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盛唐血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割脑袋换粮食

盛唐血刃 tx程志 2136 2017.10.13 02:17

  这场别看生面的战斗,开始的匆忙,结束的也突然。李秀宁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来神来,战斗已经结束了。

  马三宝膛目结舌,皱起眉头问道:“西秦军怎么这么不经打了?就是这么一群乌合之众?三千西秦精锐,如砍瓜切菜一样,轻松收拾了?”

  “不是西秦兵不经打了!”薛万彻的回答相对比较客观:“只是陈应陈大总管,实在是…实在是……”

  连续说了三个实在,薛万彻也不没有说出他想说出来的“卑鄙”二字。

  “末将特来复命”

  只见陈应那俊俏得不像话的俏脸,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走到平阳公主面前,躬身施礼道:“公主殿下,三千西秦军尽数斩首,我军阵亡三十七人,轻重伤员六十一人,缴获……尚没有来得及清点……”

  “陈总管打得实在……实在是漂亮!”马三宝非常不喜欢陈应的阴狠。

  他刚刚看着不西秦军都是被虐杀的,先逮着一顿胖揍,特别是有的西秦军士兵明明已经投降了,可是泾阳乡勇们根本不管不顾,挥舞着武器朝要害招呼,三千西秦军士兵,能保护人样的尸体,不足一半,大部分西秦军不是砸肉泥,就是被砍得面目全非。

  马三宝沉吟道:“只是……陈总管这手段,可不怎么光彩啊!”

  原本以为陈应会生气,谁知道陈应却不一以然的笑道:“甭管黑猫,还是白猫,能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同理甭管阴谋还是阳谋,能歼灭敌人的计谋,都是好计谋!”

  “好一个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李秀宁道:“陈总管深得兵家真传……”

  “我哪会什么兵法啊,都是瞎蒙的!”陈应道:“我这是自小琢磨出来的道理,你们都看到了我自幼就很瘦弱,时常受人欺负。特别是我那个邻居……”

  说到这里,陈应就想起后世那张胖胖的大饼脸。陈长庚是陈应的本家,还是未出五服的堂兄弟,可是这货贼坏。只要陈应有什么玩具,陈长庚总喜欢抢他的,可是打的时候,陈长庚可以打陈应三个。

  陈应接着道:“我也不想,天天受他们欺负,所以我都是琢磨着怎么报复回来。”

  马三宝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陈应这货的阴狠性子,是从小养成的,这简直就是一个卑鄙小人,万万不能得罪他,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同样的话,落在不同的人耳中,效果却不一样。在李秀宁耳中,她听出了陈应的生长环境似乎不怎么如意。

  望向陈应的目光,顿时柔和多了。

  李秀宁知道,一个人的成长环境就决定一个人的性格。陈应如此阴狠,肯定是遭遇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境遇。

  ……

  城下,西秦军中军大帐前,西秦小霸王薛仁果望着泾阳城,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

  宗罗睺折在这座小小的泾阳城,就连姚大木也折在这里。姚大木虽然只是一个羌奴出身,然而他却天身神力,凶悍如虎,虽然脑袋不太灵光,一直以来对他薛仁果却是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可是现在,他的左膀右臂都折损在泾阳,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就在这时西秦军将领庞雷上前道:“大王,我军先输一阵,士气受挫,不如暂时休兵罢战,待打造器械后,再行攻城!”

  薛仁果一脸凶狠的道:“你说什么?”

  庞雷顿时吓得尿意盈盈,怯怯的道:“末将……末将!”

  “你敢乱我军心?”薛仁果一脸厌恶的道:“来人,拖下去砍了!”

  两名如狼似虎的亲卫上前摁住倒霉的庞雷,不向分说拉了下来。

  庞雷挣扎着朝薛仁果求饶:“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砍了!”

  “噗嗤!”

  庞雷这个倒霉蛋的脑袋被一刀砍下来。

  众西秦军将领对视一眼,暗暗下定决心,哪怕是死,也绝对不向薛仁果提半个字休兵罢战的事情。

  薛仁果慢慢冷静了下来,心中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没有攻城器械,别看小小的泾阳城,也成了拦路虎。

  “咚咚……”

  西秦军的战鼓越敲越响,泾阳城城墙上的泾阳乡勇和李秀宁所部皆紧张不已。

  看着身边抖动如筛糠的士兵,陈应上前就是一脚。

  “你他娘的怂货,紧张个屁!”陈应怒道:“西秦军又没长翅膀,他们飞不上来。等他们打造好攻城器械,少说也要两个时辰,伙头军抓紧时间造饭,今天咱们加餐,吃饱喝足之后,咱们再干他娘的!”

  “战场上刀枪不长眼,说不定就去了。”一个年轻的乡勇抱着长枪,说着还挺起胸脯,朝陈应道:“死俺不怕,就是俺长这么大,还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

  “哈哈”

  周围传来一阵哄笑。

  一名中年大黄牙乡勇道:“九巷的柳寡妇骚、劲足,包你过瘾。陈总管说了,还得两个时辰才能打起来,现在去,保证不耽误事。”

  柳寡妇陈应早已听上过,却没有见过其人。柳寡妇是泾阳出了名的暗娼。

  “滚你娘的!”陈应笑骂道:“别教坏小孩子,是你娘的想发、泄了吧?”

  “是又怎滴!”老乡勇道:“只要您陈总管点头,俺这就去城内曰她。”

  可别说,在陈应连踢带打,泾阳乡勇和唐军士兵都放松了不少。

  马三宝将一碗满满的小米饭,加上还带着两块肥肥的马肉。平阳公主自带兵以后,从来不搞特殊化,与士兵同食宿。

  李秀宁看着陈应与众将士打成一片,特别是满嘴荤话,李秀宁有点茫然,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陈应。

  马三宝惊讶的道:“这个陈总管,还真是什么人都能跟他扯到一块去,没个正形!”

  “这不是没正形!”李秀宁道:“陈应此人,年纪虽然不大,却是一个天生的将种!”

  “天生将种?”

  “对!”李秀宁道:“义不理财,慈不掌兵,陈应此人正是为战争而生,天生将种!”

  张怀威凝重的望着城下,喃喃的道:“开始了!”

  陈应望着西秦军阵中足足四五十具简易云梯,暗暗惊讶。他刚刚想数数西秦军有多少进攻部队。

  张怀威道:“不用数了,两千人,只多不少。”

  陈应不以为然的笑道:“兄弟们,看好了,两千西秦兵,不用担心老子没有粮食,你们割下脑袋,尽管拿来跟老子换粮!”

作者感言

tx程志

tx程志

本书已经通过签约审核,请放心阅读。因为老程是业余写手,速度不会很快,两更打底。

2017-10-13 02: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