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穿书之一起谈个不分手的恋爱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章

  有些事,迈出了第一步,接下来的第二步就顺理成章了。一起吃饭,一起午休,一起上下班,虽说62层是总裁办公楼层,基本上没有闲人出入,装聋作哑都成精了的成雪莉和项特助更是不会多嘴舌,但是八卦中心是万人之上的总裁,换在古代来说这里就好比皇宫的金銮殿,有个风吹草动什么的公司的那些老油子能不第一时间留意掌握动向吗?

  “我看总裁是真的在外面养了小情人,这不让亓秘书急了,逼得现在都光明正大入主62楼了!”

  “不可能吧?总裁看着不像这么花心的人,公司里有亓小姐,外头还藏一个小情人?”

  “哼,男人不都这样?!家里红旗不倒,外面也要彩旗飘飘,上回不是覃助理撞跌总裁电话,才不小心让小情人曝光了,听说在会的高层可都听得一清二楚,那声音嗲得能捏出糖了!”

  “这我也听说了,总裁还为这事断了覃助理回迁62层的路,上回听HR那边的消息,总裁办人手似乎不够,亓秘书又三天两头持宠而娇请假,就想着要不把覃助理调回去得了!谁知道这节骨眼上···”

  “调?上头不是有一个了,HR脑子怕是拎不清了,新欢旧爱聚首一堂,还寻思着总裁左拥右抱?”

  “要是总裁这样的条件,做小情人我也是不介意的,长得帅又多金,走走肾什么的也是可以的!”

  “就你们这点眼力我看别说小情人,419排队都轮不上号!像总裁这样的上位者,未来的老婆不都是门当户对的吗?亓小姐也好,覃助理或者外面的小情人都一样,顶多是雾水情缘,玩完就拜拜!”

  楼下的各人私下聊得那是热火朝天,各种传闻七凑八拼都媲美一部狗血的言情小说。楼上的当事人亓楚木则懵然不知,毕竟谁敢没事上来62层嚼舌根,而且眼下她都能跟总裁同出同进,按古代后宫来说那就是当红宠妃,她们只要不瞎也不会贸贸然上来得罪人。

  “姜总,她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偏偏有的人不瞎,但是被醋蒙了心,眼巴巴地就走了上来。亓楚木午饭后恰好困了,自觉地趁着上班时间没到在姜予辰的休息室里睡了一会,反正她决定送饭那天就预料到谣言满天飞,正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做一件是做,两件也是做,她索性随心所欲,姜予辰更是没意见,偶尔也会陪她一起小睡片刻。可外面的人再八卦也八不到总裁休息室里睡着谁,才有了这么一出戏。

  “覃助理,你把我当什么了?”姜予辰沉冷的音调倒是给睡得还迷糊的亓楚木一个激灵,让她最后的睡意都烟消云散。

  “姜总,在庄园那一晚、那一晚你对我、我们俩不都,”覃卿兒扬起精致绝美的小脸,羞赧地欲言又止。

  “都什么?”姜予辰冷得不近一丝人情,锐利的墨眸盯着她,两指无趣地轻敲着桌面。

  “姜总,你应该知道卿兒的心意,我并不是要你负责,我、我只想留在你身边,做一辈子没名分的情人也可以!”覃卿兒豁出去地绕过他的办公桌,作势要抱着他。

  “卧槽,还有这种操作!”亓楚木光着脚在门缝里看着,无名火蹭蹭地上来。庄园那晚?他们俩个不都没有啥事吗?还是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覃助理不想留在布列德基金,自己把辞呈交给人事部就可以!”姜予辰蹙眉,冷若冰霜地眼神冻住了她还想靠近的念头。

  “为什么?为什么那晚你明明那么温柔,我都已经是你的女人了,你····”覃卿兒无法置信地红了眼,哽咽地反问,“你也喜欢我的不是吗?不然你怎么会赶来救我?”

  “要救你的人是我好不?还有,你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亓楚木不知是好笑还是想哭,这剧情大神又趁机来刷一波存在感是吧?《霸道总裁我爱你》原书里,姜予辰跟覃卿兒睡了以后,覃卿兒心里明白自己是喜欢姜予辰,但又觉得自己配不上对方,既矛盾又挣扎地躲着姜予辰,后来姜予辰火了强势地把人给喊到面前,以暖床的名义逼她成为自己的情人,继续开展虐心又虐身的狗血剧情。

  “不想藏着就出来!”姜予辰耳聪目明地留意到休息室的动静,挑了挑眉,直接地开口。

  “你说什么?!”覃卿兒不解地顺着他目光看去,脸色惨白,浑身微微颤抖,怎么还有人在办公室?

  “Damn!”亓楚木心虚地咒骂一声,死死扒着门把唯恐被抓个现行。这样的局面她是真的不想跟覃卿兒面对面,太难堪了!

  “覃助理,事不过三!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还有我没碰过你!下去!”姜予辰冷心冷情地下了逐客令,给了她最残忍的一击。

  “不,予辰你骗我,那晚明明是你,你怎么可以骗我说不是!”覃卿兒面如死灰地流下眼泪,两手捂着耳朵不愿接受现实,她不信,他说的一个字她都不信。一定是骗人的,是因为亓楚木在这里他骗她,是那个女人。

  亓楚木目瞪口呆地听着一门之隔的覃卿兒控诉,那声音之难过活脱脱就是一个被始乱终弃的伤心人,要不是她一整晚都跟姜予辰在一起,都忍不住要动摇他们是否发生了关系?“剧情大神真的求求你做个人吧!这都乱成什么鬼样了,你硬要掰回来?!”

  “剧情大神是谁?”姜予辰推门而入,居高临下地盯着光着脚丫蹲坐在地上呢喃的她,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长臂一捞将人塞回了床上。

  “我怎么有种偷情被抓的感觉,金主大人!”亓楚木调笑地勾着他的脖子,耍赖地不松手。

  “就爱胡闹!”姜予辰抬手敲了下她的额头,以低沉诱惑的嗓音撩拨,“不过,你那么想玩金主情人游戏,我也不介意奉陪!”

  “覃助理比较想玩!”亓楚木头皮发麻地往后退了点,狡黠地笑道,“她那晚指不定发生了什么?隔天早上我在花园遇见过她,看到她脖子上都是、欢爱过后的痕迹!”

  “哦?!”姜予辰冷眸微眯,饶有深意地拖长了尾音。

  “姜予辰,覃卿兒跟着你在温哥华拼搏了三年,你不知道她喜欢你吗?”亓楚木忍不住地问出了心里的话,她记得第一次见面他还带着她上门拿礼服。

  “如果你是在吃醋我倒是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姜予辰勾了个玩味的笑容,答非所问。

  “午休时间结束了,我要去上班,姜总让让!”亓楚木挤出一抹虚笑,不爽地瞪着他,不说便不说,谁稀罕。

  “项特助喜欢她,三年前求我也带上她一起到温哥华发展!”姜予辰揉了揉她的头,越发喜欢逗得她炸毛的样子。

  “项特助和覃卿兒?!”亓楚木震惊得合不上嘴巴,她是完全没往这边想,不过,以原书里覃卿兒的魅力,还真是没有几个男的不喜欢她。

  “下次想知道什么直接问我!”姜予辰说完,给了她一个眼神把人给撵出去。

  “好!”亓楚木半点也没拖拉,整理一下仪容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私人时间他纵容她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工作时间她也很自觉不会逾越一分。

  “卿兒好像刚刚哭着下去了?”午休结束回来的项桀有点困惑地看着从办公室出来的亓楚木问道。

  “是吧?!”亓楚木模棱两可地说,心里还在消化项桀喜欢覃卿兒这件事,所以姜予辰不会喜欢覃卿兒是因为不想夺人所好?

  “我想起了还有份文件忘了给文总监!”项桀没有得到自己要的答复,找了个借口匆忙地下楼。

  “雪莉,文总监不是飞伦敦了吗?”亓楚木调侃地笑看着对面的成雪莉,两人相顾一笑,谁也没有揭穿项桀的真实目的。

  剧情发展到这里,亓楚木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中午这一出在原书里是个重头戏,男女主明明心意相许却没有坦白,选择了一种别扭的契约关系从而导致了后面的许多误会。而现如今,女主在没有被男主睡的情况下还是被剧情大神安排失了清白,更不惜放下尊严自荐席位做男主的情妇,就算是天道之女也变得可怜又可悲。

  “姓亓的,你给我站住!”下班时间,亓楚木趁着姜予辰今晚有应酬拒绝了小冯接送,想自己打车先去工作室看下装修的进度,谁知道才出公司大门就被人堵了个正着。

  “咦,秦小姐,好久不见!”亓楚木挑眉轻笑,淡定地看着前来找茬的秦舒怡。

  “是不是你把卿兒弄哭了?你这人还真不要脸到家了,一次又一次地破坏她和姜总的恋情!”秦舒怡气愤地瞪着她,为自己的好友鸣不平。

  “我想你好像没搞清楚,我连覃助理的人都没见着,怎么就欺负她了呢?”亓楚木压根不指望她有智商,作为原书里女主的第一好友,她的智商遇上女主就基本喂狗了。“另外,我没记错的话,姜予辰从来没说过跟覃卿兒有任何同事以外的关系,难不成单恋也算恋情?”

  “你,你真不要脸!姜总跟卿兒他们都已经坐实了关系,又何必像你这样死缠着深怕没人知道你倒贴做人情妇?”秦舒怡被她那得瑟样气得火大,拔高语调巴不得被来往的人听到。

  “秦小姐,上次的律师信收到了吧?是不是还想再登报道歉赔偿?”亓楚木懒得再跟这种没脑子的人废话,丢下这话想直接地绕过了她打车走人。

  “你以为我会怕你,你已经不是亓氏的千金了,就算卿兒跟姜总没结果,你也一样不会有好结果,你还不知道吧,布列德基金的董事长千金是姜总的正牌未婚妻!人家那才叫名门望族,你跟人家提鞋的资格都不配!”秦舒怡也不拦了,瞅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吐气扬眉地对她说道。

  “果然不能奢望一只狗能做回人!”亓楚木给了她一记白眼,摇了摇头拦了台计程车便走了。之前秦舒怡下药的事她还没弄清楚,本想着既然姜予辰也炒了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如今她又蹦跶到了自己的面前,休怪她不客气。

  “土豪老板,你这是在做什么?”温小妹看到她进门后一直拿着电脑在偷笑,好奇地凑了过来。

  “做小广告啊!”亓楚木贼笑地眨了下眼,在天猫里找了个专做贴墙贴灯柱贴厕所门的狗皮广告贴卖家,给秦舒怡赠送了一个超级大礼包。

  “不孕不育治疗?”温小妹瞄了眼上面的广告内容,一脸惊愕,差点被闪瞎自己的狗眼。

  “小孩子别管那么多!现在装修进度好像差不多了,我看等你一一姐回来就可以开工!”亓楚木一次性地付款完毕,满意地笑看着已然被翻新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工作室。

  “是的,再散散味就可以重新开业了,不过一一姐好像还没能回来,我上次给她电话她的声音好颓废啊!”温小妹点了点头,忧心地说道。

  “她家还真是比较棘手,你再等等吧,实在闲得慌的话,可以整理一下工作室看下有没有什么需要提前准备!”亓楚木乐观地说,她倒不担心苏一一出不来,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好,对了,你要不要问下一一姐,之前接下来的订单我们还做不做了?下星期姜总那边的衣服要送了!”温小妹拿不定主意问道。

  “差点忘了这事,你等我先问问!”亓楚木一时想不起姜予辰的行程,顺便拨了个电话给苏一一。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未几,苏一一半死不活的声音在话筒那头响起。

  “至于吗?还没搞掂你家那两尊大佛?”亓楚木不厚道地笑了,还真是有点暗爽终于找到人治她。

  “你来试下,一天三场相亲,我都他妈的以为自己是展览品拍卖的货品!”苏一一气得要咬人,浑身没力气的说。

  “好,知道你辛苦了,工作室大致OK了,就差你这个大设计师回来主持大局,你可得给我们撑着!”亓楚木忍俊不禁。

  “木木,你还想我回来吗?”苏一一哀怨地放低姿态,“要不帮我一把呗!”

  “我还想活着,你家那两位都不好得罪,再见不联系!”亓楚木当机立断地拒绝,说着要挂机。

  “等等!亓楚木,我们好歹是闺蜜,你这样都不帮我看着我死吗?”苏一一激动地吼了一嗓子,要不是隔着电话都怀疑会不会把耳朵给她吼聋了。

  “大姐,你想我怎么帮?我总不可能代替你相亲!”亓楚木反驳,她要是敢去,苏家的两个不找她麻烦,姜予辰也会让她悔不当初。

  “我想了一个法子,你跟我装成拉拉,明天晚上跟我去相亲!我就不信对方能接受!”苏一一决定破罐子破摔。

  “你怕不是脑子抽了!”亓楚木翻了个白眼,亏她有脸说出来这样的方法。

  “亓楚木,你如果不帮我我就把你醉酒的那些视频都给发去姜予辰手机!”苏一一不要脸了,软的不行直接上硬的。

  “无耻,我怎么有你这样的朋友!”亓楚木简直想摔电话,咬牙切齿地骂道。

  “好木木,你也不想你犯傻的视频被公诸于世,我可跟你说,Matt给我拷贝了两份!”苏一一奸诈地笑道。

  “狗东西!滚!”亓楚木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掉到了谷底,撂了电话压根不想再跟她说话。

  “土豪老板?”温小妹旁观完全程,提心吊胆地喊了声。“衣服还做不做了?”

  “做个鬼!”亓楚木扫了眼又再次亮起来的手机屏幕,看到那条赴约的地址信息,磨着牙哼道。

  “哦!”温小妹识趣地不再烦她,自觉地往一边找事做。

  “我到底上辈子倒了什么霉认识苏一一这厮!”亓楚木苦恼又烦躁地抓头,装拉拉?这样缺德又损的点子就只有她苏一一厚颜无耻想出来。

  “一一姐刚刚发信息给我,叫我把这个给你!”温小妹咚咚地跑去了展区那边翻箱倒柜,找出了套白色的一字肩小短裙递了给她,小声地说道,“她还说叫你记得化个妆,不要失礼!”

  “呵!”亓楚木连话都吝啬说,忿忿不平地拿起了衣服恼火地离开。幸好明天姜予辰要飞去纽市开会,不然她苏一一就自个唱独角戏吧。

  相亲这种事上辈子木楚亓是敬谢不已,避之不及,奶奶走了以后,那些所谓的亲戚便是嘴上说几句,也不敢真架着她去相亲。不是她看不起这样的结合模式,而是这种赤裸裸地把两个人的各方面条件挂出来,跟在菜市场里面买菜有什么区别?到底两个人在一起的意义是什么?仅仅是延续血脉为养老送终吗?

  没有爱可以做出来吗?有时候她真的不懂,爱情如果始于一场交易,一场买卖,那么,两人能走到最后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