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竞月贻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 峨眉回光剑

竞月贻香 长桴 2287 2017.04.09 10:50

  就在谢贻香惊讶之际,但听一声巨响在这古宅的院落中炸开,也看不清这白衣矮胖子到底是如何出招的,那黑袍怪客所在的院落围墙便已在巨响声中轰然崩塌。一时间到处都是乱飞的砖石,弥漫起的灰尘被细细的雨水润湿,哑然扑落在地。

  混乱中那白衣矮胖子的身影再次从坍塌的院墙废墟中射出,却是直奔古宅里那幢阁楼的楼顶而去,原来竟是他方才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并未命中,让那黑袍怪客一眨眼工夫躲到了阁楼的楼顶上。先前现身的那个儒生眼见白衣矮胖子出手无功,兀自在旁哂笑道:“‘醉步星斗’?也不过如此。”那白衣矮胖子身在在半空之中,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回骂了一句,喝到:“放你奶奶的狗臭屁!”

  谢贻香听得那儒生说出“醉步星斗”这四个字,心中顿时释然,暗道:“怪不得这位矮矮胖胖的前辈能有如此厉害的轻功,原来却是‘蜀中四绝’之一、峨眉剑派的高手。”她连忙举目望去,但见在那阁楼顶上,依稀可见之前那黑袍怪客的身形,不等那个峨眉剑派的这个白衣矮胖子赶到,她只觉眼前一花,黑袍怪客那漆黑的身影便自屋顶上消失不见,竟是重新回到了院落之中,其动作当真快得惊人。

  那白衣矮胖子却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眼见自己这第三招再次落空,半空中的身形也不停歇,立即转变方向,继续发出自己的第四招、第五招……渐渐地,白衣矮胖子和黑袍怪客两个人一白一黑、一后一前的两道身形,便在这座姚家古宅之中你追我赶,渐渐地越来越快,看得谢贻香眼花缭乱,甚至尽数化作耳边的呼呼风响,四面八方都被这两个人的身影涂抹成了扭曲的景象。

  到后来谢贻香已经完全看不清两人的身形,只觉眼前时而漆黑时而苍白,晃得自己头晕眼花,胸中更是烦闷至极、几欲作呕。忽听那儒生的声音笑道:“不错,不错,想不到你的年纪虽已不小,身法倒是不减当年。照你这般速度,若是能再坚持个一十七招,便能捉住他了。”谢贻香正在思索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听儒生又说道:“好,刚好一十七招,拿住他!”

  伴随着儒生的话音落处,四面八方原本混乱一片的景象仿佛忽然凝固下来,两条一白一黑相互追逐的人影已然戛然而止,顷刻间整座姚家古宅也变得安静下来,只剩轻微的细雨落地之声。谢贻香凝神细看,恍惚中似乎有一道黑影冲天而起,渐渐消逝在远处,只剩那个白衣矮胖子还负手站立在院落当中,翻起一双三角眼盯向那中年儒生,冷冷说道:“我却偏要放了他,你能奈我何?”

  原来这白衣矮胖子听到那儒生算准了自己和黑袍怪客追逐的局面,所以在一十七招之后,明明刚好可以将那黑袍怪客擒获,却因为他故意要和那儒生赌气,于是将那黑袍怪客给放走了。而白衣矮胖子这番赌气般的举动,那儒生倒也不觉得意外,笑道:“你将他捉到也好,放走也好,又或者自己去一头撞死也好,又与我又有什么相干?穷酸又不是你的亲爹,何必要费心费神你教训于你?”那白衣胖子勃然大怒,当即张嘴回骂,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顿时吵得不可开交。

  对谢贻香来说今天所发生的这一连串事,先是茫然,然后是疑惑,继而变作惊恐,到眼下竟然又成了无奈,当真是有些令她哭笑不得。至于那被黑袍怪客抓住的捕快老陈,不知何时已被丢到了倒塌的院墙旁边,谢贻香连忙去将他扶起,略一查看,却是被点了穴道。她连忙尝试着替老陈解穴,但兀自忙碌了半响,却不知那黑袍怪客所使的是哪门手法,始终无法解开老陈的穴道。眼见那白衣矮胖子和儒生两人还在对骂,她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向那白衣矮胖子躬身行礼,说道:“晚辈刀王门下谢贻香,拜见峨眉剑派的朱若愚朱掌门。”

  对骂中的两人同时闭上嘴,齐齐转头向谢贻香望来,脸上神情甚是古怪。尤其是那个儒生,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过了半响,才“嘿嘿”一笑,失声说道:“小姑娘,你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上一想,也该知道堂堂峨眉剑派的掌门人,怎会是这么一个满身猪油的矮胖子?亏你还自称刀王门下,如何却连这点眼光都没有?”那白衣矮胖子这次倒没与他计较,斜眼瞥了瞥谢贻香,用带着厚重的鼻音的声音傲然说道:“识得老子的‘醉步星斗’,还算是有些眼光。可惜你猜错了,老子并不是朱若愚。”

  谢贻香这才将眼前这个白衣矮胖子的模样看清,只见他背后是一柄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的长剑,头上也是一块白布裹头,在边角处露出花白的头发,想来已是年过半百之人,一张胖脸却是胖嘟嘟、油晃晃,见不到一丝皱纹;在他那两粒三角形的小眼睛和厚厚的嘴唇之间,还留着一道半黑半白的小胡子。方才谢贻香眼见这个白衣矮胖子居然能将峨眉剑派的“醉步星斗”施展得如此登峰造极,甚至在自己平生所见之人当中,几乎无人能及,所以才顺理当然将这矮胖子认作了峨眉剑派的掌门人、人称“定海剑”的朱若愚。

  待到此刻两人失口否认,她顿时恍然大悟,脱口说道:“我知道了,前辈并不是朱若愚朱掌门,而是蜀中峨眉的第一神剑,人称‘回光剑’的戴……戴……戴七爷!请恕晚辈眼拙,一时糊涂。”那矮胖子哼了一声,说道:“戴七便是戴七,什么爷不爷的?”

  谢贻香虽已猜到这矮胖子的身份,但听他亲口承认,还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位峨眉剑派的戴七前辈,可谓是当今峨眉剑派中的第一高手,论起辈分来还是掌门人朱若愚的师叔。据说他浪迹天涯数十年,只做游戏风尘之举,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早已是超然世外的高人。由于他在峨眉剑派同一辈的“念”字辈弟子中排行第七,江湖中便多以“戴七”相称,反倒将他的本来的名字给淡忘了。

  而这位峨眉剑派的第一高手昔日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时,恐怕谢贻香都还没出生在世,即便是自己的父亲谢封轩,只怕也要尊称眼前这个戴七一声前辈。想不到今日在这鄱阳湖畔的姚家古宅里,自己居然有幸得见如此高人,谢贻香激动之余,正待细细相问,一旁那儒生已然笑问道:“小姑娘,你既然识得峨眉的戴老七,不知可听说过穷酸的名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