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十二生肖生存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9章 义正言辞

十二生肖生存游戏 凌书白 2076 2020.09.18 13:53

  面对这种情况,女仆也是大惊。

  她下意识指向了柳玄妙,“你.......你.......你是故意的。”

  听到对方这样的指控,柳玄妙并没有慌张,相反她很是淡定的说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怎么就是故意的,我明明是没有拿住所以才让花瓶摔到了地上。”

  说道这里,柳玄妙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你不能因为这里没有人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是真的,就平白无故的冤枉人吧,难道这其实就是你们这里的待客之道?”

  见柳玄妙这么说,那个年轻的女仆愤怒的说道,“一个花瓶拿不住还情有可原,难道这些摔碎在地上全都是你没有拿住的吗?”

  听到对方这么说,柳玄妙淡定的说道,“当然不是,我没有拿住的只有刚刚那一个花瓶。”

  见柳玄妙这么说,那个年轻女仆也是大喜,“那你是承认其他的花瓶和饰品是你故意摔碎在地上了。”

  对方的话让柳玄妙笑了,“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你这是打算屈打成招吗?”

  两个人正说着呢,就见去叫人的女仆终于把安德烈管家给叫来了。

  进到房间后,安德烈先扫视了一下房间里面的情况后,这才开口询问之前质问柳玄妙的那个女仆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听到安德烈这么问,那个女仆这才气势汹汹的说道,“我刚刚听到了这边有动静,然后我就跟阿雅我俩结伴来看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然后我就看到这位客人把花瓶和饰品什么给扔到了地上。”

  见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仆这么说,安德烈这才看向了一旁跟没事人似得的柳玄妙,“请问客人是这样吗?”

  听到安德烈这么问,柳玄妙淡定的说道,“当然不是了,不过这其中有一个花瓶的确是我不小心摔碎的,至于其他的花瓶到底是谁摔碎的,那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来的时候这些花瓶和饰品就已经碎了。”

  柳玄妙这话一说出口,那个年轻的女仆就愤怒的说道,“你在撒谎,明明这些花瓶和饰品就是你摔碎的。”

  对方的话让柳玄妙笑了,“你口口声声说这些花瓶和饰品是我摔碎的,请问你亲眼看到了吗,还是说你有什么证人可以证明这些东西的确是我摔碎的。”

  柳玄妙的话让对方语塞了,不过对方并没有放弃,“其他的花瓶和饰品被摔碎的过程我的确是没有看到,但我亲眼看到你把那个双耳珐琅彩对瓶扔到了地上,当时我明明还提醒你了,那是公爵大人最喜欢的花瓶,然后你还是一意孤行的把那个花瓶给扔到了地上,这样难道还不能说明你其实是故意的?”

  见对方这么说,柳玄妙无奈的笑了,“我刚刚都说了,那是误会的,你仔细想想,我又不是傻,又怎么会当着你的面去摔东西呢,那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被你抓个正着吗?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

  不得不说,柳玄妙这番话说的是大义凛然,以至于那个年轻的女仆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误会她了。

  好一会后,那个年轻女仆这才有些疑惑的问道,“既然不是你做的,那为什么我赶来的时候,那个双耳珐琅彩对瓶会在你的手里面吗?”

  听到对方这么问,柳玄妙这才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其实我跟你们一样,也是听到动静赶过来的,只不过我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人在了,进去之后,我就看到你刚刚说的那个双耳珐琅彩对瓶倒在桌子上,于是我就想着把它给扶起来,我才把那个双耳珐琅彩对瓶给拿到手,然后你就来了,现在你明白为什么那个双耳珐琅彩对瓶当时在我的手里面了吧!”

  见柳玄妙这么说,在场的人也是恍然大悟。

  “那要是这么说的话,看来那个双耳珐琅彩对瓶真的不是你故意摔碎的?”

  听到那个年轻的女仆这么说,柳玄妙笑着说道,“当然不是,毕竟摔碎它对我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见柳玄妙这么说,一直都没有开口安德烈这才开口说道,“你真的没有看到到底是谁干的?”

  听到安德烈这么问,柳玄妙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真的没看到,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见柳玄妙这么说,安德烈这才开口说道,“这到不用了,毕竟誓言这个东西存在本来就是为了骗人的。”

  听到安德烈这么说,柳玄妙笑着说道,“这倒是,安德烈管家还有事吗?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见柳玄妙笑意盎然的看向自己,满脸阴沉的安德烈这才开口说道,“没有事了。”

  听到对方这么说,柳玄妙就跟没看到对方脸黑的跟碳似得,淡定的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那咱们回见。”

  说完这话,手有些抖的柳玄妙就神色如常的朝着外面走去。

  等到走远后,柳玄妙这才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她刚刚差点以为那个安德烈管家会当场结果了她。

  还好,她赌对了,没有一定的条件,NPC是不能对玩家动手的,哪怕他再愤怒。

  不过她这样激怒NPC,接下来要是有机会可以结果玩家,想必这个NPC肯定第一个就来送她上路。

  现在就希望贺戈那边一切顺利,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尽快通关游戏。

  柳玄妙同手同脚回到房间的时候,贺戈人还没有回来。

  见到此,柳玄妙也是大惊,就在她打算出去打探一下外面的情况的时候,就见头上都是汗水的贺戈回来了。

  眼看着贺戈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见到此,柳玄妙顾不上其他,连忙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先去平复。

  喝完水后,眼看着贺戈已经没有刚刚喘的那么厉害了,柳玄妙这才开口问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柳玄妙这么问,贺戈这才开口说道,“刚刚有一只狗在追我。”

  对方的话让柳玄妙很是吃惊,“一只狗?那怎么把你给弄成这样啊!难道你怕狗?”

  听到柳玄妙这么问,贺戈摇了摇头,“我不怕狗,我之所以会弄成这样,是因为追我的狗不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