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再次协商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97 2019.10.20 12:00

  姜君和刘瑾戈两人一路追打着,直到跑到了王府门口。

  刚跨出红木门槛,姜君的眼睛就被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吸引住了。

  “哇!好漂亮的马!”眼前一亮的她急急几步冲到白马旁边,爱不释手道。

  这匹马与她在瑶州骑的马匹相似,但品相和毛色却要好上太多,绝对是珍品。

  刘瑾戈看着一脸痴相的姜君,微微一笑,“它是你的了。”

  姜君先是难以置信,接着激动地欢呼了起来,紧紧抱住马脖子,“真的吗?!太好了!”

  通体如雪一般的高大白马,没有一根杂毛,宛如雪花堆砌而成的精品。

  就算是与刘瑾戈的乌骓相比,也毫不逊色。

  不过姜君因自己得到宝马而欣喜若狂之余,还添了几分困惑。

  “你平白无故送我这么珍贵的马做什么?别是另有图谋吧?”

  她抚摸着骏马光滑的白毛,眼睛充满怀疑地看向刘瑾戈。

  刘瑾戈眉头一皱,不悦道:“你有什么值得我图谋的,不要拉倒!”

  他堂堂昭王送礼还要被怀疑别有用心,实在跌份!

  姜君一听,连忙抱住白马,“要要要,我要,多少钱你开个价。”

  她丝毫不怕刘瑾戈狮子大开口,反正她最不缺的就是钱。

  可是刘瑾戈似乎并没有跟她谈价格的意思,而是一脸得意道:“这可是塞外的稀世珍宝,整个大岳也不超过十匹,银子肯定买不到,你想拿什么换?”

  使得一手移花接木的姜君直接转移了话题,“这么珍贵啊,配得上本姑娘!好马配好女!”

  “你刚不是不要吗?”刘瑾戈鄙夷道。

  “这么好的马,如果落到不爱惜它的人手里,多可怜啊。”姜君理直气壮道,脸颊亲热地贴了贴白马,“是吧?小白,小白,以后你就叫小白了。”

  一头黑线的刘瑾戈痴笑一声,“小白?还有比这更土的名字吗?”

  “我以前的马儿叫大白啊,它不可就是小白。再说了,多好听的名字,咱们才不土!”

  与白马同一个色的姜君此刻正春风得意,没有和刘瑾戈多做计较,而是爬上了高大的马背。

  一旁甩着尾巴的乌骓凑近小白,打了个响鼻,但是很不幸被小白踢了一脚。

  坐在马上的姜君见状,抓着缰绳大笑起来,“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小白,随我!”

  说完,她就骑马往前小跑起来,城内不方便策马扬鞭,可惜了小白健壮修长的四条腿。

  “没出息!”

  刘瑾戈打了一下乌骓的头,训斥了一声。

  乌骓甩了甩头,似乎在反驳。

  “收了我这么好的马,总得表示一下吧。”跟上姜君后,刘瑾戈开口说道。

  姜君就知道刘瑾戈别有用心,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给银子你不要啊,除了银子本姑娘就一无所有了。”

  说着,姜君一脸高傲地摸了摸头上的白玉冠。

  被噎了一口气的刘瑾戈脸都青了,“算了,说正事,万里风与我交好,人尽皆知,所以他出征边关,刘瑾贤定不会让他好过。”

  每每提到边关之事,他的眼里总是充满愤恨。

  “这可是大岳生死存亡之际,宣王不会还从中捣乱吧?”

  听了刘瑾戈的话,姜君愤愤不平道。

  泽阳城的街上人来人往,热闹繁华,看上去就是太平盛世。

  可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那股涌动的暗潮,不安躁动,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只需一个位高权重之人,就能顷刻间牵动所有人的命运。

  刘瑾戈冷哼一声,“哼,对于刘瑾贤而言,只要能达目的,什么都不重要。”

  “那他会怎么做?派人在途中刺杀风哥哥?”

  姜君的心里突然压上了一大块石头,焦虑不安。

  “这倒不会,刺杀将领,父皇肯定会严查到底,我想他会让万里风这仗打起来没那么轻松。”

  刘瑾戈摇摇头,微眯着眼睛思索道。

  对于朝堂势力强大的刘瑾贤而言,给万里风添几块绊脚石简直易如反掌。

  只要万里风战事不利,刘瑾贤的目的就达到了。

  心情沉重地姜君踏着马镫的脚伸出去狠狠踢了一下刘瑾戈,“岂有此理!都怪你!”

  “怪我?众皇子可只有本王站出来制衡德行败坏的刘瑾贤。”

  刘瑾戈疼得吸了口冷气,气急败坏道。

  “那如果你暂时与他休战呢?不管什么事都等国境安定了再说。”

  虽然说出此话时,姜君都觉得自己太单纯,可这应该是对大岳最好的法子了。

  刘瑾戈叹了口气,“与他协商?这无异于与虎谋皮,没用的。”

  “那该如何是好?风哥哥这仗必须打赢。”

  如果输了,不仅是战事不利,宣王说不定还会趁机搞垮万府……

  “兵马未行粮草先动,刘瑾贤阴毒狠辣,肯定会对粮草动手。”刘瑾戈思忖道。

  两人已经骑马穿过热闹的街市,离城门越来越近。

  姜君看着道路两旁因战乱而背井离乡的难民,心痛不已。

  “万姨父是兵部尚书,粮草之事不是他负责吗?”

  “国库空虚,粮草有限,如果刘瑾贤再使计克扣,万大人也只是个空头尚书。”

  姜君听了刘瑾戈的话,顿时明白他所求之事,“我懂了,你今天送我宝马,其实是想让我姜府出资给风哥哥筹备粮草,以备不时之需。”

  刘瑾戈没想到姜君如此机智,他赞许地点点头,“没错,毕竟你是我所认识的人里,银两最多的。”

  虽然说出这话,让他觉得自己有些无耻,不过实在没有选择了。

  “哼!我父亲与万姨父是八拜之交,不用你说我家也会帮忙。倒是你,不怕我告诉宣王?”

  姜君本以为刘瑾戈会防着她些,没想到这么机密的事都告诉她。

  其实大可让万大人直接与她父亲联系,根本无需告知她。

  “我们在骑射比赛那日不是结盟了吗?”刘瑾戈反问道。

  姜君冷眼看了看刘瑾戈,“别装了,千寻山受伤之后,我算是想明白了,你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相信我,淑贵妃母族对我祖父有恩一事,你查到了吧?”

  这件事本来已经过去了,但如果有人用心,那就不算过去。

  “凶手不是我,我……”

  刘瑾戈正欲为自己辩解,却被姜君打断了。

  “不重要,就算你不是凶手,你也包庇了凶手,真当我傻啊。”

  面对态度冷淡的姜君,刘瑾戈不置可否,“我相信你会帮大岳。”

  “我也在帮自己,宣王一倒,我就自由了吧。”

  姜君说完,看着不远处的城门,双腿一夹马肚,冲了过去,“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