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暗妖劫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采薇听的噩耗(求收藏,求推荐)

暗妖劫主 鳄血 2130 2021.04.19 10:15

  九天湖,一片漆黑,今夜的天空没有闪烁的小星光,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

  只有湖中央的那一亩三分地,闪着暗红的灯光,

  木屋内,小沈妖也许是哭的累坏了,经过落无雪一阵的哄,便睡的死沉死沉的,甚至那嘴角边还流着哈喇子,撅着小嘴,睡的那叫一个香,好像是在做梦,梦见了令他痴心的小女孩,

  油灯下,屋子显得不是特别的亮,有些昏暗,

  顾采薇炖了两条肥美鲜嫩的小鱼,其鲜而令人垂涎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甚至整个院落,有种飘香四溢的那种感觉,

  四方四正的木桌前,落无雪身子有些虚弱,肩上披着一条白色外套,怕被冷风吹,坐在椅子上,

  顾采薇可忙的不亦乐乎,一边嬉笑着,一边为落无雪呈了一碗鱼汤,专补落无雪此时虚弱的身体,

  “采薇,别忙活了,嫂子没胃口”落无雪坐在那里,低声道,看其眼神,看其样子有点无精打采,六神无主,

  “嫂子,这鱼可对你的身体大有用处,喝点吧!”,顾采薇将碗放在落无雪的面前,道,

  落无雪只是摇了摇头,道“采薇妹妹,多谢你救了我们娘俩,不然妖儿万一有事,九泉之下我怎么去见……”,说到此处,落无雪已经是泣不成声,本来身体几乎是虚弱到了极点,加上情绪的猛烈的激动,使的其剧烈的轻咳了起来,甚至有着血丝从嘴里咳出,

  顾采薇内心剧烈一震,她不是傻子,更不是聋子,落无雪虽未说完最后几个字,但她已经猜到了后面几个字,不是“你大哥”,便是“夫君”这两种词句,

  “怎么可能?”,顾采薇如同听到了晴天霹雳,炸雷在她的脑袋内肆意妄为的搅动着风云,在她的认知中,沈暗武艺超群,内心善良,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沈暗可是暗阁阁主,其手下高手如云,血气方刚,在这江湖所有的宗派中,也占有一席之地,谁敢害他?

  “嫂子,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暗害了沈大哥?”,顾采薇紧紧抓住落无雪的娇躯,有些失态的道,

  沈暗可是她顾采薇的救命恩人,几年前,若不是沈暗路过,施以援手,将那群流氓赶走,

  如今的她,顾采薇怎么可能还有脸存活于这世间,恐怕早被那群流氓玷污,而在其羞愧之下,自杀而亡,

  又说不定,没有沈暗的相救现在的她恐怕还是那群流氓的奴隶,不容的她自杀,成为那群流氓的发泄工具,

  自那时起,她顾采薇便认沈暗为大哥,而沈暗虽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同意,可在顾采薇的心里,沈暗就是她的大哥,

  可此时,她却听到了让她难以接受的消息,沈大哥竟然已经不在人世,

  落无雪被顾采薇摇晃身体时,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了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发难,喘气道“采薇妹妹,我不知道是谁害了夫君,我只知道他的死和身中剧毒有关”,

  顾采薇眼睛泛红,泪滴泛滥,如同江湖决堤般的自脸颊流了下来,道“是红砂”,

  “红砂”,落无雪眉头轻皱,道“是什么?”,

  “红砂”之名落无雪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知道红砂为何物,

  “红砂是三大奇毒之首,数十年前,只现身一回,便再无听闻红砂”,顾采薇擦了擦泪水,道“据说研制红砂的主人在死前心生悔意,便将配方亲手毁掉,所制之毒尽数销毁,因此在江湖中关于红砂的传说少之又少,很少有人知道红砂这个名字”,

  顾采薇之所以知道红砂,是她从其恩师药仙老人所留下的记载中所了解,而在药仙老人生前时,她也只是从药仙老人口中提及一二,

  若是她的恩师药仙老人还健在的话,说不定会有方法解红砂之毒,

  “采薇妹妹,你确定是红砂?”,落无雪半信半疑的道,毕竟落无雪还不知道自己也身中此毒,而采薇没有见沈暗最后一面,怎么可能知道是红砂,或许只是猜测,

  “确定”,顾采薇斩钉截铁道,道“因为嫂子你所中之毒,便为红砂”,

  刚开始时,顾采薇真的不确定落无雪中的是红砂,还以为是自己诊断错误,于是便又翻阅了恩师药仙老人留下来的手记,多次确诊下,确定是红砂无疑,

  “呵呵”落无雪听到自己也中红砂时,并未沮丧,而是表情浮现笑意,轻声道“夫君,你听到了吗,不久之后我便和你团聚了”,

  “嫂子,采薇目前虽没有完全根治红砂的办法,可也能通过一些手段压制住你体内的毒素,不让其扩散,只要嫂子不动用内力,便不会对嫂子构成威胁”,顾采薇道,无论如何,她也要保住落无雪的性命,想必这也是沈大哥所想,

  “采薇妹妹,生死由命,不必强求”,落无雪拍了拍采薇的肩膀,道,

  当沈暗死去的那个瞬间,落无雪已经看淡了生命,本想欲要誓死找出真凶,为沈暗报仇,可从采薇的口中听到自己也中“红砂”之毒时,落无雪竟然心中无恨,无仇,也许她知道她命不久矣,报杀夫之仇已是空谈,

  “嫂子,你可不能放弃自己,妖儿还小,他已经失去了父亲,可不能再失去母亲了”,顾采薇见落无雪没有对生抱有丝毫的幻想时,立刻拿孩子来说事,

  落无雪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道“采薇,我累了”,

  顾采薇立刻将落无雪搀扶而起,回到了床榻前,照顾落无雪躺了下来,

  接着,顾采薇并没有收拾桌上的碗筷,而是关上屋子门后,便一头又扎进了她的那座探究,研制药理的小屋,又开启了她攻克“红砂”之毒的旅途,

  木屋内,顾采薇不断的尝试着,不断的换方,换药,可依然是以失败而告终,

  顾采薇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越搓越勇,

  一夜过后,顾采薇那单薄的身影,从木屋内而出,拖着疲惫不堪的步伐,打着压不住的哈欠,闪着睁不开的眼皮,坐在石桌前,拿起水壶,喝了口凉水,

  这一夜,顾采薇没有片刻的休息,现在的她,累的几乎是直不起了小蛮腰,

  亏的她年轻,亏的她心中所想一定要研制出红砂的解药,不然就以她这小身板,还不得散了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