回去孝敬呢。

  姜君将手里的草药塞给刘瑾戈,又将满是泥土和血的手在他衣服上擦了擦。

  “刘瑾戈,别杀我,我给你做小老婆还不行吗……”

  口齿不清地嘟囔完这些,支撑不住的她倒向了刘瑾戈。

  昏厥过去的那瞬间,她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味道,淡淡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