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十二生肖生存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3章 好像知道

十二生肖生存游戏 凌书白 2098 2020.09.02 09:00

    当然柳玄妙并不是害怕触犯个人生肖禁忌,毕竟她的个人生肖禁忌是什么,她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她之所以只选择了一碗小米粥,是害怕不凑巧的正好选中了接下来别人会变成的东西,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到时候她可就呕死了。

  也正是考虑到这些,柳玄妙最后才会选择小米粥,毕竟目前来看,人会变成小米粥的概率要小一些。

  相比较于柳玄妙只选了一碗小米粥,一旁贺戈选的吃食就比较多了。

  有饺子、粥,馒头,虽然看起来种类和柳玄妙比是要多了不少,但事实上同他平常食量相比,已经是大大的减少了。

  吃完饭后,大家并没有离去,而是很有默契的看向了神情有些恍惚的钱橙。

  见到此,坐在钱橙身边的康学毅有些护犊子的说道,“你们看她做什么?”

  听到康学毅这么问,孙哲这才开口说道,“我们并没有恶意的,我们只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见孙哲这么说,康学毅这才开口说道,“我已经问过了,昨天晚上一切如常。”

  听到康学毅这么说,孙哲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如常是怎么个如常法,钱橙他们那个房间我刚刚可进去看了,里面的零食可全都没有了,这难道也算是如常吗?”

  眼看着孙哲和康学毅就要吵起来了,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的钱橙却开口了,“你们别吵了,你们不是想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我跟你们说。”

  “昨天晚上我跟茵茵我俩回房间没多久,我俩就睡下了,当然在睡下之前,我俩把房间里面的零食什么全都锁进了卫生间,至于钥匙则被我们两个给放到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面,睡下没一会,我同茵茵我俩就被饿醒了,刚开始我俩我还忍住,但是越到最后我俩就越是忍不住,于是最终我俩还是把卫生间的门给打开,然后把里面的零食给拿出来吃了,刚开始茵茵吃东西的时候还挺正常的,但后来就有些奇怪了。”

  听到钱橙这么说,孙哲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个奇怪法?”

  见孙哲这么问,钱橙这才开口说道,“她吃东西越来越快,而且越到最后她就越是护食,见到她那个样子,我当时也没敢同她争抢,然后等我们两个把所有的零食全都吃光后,我俩就回到床上去睡觉去了,当时她是没有任何异常的,然后等我早上醒来,就发现茵茵她变成了小笼包了。”

  听到钱橙这么说,孙哲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你俩昨晚并没有外出吧?”

  见孙哲这么说,钱橙摇了摇头,“没有外出,我们全程都在房间里面呆着来着,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茵茵到底是触犯了什么禁忌才导致她变成那个样子的。”

  听到钱橙这么说,一直都没开口说话的李德凯放下筷子后这才开口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赵茵茵她触犯的应该不是游戏禁忌,而是属于她个人的生肖禁忌,她的生肖禁忌是什么,她之前应该不清楚吧!”

  见李德凯这么说,钱橙点头说道,“对。”

  听到钱橙这么说,李德凯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那应该就没错,她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应该就是触犯了她的个人生肖禁忌。”

  见李德凯这么说,孙哲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赵茵茵是触犯了她的个人生肖禁忌才死的,那李桐和温明心这两个老玩家又是触犯了什么禁忌呢?”

  听到孙哲这么说,李德凯看了他一眼后这才开口说道,“他们两个出事之前是否知道了他们的两个生肖禁忌是什么?”

  见李德凯这么问,孙哲连忙说道,“昨天下午的时候,温明心就知道了她的生肖禁忌是什么了,但李桐的还不知道。”

  听到孙哲这么说,李德凯想了想这才开口说道,“理论来说,温明心鸡知道了自己的生肖禁忌是什么后,应该不会出事才对,但为什么她也跟着一块出事了呢,难道她触犯的其实是游戏禁忌?”

  见李德凯这么说,孙哲想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可是要是触犯的游戏禁忌才死的,那这个游戏禁忌会是什么呢?”

  “对了,昨天你们是怎么处置的那个泥塑碎片的?”

  听到李德凯这么问,柳玄妙一怔,不过表面上她却没有表露分毫。

  见李德凯这么问,孙哲这才开口说道,“为了防止被NPC发现,我们把那些泥塑的碎片扔到了窗户外面。”

  听到孙哲这么说,李德凯想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有没有可能温明心触犯的游戏禁忌就是这个。”

  李德凯的话让孙哲很是不解,“我不是很明白?”

  见孙哲这么问,李德凯这才开口说道,“那个泥塑碎片应该是不能随便扔的,应该是要放在固定的地方才可以。”

  听到李德凯这么说,孙哲很是吃惊,“如果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太坑爹了吧!”

  见孙哲这么说,李德凯这才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个游戏坑爹你难道是第一天才知道吗?还有别的要问的吗?要是没有的话,就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我知道有些人因为同伴死了很是伤心,但现在真的不是伤心的时候,否则到时候搞不好你就得留下来陪她了。”

  说完这话,李德凯就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见李德凯走了,林青也连忙跟了上去。

  柳玄妙和贺戈仍旧是最后走的,两个人离开饭厅后,并没有立马去四处去探查,而是先回了房间。

  进入房间后,柳玄妙就立马开口说道,“那个李德凯好像知道要把泥塑碎片放在同一个地方这个事情。”

  听到柳玄妙这么说,贺戈回想了一下李德凯当时的表现这才开口说道,“不是好像,他应该就是知道。”

  贺戈的话让柳玄妙很是不解,“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啊!你会知道是因为你进游戏的时候手上握有游戏提示,可是他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啊!难道他也握有一张游戏提示?”

  听到柳玄妙这么说,贺戈这才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会,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一场游戏最多只可能有一个人握有游戏提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