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竞月贻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 春风得意

竞月贻香 长桴 2030 2017.01.06 18:25

  你若是要问这岳阳城中最大的酒楼是哪一家,街上至少会有十个人异口同声回答说:

  “松萃楼,岳阳城西四平街上的松萃楼。”

  号称“翻手云雨覆手刀”的田若石,此刻正在这松萃楼上,占据着三楼当中最显眼的那个席位。望着这松萃楼里的座无虚席,觥筹交错;再看窗外楼下的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想到自己居然能在如此繁华的岳阳城中出人头地,田若石愈发感到得意。

  此刻他一面喝着十两银子一角的上品状元红,一面享受着同桌七八个人投向自己那羡慕的目光。虽然他今年不过三十出头,却已凭借一套“落崖惊风刀”一战成名,在这湖广武林中闯出了极大的名头,可谓是青年才俊,春风得意,人生若此,当然要对酒当歌,好生炫耀一番了。

  耳听同桌之人一个接一个把自己吹捧上了天,那田若石虽是酒酣耳热之际,却也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不禁摇了摇头,含醉笑道:“这些恭维的话,众位兄弟私下说说也就罢了,倒不好叫外人听了去,笑我田若石狂妄。尤其是今日我们宴请的这一位贵客,稍后等他来了,你们可不要这般乱说话。”

  他说完这话,桌上立刻便有人接口说道:“田大侠不但武功天下无敌,而且还这般虚怀若谷,真是教人打心眼里佩服。其实田大侠倒也不必谦虚,要说当今武林单以刀法论之,自然要数田大侠的‘落崖惊风刀’了,就连那不可一世的龙虎寨四大天王,联起手来也接不了田大侠的十招。单凭这一战,试问天底下还有谁能做到?”话音一落,桌上的其他人也相继附和,纷纷举杯敬酒。

  这番话说得那田若石喜笑颜开,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井底之蛙!井底之蛙!田某何德何能,是众位兄弟过誉了。”他一仰头喝尽杯中美酒,又说道:“你们可知晓,田某今日将要宴请的那位贵客,恰巧也是个用刀之人,那才是真真正正的顶尖高手。不管是柄什么样的刀,哪怕是上山砍柴的破柴刀,又或者是你家煮饭的钝菜刀,只要到了他手里,便如同鲁班手里的斧头,行云流水、随心所欲,施展开来,当真是鬼哭神嚎。倒不是我田若石夸张,此人的刀法造诣,可谓是刀中之神了,古往今来数千年,也绝对没人能达到他这般境界。所以说要论刀法,我多半是不及他的,这点自知之明,我田若石还是有的。”

  同桌之人听他这般谦逊,都是哈哈大笑,正要继续吹捧,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在众人耳中响起:“原来这点自知之明,田兄还是有的。”

  桌上众人都是一惊,当下连忙寻声望去,但见一个白衣青年负手而立,不知何时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众人桌旁。虽然此刻这松萃楼里的宾客来往不息,然而在座的也不乏江湖好手,一直在留意着“翻手云雨覆手刀”田若石田大侠今日将要宴请的宾客,没有漏掉过一个陌生人。而今眼见这白衣青年居然突然出在桌旁,竟没一个人发现他是何时来的,众人心里都自然有些惊愕,不知这人是什么来头。

  白衣青年这一出现,坐在首席上的田若石已慌忙站起身来,仓促间连自己的碗筷都带落到了楼板上,汤水淋漓弄得好不狼狈。只见他满脸恭敬之色,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向这白衣青年抱拳赔笑道:“阁下终于来了,真是叫小弟等得望眼欲穿。还请兄台赶紧请入席,让小弟好好敬你一杯。”

  眼见一向眼高于顶的田若石,居然在这白衣青年面前变成这般奴才模样,同桌的人虽是大惑不解,也只得纷纷站起身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白衣青年。想来这便是田若石今日要宴请的“贵客”了,然而看这人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田若石在他面前却自称是“小弟”,真不知这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得到“翻手云雨覆手刀”如此的尊重。

  只见那白衣男子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冷笑,随即大步走到桌前,径直坐在了田若石原来的位置上。田若石连忙用衣袖擦拭,将自己方才吃剩的一片狼藉拂开,又招呼店小二重新拿了副干净的碗筷来。那白衣青年也不理会众人,他自顾自地斟了一杯酒,放在鼻端一嗅,便立马将酒泼在桌上的菜肴里,淡淡地道:“这酒太差,喝不得。”

  不料这十两银子一角的极品状元红,松萃楼里最贵的酒,居然也不能入这白衣青年的法眼,田若石顿感尴尬,一时间竟是手足无措。桌上一人本就喝的有点高了,忍不住问道:“这人到底是谁?”

  田若石正不知如何是好,听了这话,立刻瞪了那问话人一眼,喝道:“放肆,凭你也配问他的名号?当真是不要命了!今日便教你们好好长长见识,这位便是闻名天下的‘天刀’万如松万少侠,刀法天下第一的大豪杰、大宗师。你们都给我记好了,免得以后再这般有眼不识泰山。”说着,他转头向桌上的另一人喝到:“没听到万少侠说这里的酒太差?还不赶紧去给万少侠换过酒来。这里要是没更好的酒,那便给我出去买!”那人一怔之下,连忙小跑着跑下楼去。

  桌上剩下的几人听到这“天刀”万如松的名号,顿时鸦雀无声,脸上不约而同地泛起一股崇敬之情,就仿佛是虔诚的信徒,终于见到了自己日夜供奉的神祗一般,就连恭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那白衣青年万如松对众人这般神态似乎早已司空见惯,根本就不理会他们投来的目光,只是阴阳怪气地对田若石说道:“田老弟,今日你约我前来……”

  谁知他这句话刚说到一半,众人便听得一个中年男子低沉的声音无端响起,漫不经心地传入众人耳中,说道:“小万,你且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