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陌生女子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242 2019.10.07 12:00

  七公主刘玉暖拉着姜君,一边走,一边闲聊,“如果锦瑟姐姐能和二哥哥相敬如宾就好了。”

  刘瑾戈和刘瑾瑜二人跟在她们身后,但刘瑾瑜像个毛猴一般,东瞅瞅西望望,就没闲下来。

  双手背在身后的刘瑾戈,四平八稳的在人群里笔直地走着。

  他也被周围的热闹繁华感染,脸上不时露出一个短暂的微笑。

  “他们如今不就相敬如宾么?”

  姜君在饰品摊前停下脚步,拿起一个手镯细看。

  “可是感觉不像夫妻啊。”

  刘玉暖挑了一个精致的发钗,往自己头上簪了簪。

  姜君听了她的话,忍俊不禁,“噗!你才多大,就议论夫妻之道。”

  “虽然你嫁给了五哥哥,可你也就比我大四个月罢了。”

  刘玉暖不服气地争辩,她们都十七,只不过姜君四月生的,她八月生的,

  “姜姐姐,我想要糖人。”

  刘瑾瑜的声音在不远处的糖人摊前响起,而刘瑾戈在她们挑首饰的功夫已经去猜灯谜了。

  “买!”

  姜君掏出荷包,扔给刘瑾瑜。

  “我也要!”

  刘玉暖也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都买!”

  于是,刘瑾戈和刘玉暖姐弟俩就毫无客气地一人买了两个糖人。

  “姜姐姐,你不要么?”刘玉暖递给姜君一个。

  姜君摇摇头拒绝了,“黏黏的,不喜欢。”

  “可甜了。”

  刘瑾戈接过摊贩找的钱,咬了一小块糖人,一脸幸福。

  姜君笑了笑,没有比刘瑾瑜更好打发的皇子了。

  “你们还想吃什么玩什么尽管开口,方才韵意离开时,给了我许多银两。”

  “我要那个兔子灯!”

  “我要吃烤鸡!”

  ……

  就在三人吃吃玩玩,快把刘瑾戈忘掉的时候,猜灯谜的摊子突然聚集了许多人。

  被人声吸引的三人才想起还有一个刘瑾戈,方才就在那猜灯谜。

  “我们去看看,可别让五哥被欺负了。”

  刘瑾瑜说完,朝那边挤过去。

  叼着糖人的刘玉暖将兔子灯塞给姜君,也凑了过去。

  “一个大男人,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欺负?!”

  姜君嘴上说着,脚也向那边迈了过去。

  三人好不容易挤到了前排,这才看清原来是刘瑾戈在和一个女子比赛猜灯谜对对子。

  “嘁!这有什么好看的。”

  姜君见没什么事,便想从人群中离开。

  猜灯谜于她而言,实在无聊,且被人挤着也很不舒服。

  可是进来容易出来难,她刚转身,就不知被谁踩了一脚。

  她望着将自己包围的人群,只得选择呆在原地。

  “真是郎才女貌啊!”

  “是啊是啊,这位女子可真是才华横溢!”

  “猜的准,对的好!”

  ……

  周围百姓的夸赞将姜君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刘瑾戈和那女子身上。

  “公子惊才绝艳,小女子佩服不已。”

  那个女子轻声说道,举手投足间知书达礼,一看就是书香门第人家的闺秀。

  刘瑾戈拱拱手,对于那个女子的夸奖一笑置之,“姑娘过奖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他看了看姜君等人,转身准备离开,却被那个女子叫住。

  “公子留步!”

  “姑娘还有事吗?”

  “今日承蒙公子赐教,不知可否请公子前往楼外楼喝杯茶水,以聊表谢意。”

  那个女子羞红了脸,双手捏着袖子,看上去很紧张。

  还好此时围观的人几乎都散去了,不然姜君担心她可能会哭出来。

  “姑娘言重了,我不爱喝茶,告辞。”

  刘瑾戈面无表情地说完,领着姜君三人离开了猜灯谜的摊子。

  那个女子却不依不饶,带着婢女追了过来。

  “抱歉,我不知公子还有朋友,不如大家一起去喝个茶吧,毕竟相识一场。”

  “谁要喝茶呀,我们还没玩够呢。”

  玩心很大的刘玉暖完全不管那女子诚恳的神情,宫里可以喝茶,但宫里没有灯会。

  “那小女子可否与各位同行?”那个女子依旧坚持。

  姜君左手拎着刘玉暖的兔子灯,右手抱着刘瑾瑜的点心,兴致勃勃地在一旁看戏。

  刘瑾瑜惹上桃花债,准是一场好戏。

  这个女子的气质与许悠悠颇像,说不定能被刘瑾戈看上。

  刘瑾戈还未发话,刘瑾瑜突然将姜君往前一推,“这你得问我嫂子。”

  没有反应过来的姜君愣了愣,“啊?!不是,姑娘,你别听小孩子胡说,我们……”

  姜君本想说她和刘瑾戈没有关系,可是他们之间却又实实在在的有关系,只好放弃解释,挤出一个笑容,“姑娘才貌双全,能与我们同行,是我们的荣幸。”

  “姐姐谬赞。”那个女子抿嘴一笑,客客气气地向姜君行了个礼。

  “嗷!”

  等女子和刘瑾戈走在他们前头后,姜君狠狠踩了刘瑾瑜一脚,疼得他嗷嗷直叫。

  刘瑾戈听到动静,忙转身询问。

  “哎呀,谁走路这么不小心。”

  姜君装作与己无关的样子,向四周望去。

  那个女子走过来,关切地问:“这位公子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馆看看。”

  “噗!”姜君听了,忍不住笑出来。

  其他几人听到笑声,都一起看向她,姜君被看得莫名其妙。

  “咳咳,我是觉得一个大老爷们被踩一下脚,没必要去医馆。”

  刘玉暖连连点头附和,“就是就是,咱们赶紧去玩吧。”

  “给你面子还不领情!”

  刘瑾瑜看向姜君,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

  “我可没有这个面子,我也不需要。”

  姜君看着前面几步远的刘瑾戈与那个女子,就算是个陌生女子,也比她要般配。

  啪噔!

  就在她发呆时,一个人砰的一下撞到了她身上。兔子灯直接掉到地上熄灭了。

  “我的兔子灯!”

  刘玉暖指着地上摔坏的灯,气得直跺脚。

  姜君没想到刘玉暖这么大反应,忙塞了一个糖人到她嘴里,“我再给你买一个。”

  “不行!好好的灯,就这么被人克死了!”

  刘玉暖说完,就抱膝蹲在兔子灯旁,嘴巴噘得老高。

  “被克死?不是我没拿紧吗?而且……”

  姜君听了刘玉暖的话,云里雾里,完全猜不透她要搞什么鬼。

  “可不就是被克死的嘛,有些女子只要一接近,就会诸事不顺!”

  蹲在地上的刘玉暖歪头看了一眼那个站在刘瑾戈身旁的女子,眼神很是不善。

  姜君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其他人也明白了。

  “对对对,是我克死的,我再给你买个更好看的。”

  姜君一把拉起刘玉暖,径直往前走去,免得她再多嘴。

  “瑾瑜都说了你是嫂子,她还死乞白赖,还要脸吗?”

  刘玉暖愤愤不平地说道,声音还有点大,姜君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不过这两个姐弟如此护着她,她心里还是挺感动的,简直比刘瑾戈好上千倍百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