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往事如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搬家

往事如年 水木浮生 1831 2020.09.15 16:23

  自从开学那次班会以后,我们班的同学除了十多个男生有所了解外,跟其他同学完全没有任何的来往和交际。原以为军训会在一起,可现实却并不允许。

  晚上的班会对我们来说就相当期待了。

  辅导员扶了一下眼镜,调侃我们军训晒的帅气了很多。女生也是窃窃私语,大概在议论我们为数不多的男生里还是可圈可点,秀色可餐吧。

  “我们接到系里通知,国庆期间我们将搬到新校区。”辅导员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后,突然严肃的说道。

  这屁股还没焐热,怎么就要搬家了。

  不过听说新校区那边宿舍倒是不错,毕竟新修的不会差的哪里去。

  辅导员讲完具体细节以后,对我们男生进行了不少的赞赏。言外之意:搬家的时候要发挥大无畏的精神帮助我们班女生。

  我们寝室的兄弟听到要帮女生搬家,特别是小贵那个兴奋不已啊。小勇B也跟打了鸡血一样,回头看了后排的女生,不由窃喜。

  你问我开不开心?

  乐于助人我当然开心,呵呵。

  女生当中,我并没有特别中意的女生。如果非要我用欣赏的眼光看,我觉得还是有那么一个人。

  许莹,我忘记了她的家乡是哪里。

  因为她的家乡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让人记住,只是每次当我看到她时,就会想起那句:人比黄花瘦。加上面容憔悴和苍白,感觉一阵风都会被吹走。可是偏偏是这样,身上却透露出一种百折不挠的气质,让人难以忘怀。

  我看着小贵垂涎三尺的样子,问他看上哪个呢?小贵倒是一点也不矜持,示意我看后面第三排中间的妹子。

  皮肤白皙,头发修长、略微胖了点,个子并不高。

  估计是因为微胖才是极品吧。我知道小贵好这口。

  回到寝室,大家都很默契的谈论我们班的那些女生。

  不知道女生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

  经过大家的一致认可,终于选出了我们班的班花——霜霜

  成都女孩。

  高挑,皮肤不用说的白净细腻。扎着马尾,性格活泼、无时不刻透露着一份单纯和天真。

  看得出小勇B甚是喜爱。

  我们寝室的兄弟也是一边怂恿,一边加油打气。

  “那就追撒。怕锤子尽管追,兄弟们给你撑腰!”夏帅很坚定的说。

  小勇B假装很犹豫的样子,一边擦着嘴边的口水,连连答应道。

  然后,我们就这样心怀鬼胎的潜入了女生宿舍。

  男人对这些力气活从来都不会抗拒。

  第二天早上,正当我们睡的得意忘形的时候。隔壁寝室的男生早已经去了女生寝室。

  男人的心思总是那么的默契,只是我们这帮男人的心思却还在梦里。

  这时小贵猛的醒来,用手擦了擦流的一塌糊涂的口水,吆喝我们这帮男人起床。

  “搞快起床喽,班花要被隔壁寝室抢跑咯”,小贵操一口半生不熟的四川话大声喊道。我们这才不紧不慢的收拾起床。

  我们也很快加入了搬家的队伍。

  整个女生宿舍风景格外的好,清水湖、陶轩、学行亭,加上四周绿树环绕。真叫人好生羡慕。可惜好景不长,马上就要搬走了。正所谓:好景不长在,好花不常开啊。

  我们班大概四十多女生,这就意味着我们每个男生平均帮四个女生搬行李。这样想来,工作量并没有那么大。可惜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很大的差距。

  一帮心怀鬼胎的男人们,拼凑出很奇葩的画面。

  班花身旁男生们簇拥而上,而那些普通的女孩身边连个苍蝇都没有。

  霜花的室友们尤其开心。整个搬运行李的过程,全靠一支手指妥妥搞定。看着小勇B乐不思蜀的样子,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不出意外许莹他们寝室的行李,我为他们分担了。

  貌似也没有男生跟我抢生意,导致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行李搬到了楼下。

  整个搬家过程持续了整整一个上午,中午简单吃了点东西后,我们就告别了北校区。

  大巴车也跟我们的心情一样,忐忑不安。

  窗外的风景熟悉又陌生,城市在我眼里变成了流浪汉。从城市的最北边穿越到了西边。穿越了繁华,穿越了喧闹与骚动,终于停在了一个寂静的地方。

  天空中夹杂着细细的小雨,让泥泞的道路更加步履维艰。

  大巴车径直穿越一片寂静的校园,带我们到了寝室。望着一片荒芜的校园,像极了电影《我是传奇》的景象。

  我们草草收拾了行李,依旧帮女生把行李搬到了各自的宿舍。

  宿舍没有让我们失望,典型的三室两厅,另外还配备了洗澡间。

  我们在整个宿舍楼的三楼,楼上住着数学系和物电系的同学。每天上上下下的,也就熟悉了。站在阳台可以看到临街的风景。说是风景倒不如说是一个小镇,说是小镇倒不如说是一个村庄。

  收拾完行李,大概到了晚饭的时间,我们相约去了食堂。

  食堂果然不同凡响。

  简单的烂尾楼搭建的临时用餐点,我们也不像没见过世面的人。没有惊讶、没有嫌弃,排队打好饭,蹲在边上草草了事。

  回来的路上,路过崭新的食堂,期盼早点可以这里用餐。

  学校处于半建设半教学状态,上课用的一教和二教旁的架子依然有工人在上面施工。路面上稀稀拉拉全是泥巴,除了伟岸的大门,其他一切都如同“襁褓中的婴儿”,嗷嗷待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