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十二生肖生存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9章 谁的头发(修)

十二生肖生存游戏 凌书白 2086 2020.08.19 08:00

    “看来我还真的猜对了,你分到的生肖真的是老虎。”

  说道这里,柳玄妙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难道这些生肖形状的泥塑就是咱们这局游戏的生肖标志吗?”

  见柳玄妙这么说,正在四处查看的贺戈头都没回的说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听到贺戈这么说,柳玄妙想了想这才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之前以为的我的生肖禁忌就不对,如果我的生肖禁忌不是不能称体重,那又会是什么呢?”

  见柳玄妙这么说,贺戈停下来想了想这才说道,“不出意外,应该也同吃的有关,这几天吃东西的时候注意一些。”

  听到贺戈这么说,柳玄妙这才有些兴奋的说道,“好,我会注意的,不过有个事情我有些想不明白?”

  见柳玄妙这么说,贺戈这才说道,“什么事?”

  “你在发现你的生肖禁忌之前,你明明都不知道你的生肖禁忌是什么,但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却精准的躲过了它,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听到柳玄妙这么问,贺戈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我不喜欢吃鸡蛋。”

  贺戈的话让柳玄妙很是吃惊,“居然是这个原因让你躲过了一劫,可是不对啊!今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你吃了鸡蛋啊?”

  见柳玄妙这么说,贺戈这才冷冷的说道,“不喜欢吃,不代表不会吃。”

  听到贺戈这么说,柳玄妙笑了,“哈哈哈哈哈,看来挑食有时候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挑食这个毛病就会救你一命。”

  见贺戈没有搭理自己,柳玄妙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接着的说道,“对了,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姜英汉分到的生肖好像就是鸡,他的生肖鸡禁忌又是不能吃鸡肉,可是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却吃了很多,也就意味着姜英汉绝对是触犯了他的个人生肖禁忌了,难道游戏规则是这样的,触犯个人禁忌就会变成了炸鸡块,而触犯了游戏禁忌就会变成了炸薯条吗?”

  眼看着自己说完话后,贺戈老半天都没有搭理自己,就在柳玄妙打算去衣柜那边去探查一番的时候,却没想到贺戈却开口了,“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要你能活到明天早上自然就会知道了。”

  听到贺戈这么说,柳玄妙笑着说道,“有道理,希望咱们都能活到见到明天的太阳,当然我要是见不到的话,你出去后,麻烦给我烧点纸然后再告诉我,我猜的到底对不对。”

  见自己说完后,贺戈并没有给自己回应,柳玄妙耸了耸肩后,就去衣柜那边去探查了。

  因为柳玄妙去查看的太过专心,以至于她没看到贺戈看向她略有些深沉的目光。

  衣柜里面的情况,的确同林青之前的说差不多。

  里面的衣服基本上都比公爵现在的身材大二到三个码,除此之外,柳玄妙还发现衣柜里面一些衣服应该是新做的或是新买回来的,因为有些衣服的标签还没有拆掉。

  见到此,柳玄妙连忙把自己发现同贺戈说了。

  听完之后,贺戈陷入了沉思,他想了想这才说道,“公爵为什么要买比自己身形大那么多的衣服,难道是她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吗?”

  见贺戈这么说,柳玄妙想了想这才说道,“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吧!毕竟她昨天穿的衣服还是很正常的。”

  听到柳玄妙这么说,贺戈想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个先放放,先找其他的地方。”

  对于贺戈的决定,柳玄妙是没有意见的。

  本来柳玄妙都以为不会有什么发现了,毕竟刚刚林青和李德凯他们两个也就发现了这些,但她却意外的在公爵大人的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根纯黑色的长头发。

  见到此,柳玄妙有些疑惑,毕竟他们昨天见到那个公爵大人明明就是拥有着一头金黄色的头发的美人啊!怎么在她的床上却出现了黑色的长头发呢?

  难道是女佣的,可是也不对啊!城堡里面的女佣的头发要么是金黄色的,要么就是棕色的,根本没有黑色头发的。

  想了想,柳玄妙突然想到这根头发有没有可能是其他的游戏选手的,毕竟温明心跟赵茵茵他们两个可都留着长头发,如果要这根头发真都是选手的,那也就说明温明心他们可能先他们一步先来了公爵大人房间。

  可是这种假设基本上不可能的,毕竟她跟贺戈是最先离席的人,要说最先来的人那也应该是他们两个才对。

  不过这个事情也不好说,毕竟早上温明心和李桐他们两个人去了哪里他们不清楚,万一他们就是那个时间段来了公爵大人的房间呢。

  就在柳玄妙拿着头发琢磨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的贺戈开口问她道,“发现了什么?”

  听到贺戈这么问,柳玄妙连忙把自己刚刚找到的黑色长头发拿给他看,“我刚刚在公爵大人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根黑色长头发,你觉得这跟头发是谁的?”

  柳玄妙的话一说出口,贺戈就把目光对准了她手里面的长发,他不过是看了一眼,就当机立断的说道,“不是选手的头发。”

  见贺戈不过是看了一眼,就立马得出了这个结论,柳玄妙有些吃惊,“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听到柳玄妙这么问,贺戈这才说道,“你没发现你手里面的这跟黑色头发有烫过的痕迹吗?”

  被贺戈一说,柳玄妙连忙去打量,果然发现自己手里面的头发跟贺戈说的那样,有过被烫过的痕迹。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说这跟头发不是选手的了,因为我手里面的这根头发有被烫过的痕迹,但来参加游戏的选手却没有一个是大波浪,是这样吧!”

  见柳玄妙这么说,贺戈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面对这种情况柳玄妙早就习惯了,所以她继续说道,“可是要是不是选手的,那这跟头发会是谁的?我记得城堡里面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要么是金发,要么是棕发,根本没有一个人是黑发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