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暮予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实在窘迫

朝暮予君 小庭花花 2138 2019.10.23 12:00

  “刘瑾戈!”

  回到王府后,气呼呼的姜君直接跑到刘瑾戈的书房,用力推开不明就里的阿克,一脚踹开了书房门。

  为了方便,刘瑾戈的书房后面就是他的卧室,办公起居基本都在这,此刻他人肯定在书房。

  果然,一踹开门她就看到了刘瑾戈,以及,抱着刘瑾戈的许悠悠……

  因动静过大且突然,刘瑾戈和许悠悠齐刷刷转头看向脚还悬着的姜君。

  许悠悠脸上满是惊吓,抱着刘瑾戈的双手更用力了。

  刘瑾戈慌忙推开许悠悠,拂了拂没来得及换下的黑衣,眼神闪烁地看向姜君,“回来的挺早,不错。”

  “不,不好意思,我不,不知道你们,你们……”

  呆住的姜君尴尬地将脚收回,结结巴巴地说道。

  如果知道踹开门是如此情形,她肯定不会来找刘瑾戈算账了,都怪阿克!

  她红着脸挠了挠头,虽然揭过不少青楼的瓦,但看到此情此景,她还是怪难为情的。

  “你们继续,继续。”她呵呵笑着,伸手去带门。

  但是被脸色极其难看的刘瑾戈叫住了,“回来!我们没,没什么,你没事吧?”

  姜君茫然地摇摇头,“没事?没事啊,看到殿下和许姐姐如胶似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事。”

  等她回答完,觉得哪里不对劲,可脑子一时变得稀里糊涂的,就是想不明白。

  “妹妹要不进来坐坐?”

  许悠悠仪态端庄,邀请姜君的语气俨然像是这里的女主人。

  “夜深了,我想回去睡觉。”

  姜君展颜一笑,轻轻带上了门。

  “今天这是怎么了?”

  阿克一脸困惑地看着离开书房的姜君,方才刘瑾戈也是急匆匆地回来。

  他刚关上书房的门,就被姜君踹开了。

  心里憋着一股气的姜君飞起一脚,踢飞了一块小石子,咚的一声,石子落到了荷花池里。

  同时,她的灵台也被这一声惊清醒了。

  “啊!好丢人!”

  她尖叫了一声,捂着脸跑回了扶月轩。

  “你们说,他问我有没有事,到底是什么事?”

  回到扶月轩后,她将前因后果都说给了韵意她们三人听。

  然后又说出了刘瑾戈的问题,想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丢人了。

  “自然是问小姐与刺客打斗有没有受伤啊。”

  韵意不解地回道,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第二层意思。

  她说到受伤二字,忙抬起姜君的胳膊腿,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

  哈欠连连的阿萝眯着眼睛,“白痴都知道在问什么事吧?”

  “小姐,你以为是什么事啊?”

  青黛递给姜君一杯热茶,然后走到一旁给她揉胳膊。

  初次舞刀,明日起来胳膊肯定会酸。

  于是,姜君红着老脸,将她的回复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她们听。

  “哈哈哈哈哈!”

  三个丫头听完,一起捧腹大笑了起来。

  就连最矜持的青黛,也忍不住笑弯了腰。

  “我的小姐啊,你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吗?”

  笑出眼泪的韵意拉着姜君的手,意味深长地问道。

  拼命去捂她们嘴的姜君困惑地摇摇头,“什么意思?”

  “小姐,你这样回答,别人会以为你介意殿下和许悠悠在一起。”

  青黛扶着姜君的肩膀,俯身轻声说道。

  姜君听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啊啊啊啊!他们在背后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她捂着脸,绝望地干嚎着。

  “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笨啊,人家明明是问你有没有受伤,哈哈哈哈!”

  困意全无的阿萝指着姜君,笑得前俯后仰,

  “阿萝!”韵意瞪了阿萝一眼,蹲下身来安慰姜君,“小姐,这都是小事,只是今日你又遇到了刺客,实在让奴婢心惊。”

  “咳咳!就是!最可恨的是昭王还将你丢下,实在可恶!”

  阿萝憋住笑声,义愤填膺道。

  眼里满是心疼的青黛替姜君解下了束起的头发,“好在小姐平安无事的回来了,三更都过去一半了,小姐今夜还是快些休息吧。”

  靠在椅子上一脸生无可恋的姜君叹了口气,点点头。

  现在她昏头昏脑的,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干脆不想了,人生苦短,睡大觉要紧。

  可是等她洗漱完毕,舒舒服服地躺到床上,今晚的事就不断地往脑子里钻。

  刘瑾戈将她丢在刺客堆里也就罢了,还带走她的马,明目张胆地断她活路,实在可恶!

  她又想起千寻山的事,觉得刘瑾戈嫌疑越来越大。

  嘴上说着合作,背地里却各种暗害她!

  “心肠歹毒,人面兽心,衣冠禽兽,表里不一……”

  她将自己所知道的骂人的词,来来回回嘟囔了好几遍,才慢慢进入梦乡。

  看着姜君睡的沉了,韵意才放心地带上门出去。

  她刚转身,就看到了院中负手而立的刘瑾戈。

  “殿下?”她揉了揉惺忪睡眼,确认没看错后,忙行礼,“奴婢拜见殿下!”

  “她没事吧?”

  玉立中庭的刘瑾戈望向姜君的房间,眼眸与夜色一般深不可测。

  “毫发无损,已经睡下了。”

  “那就好。”

  刘瑾戈舒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殿下!”韵意忙叫住他,接着扑通一声跪倒在他面前,“殿下,我家小姐真不是淑贵妃的眼线,还请您日后别再为难她了。”

  刘瑾戈只看着她,不发一言。

  韵意又磕了一个响头,“若殿下不信,不如赐奴婢一颗慢性毒药,倘若有一日小姐出卖了殿下,便任奴婢毒死!”

  这时,姜君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韵意!你在胡说什么?”

  披着粉白外衣的姜君素面朝天,出现在门口,如瀑青丝披散在肩上,被晚风轻轻吹起。

  跪着的韵意抬起头,一脸窘迫,“小姐,你不是睡了吗?”

  “还不是因为你嗓门大。”

  姜君慵懒地靠在门框上,打了个哈欠。

  “小姐,我错了……”韵意愧疚地低声说道。

  “快回屋睡觉吧,别人信不信我,与我何干?”

  自始至终,语气冰冷的姜君都不曾看刘瑾戈一眼。

  她怕多看了几眼,会让自己觉得恶心。

  韵意慢慢站起身,看了看刘瑾戈,迟疑不决。

  “阿嚏!”

  一阵大风吹来,只穿了一件单衣的姜君打了个喷嚏。

  刘瑾戈见状,绕开韵意,径直拉着姜君走进了房中。

  “我有话跟你说。”见姜君想将他踹出去,他忙解释道。

  摇曳烛火照在他的身上,明灭不定。

  就像姜君心里的他,虚实难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