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熬夜吵架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11 2019.10.23 18:00

  “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蛾眉倒蹙的姜君拉拢外衣,半躺在床边的榻上,一只胳膊撑在榻上,托起云鬓蓬松的头,眼睛微眯。

  像一只慵懒的白色猫咪,眯着眼睛趴在长榻上,只是没有如此身姿曼妙的猫咪。

  被冷落在一旁的刘瑾戈自己拉了个圆凳坐下,眼睛看向别处,“我没有抛下你,骑马离开小巷子后,我又自己潜伏回去了。”

  他看到姜君一脸愤恨,就觉得很有必要解释清楚,万一哪天她拿起观花剑刺向自己,都不知道是死的。

  “别告诉我你在欲擒故纵,打倒那些刺客,对于你而言,不费吹灰之力吧,而且我也没看到你再次出现啊。”

  姜君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一脸鄙夷地说道。

  月黑风高夜,遇到一群彪悍的刺客,将一个弱女子丢下,但凡有点人性,都不能做出这种事。

  他现在还振振有词,简直厚颜无耻!

  刘瑾戈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后,长长地叹了口气,“那些刺客多半是淑贵妃和宣王的人,我不过是假意抛弃你,帮你取得淑贵妃的信任罢了。”

  虽然他帮姜君取得淑贵妃的信任,不仅仅是为了让姜君境况好一些,更多的是为了利用淑贵妃的这份信任,达成自己的目的。

  这话他如果现在说出来,多半会被揍出扶月轩,所以他只说出了前半段。

  “如果我今晚没有打过他们呢?让我用性命去获取信任吗?”

  杏眼圆瞪的姜君虽然躺着,气势却咄咄逼人。

  “我就隐藏在黑暗里,紧紧盯着你,如果你稍有危险,我就会冲出去。”

  刘瑾戈好言好语地解释道,今晚之事,换做谁被丢进刺客堆里都会不乐意。

  姜君没拿着观花剑去砍他,就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

  听了此话,姜君愣了愣,心头莫名涌上一股暖意,但也只是一瞬间,“你胡说!我明明看到你回到书房和许悠悠卿卿我我了!”

  刘瑾戈无奈地摊开手,“我是一路跟着你回府的,前脚刚进书房,你后脚就将门踹开了,至于许悠悠,我进书房的时候她就在了,我一进去她就突然抱住了我。”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解释与许悠悠之间的事,但他心底里是不希望姜君误会他的。

  “谁要听你和许悠悠如何如何啊,我又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毕竟你这人谎话张口就来。”

  姜君怕自己又被刘瑾戈给绕进去,着了他的道,眼下几乎都要原谅他了。

  她便下定决心,不管刘瑾戈多有道理,自己都要蛮不讲理到最后。

  一脸无辜的刘瑾戈气得无可奈何,只能一笑置之,“看来你对本王意见很大啊,我亲眼看到你掀开了一家青楼的瓦片,至于看到了什么,要本王详说吗?”

  姜君万万没想到这一幕会被刘瑾戈看到,又羞又气,她不自觉地将外衣往上扯了扯,遮住了半边脸,只露出哀怨的双眼。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又能怎么样?你还不是把我丢到了狼堆里!”

  总之,不讲理就不会输!

  “谁是狼谁是羊还说不一定吧。”刘瑾戈瞄了一眼姜君,话里有话道。

  “你就是大尾巴狼!白眼狼!”

  恼羞成怒的姜君破口大骂道,但是她很快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掀开瓦片后看到了什么?”

  她记得她临走前,将那块瓦整整齐齐地放回原处了。

  就算刘瑾戈从那里经过,也不可能看到底下房里的情景,除非他也揭开瓦片了……

  “噢!你无耻!你竟然偷看别人这个那个!你。你,你可是堂堂昭王殿下啊!”

  姜君扯下披在身上的外衣,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指着刘瑾戈,话都说不利索了。

  脸不红心不跳的刘瑾戈却云淡风轻地呷了一口茶,不紧不慢道:“我不过是看你有没有将瓦片放好而已,堂堂昭王府侧妃蹲在青楼屋顶掀瓦偷看,传出去岂不是要叫人笑掉大牙!”

  他一路紧紧跟着姜君,看到被追杀的她竟然在青楼房顶蹲下,怡然自得地偷看时,差点没从房顶摔下去。

  又见姜君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以为她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姜君盘腿坐在榻边,抱着双臂,一脸坏笑,“哼哼哼,堂堂昭王蹲在青楼屋顶偷看,如果你以后敢惹我,我就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你也太无赖了吧!”

  刘瑾戈皱起眉,气得拍了一下桌子。

  颇有小人得志风范的姜君朝他做了个鬼脸,“就无赖了!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人灭口啊!”

  说完,她平躺到榻上,翘起二郎腿,快活地抖了起来,嘴里还哼起了欢乐的歌谣。

  哭笑不得的刘瑾戈顿时坐不住了,指着姜君的手抖了抖,“本王怕你睡不着,好意来解释,你倒好!”

  “谁睡不着啊?你要不来我都睡得打呼了,倒是你,不去和许悠悠共度良宵,跑我这来嚷嚷个什么劲啊?!”

  姜君抖着翘得老高的腿,瞪大眼睛凶巴巴地瞅着刘瑾戈,没好气道。

  “我说你干嘛老是提许悠悠,莫不是你想与本王共度良宵?”

  刘瑾戈怒火全无,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端详起姜君。

  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的姜君一骨碌爬起来,将刘瑾戈往门外推,“你胡说什么!给我滚!”

  她连推带踹,刘瑾戈实在招架不住,“我自己走!总之,今晚的事我算是跟你解释清楚了。”

  “谁稀罕你来解释啊,再不走我就把你青楼房顶偷窥之事大声嚷嚷出来。”

  姜君说完,就用力将刘瑾戈往门外一推,然后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她拍拍手,满意地笑了笑,接着自言自语道:“对付这种有毛病的人,就是不能太讲道理。”

  被推搡到门外的刘瑾戈,一转身就看韵意,阿萝,青黛三人正站在院子里看向他。

  他若无其事地干咳了两声,然后双手负背,高视阔步地走下了白石台阶,“咳咳,今晚月色不错。”

  “殿下慢走。”

  韵意三人行完礼后,一起抬头望向夜空。

  漆黑一片,之前冒了个头的残月已经被乌云遮住,早已不见踪影。

  “你们看到月亮了吗?”

  阿萝一脸困惑地望了又望,询问道。

  韵意摇摇头,“没有。”

  青黛捂嘴轻笑,没有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