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离乡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359 2019.09.14 17:34

  姜君嫁进王府的日子定在了十一月初六,因瑶州与泽阳相距甚远,姜君离乡的日子定在了十月十六。

  初一大清早,鱼肚白的天边还未染上朝霞,姜府里里外外就开始忙忙碌碌。

  “管家,船只可准备好了?”姜老爷擦着额头上的细汗,询问老管家姜瑞。

  正安排家仆们搬运箱子的姜瑞小步跑到姜老爷身边,福福手回道:“准备妥当了,六艘船。”

  一艘船是姜君起居所用,还有一艘是供护送姜君去泽阳的奴仆乘坐,其他则是装运嫁妆的。

  “韵意,小姐可起身了。”姜老爷喊住行色匆匆的韵意。

  “起啦。”韵意答应一声,又转身继续招呼人小心搬运姜君的贴身行李。

  里面装的都是姜君的宝贝,还是瞒着姜夫人偷偷带的。

  刚起身的姜君正准备出门,她泪眼婆娑的娘亲就走进了闺房。

  “娘亲,这一大早的,别哭哭啼啼了啊,不吉利。”

  姜君忙拿出韵意给她准备好的帕子,轻轻替她娘亲拭去眼泪。

  “别人家嫁女,有父母兄弟送出门。你到泽阳备嫁,就要孤单一人上花轿了。”姜夫人抽泣地说道,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不孤单,不还有韵意那丫头吗?”姜君扶她娘坐下,轻声安慰道。

  “娘一想到这些,心里就跟刀割一样。”

  姜君抚了抚娘亲的背,像哄小孩子一般好言哄道:“不割不割啊,女儿隔十天半个月就传家信回来可好?”

  “若是嫁到寻常人家,再远的地方,爹爹娘亲也能举家搬迁,陪伴在你左右,可这皇家……”

  姜夫人话说到半截,越说越伤心,又哽咽起来。

  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恨不得一辈子都将她留在身边。

  “娘亲,不要伤心了,今日就当送女儿出嫁,高高兴兴的,你不是说了嘛,来日方长。”

  姜君抱住姜夫人,叹了口气,幸好自己没有哭鼻子,不然她这老娘亲指不定伤心成啥样。

  “这是娘亲给你绣的香囊,你收好,就当是念想。”

  姜夫人擦了擦眼泪,打开带来的包裹,里面除了香囊,还有一堆流苏之类的挂饰。

  “多谢娘亲,为何有四个?”

  姜君拿起香囊一一端详,四个香囊上绣着山峦河川,落日飞雁,正合姜君心意,果然知女莫若母。

  “春夏秋冬,四季代序不停,娘亲对你的思念也是如此。”

  姜君听了姜夫人的一番解释,愣了愣,平日里直来直去的娘亲竟也有深情款款多愁善感的一面,难怪这么大岁数还被老爹宠着。

  “呃,怎么听上去像定情信物?”

  “你这丫头,这时候还有心思说笑。”姜夫人没好气地柔声嗔怪道。

  “娘亲,女儿也会想你的。”

  姜君小心收好香囊和包裹,抱着姜夫人的胳膊撒娇道。

  “来,娘送你出去。”姜夫人牵起女儿的手,往大门口走去。

  “娘亲,你也要时常写信给我,告诉你和爹爹吃得可好睡得可香。”

  虽然她已偷偷嘱咐了姜瑞,时常将家里的情况写信如实告诉她,但还是忍不住再跟娘亲唠叨一次。

  “娘会的,只是你到了那边,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收敛起无法无天的性子。”

  “女儿明白,瑶州有你和爹爹,我才敢肆无忌惮。”姜君笑了笑,将娘亲的话铭记在心。

  “唉,娘亲啊,不求你受尽宠爱,只求你平安和顺。”

  母女俩一边走,一边互相嘱咐叮咛,

  这时韵意迎面跑来,行了行礼,“夫人,小姐,老爷那边在催了,要趁着吉时开船。”

  姜君远远就望到爹爹在门口翘首以盼,“爹爹。”

  门口抬箱子的家仆排着长长的队,马车也早就备好。

  “爹爹送你去码头上船。”姜老爷慈爱地对女儿说道,眼里充满不舍。

  “我也去。”姜夫人道。

  “娘亲,水边寒意重,你别去了。”姜君劝道,深秋清晨本就寒意侵身,码头更甚。

  “能多看一会是一会。”姜夫人说着说着,泪珠又滚了下来。

  “既然如此,夫人,女儿,上马车吧。”

  姜老爷亲自将夫人和女儿扶上马车,让管家带着众人朝码头出发后,自己也上了马车。

  他们要去的柳叶渡本离姜府不远,但因行李太多,足足走了半个时辰。

  六艘船正整齐地候在渡口,这都是姜府产业。

  管家和韵意站在船边,安排家仆井然有序地将箱子分类搬到船上。

  姜老夫妇和女儿执手相看,依依不舍,叮咛的话语说了一遍又一遍,仍觉有不周到之处。

  “吉时到了,请小姐上船。”老管家佝偻着身子跑过来,行李已全数安置妥当。

  姜君看了一眼爹娘,竟觉爹娘苍老了许多,她“扑通”一声跪在二老面前,“请爹爹娘亲受女儿三叩。”

  姜君离乡情切,憋了许久的眼泪在离别之时,也随着愁思奔涌而出。

  为了不让爹娘过于伤心,她叩完头就转身上了船,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

  “女儿,保重啊……”

  姜老夫妇站在渡口,看着船只顺流而行,将女儿带远,不免肝肠寸断,老泪纵横。

  姜君站在船头,看到自己爹娘萧瑟单薄的身影,心如刀绞。

  年少不知相思苦,知时相思已入骨。

  一入侯门深似海,日后与爹娘见面的机会定是少之又少。

  姜君想到这些,更觉心伤,只期盼自己日后还有机会孝顺爹娘。

  船上日子虽然难熬,但半个月还是一晃眼就过去了。

  十月最后一个傍晚,姜府的船队抵达了泽阳。

  船还未靠岸,等候多时的内侍宫女就齐齐迎了上来,这都是淑贵妃安排的。

  领头的嬷嬷笑吟吟地将姜君扶到岸上,“姜小姐,我是淑贵妃贴身的叶嬷嬷,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不辛苦,倒是有劳叶嬷嬷在冷风中候着。”姜君恭敬端庄地回道。

  在出嫁前,姜夫人足足教了她四五日的礼仪,就怕她不懂规矩得罪人。

  叶嬷嬷将姜君带到了淑贵妃安排的宅子里休息,因行李人员众多,安顿至亥时才妥当。

  “姜小姐,老奴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您就等淑贵妃召见吧。”

  叶嬷嬷见宅院中喧嚣渐平,知道他们路途辛苦,便起身向姜君告辞。

  姜君也站起身,微笑道:“多谢嬷嬷操劳,韵意,送送嬷嬷。”

  “嬷嬷请。”韵意恭敬有礼地在前面带路,领了嬷嬷出去。

  叶嬷嬷前脚刚走,姜君就端庄全无,横躺竖卧地倒在床上。

  “啊!终于可以在不晃荡的床上休息了。”

  “小姐,洗澡水准备好了。”韵意摇了摇鞋袜未脱就酣然入梦的姜君。

  “怎么睡着了,叶嬷嬷送走了?”

  姜君撑开沉重的眼皮,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问道。

  “早送走了,赏钱也给了。”韵意回道。

  在家的时候,姜夫人就准备了几十袋赏钱,专门放到箱子里,供姜君赏给泽阳的下人们。

  作为外界谣传的姜府贤内助,姜夫人对为人处世收买人心那一套是得心应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