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竞月贻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 巧言造势

竞月贻香 长桴 2044 2017.01.13 20:30

  虽然承诺要亲自将那蔷薇刺找出来,但转眼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那言思道却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在岳阳城的各条街道上漫不经心地到处闲逛,神情间分明悠闲得紧。

  先竞月自然不会相助于他,只是跟在他身后三丈开外的距离,心中不禁大是好奇,很想知道这言思道孤身一人,又能有什么办法找到那个连朝廷和江湖都对其束手无策、神出鬼没的蔷薇刺?

  方才他与言思道之间的争端,虽然或多或少有些玩笑的成分,但先竞月深知此人并非善类,自己终有一天会和这人争锋相对,做一场生死了断。所以如今借此机会,他也想看看这言思道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先竞月正思虑之间,前方的言思道终于有所行动了。只见他忽然随手抓过一个行路的锦衣胖子,在那胖子耳边低声念道:“当日在这岳阳府衙之中,那蔷薇刺之所以助庄浩明逃走,乃是因为他得了庄浩明天大的好处。如今这蔷薇刺依然还身在岳阳城中。”

  那锦衣胖子原本好好地在街上走路,却陡然听到这番没头没尾的话话,一怔之下,正待出言询问,言思道却早已挤入人群里,一溜烟跑了个无影无踪。

  先竞月也不明其意,只得不动声色地跟在言思道身后。只见他每经过一条街道,便凑到一个路人的耳边,重复地说着同样的话:“当日在这岳阳府衙之中,那蔷薇刺之所以助庄浩明逃走,乃是因为他得了庄浩明天大的好处。如今这蔷薇刺依然还身在岳阳城中。”不过一个半时辰的工夫,两人便一前一后在这岳阳城里兜了个大圈,所行之路,几乎踏遍了岳阳城的大街小道。

  待到两人转完这一个大全,再次来到唐老板的那间松萃楼外之时,但见楼外的街道上已是一片热闹,自发地聚集起了数十名衣衫各异的人士,个个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神情,用极小的声音讨论着什么,仿佛生怕被别人听去。

  眼看这些人的言谈举止,分明都是江湖中人,先竞月此时隔得远了,当即运起内力凝神细听,继而差点笑出声来。原来这些人此刻的窃窃私语,居然是在议论言思道放出的那个假消息。

  只听人群中一人低声说道:“据说当日在那荒弃的岳阳府衙内,庄浩明被逼得走投无路,为了祈求蔷薇刺网开一面,饶过自己的性命,他便把他幸苦经营的‘阎王账本’拱手送给了蔷薇刺。”立刻有人不解地问道:“什么是‘阎王账本’?”之前那人用更低的声音说道:“声音轻些,这可是我花十两金子换来的消息,莫要被他人捡了现成的便宜。要知道庄浩明送给蔷薇刺的那一本‘阎王账本’,便是刑捕房驾驭江湖中人的关键所在,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江湖中各门各派见不得光的把柄,所以刑捕房才能以此作为要挟,让江湖各大派向朝廷俯首称臣。如今这‘阎王账本’既然落到蔷薇刺手上,只怕江湖中便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了。”

  又有人小心翼翼地说道:“试问那庄浩明在朝廷中当了十多年的总捕头,贪赃来的银钱何止千万?为了不被皇帝查出,他一早便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寻得西域商人换成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绝世夜明珠,向来贴身携带,便深藏于他的**之中。那夜在岳阳府衙中,他见自己走投无路,便将这颗夜明珠拿了出来,赠予前来诛杀自己的蔷薇刺,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还有一人悄声说道:“可不仅仅是什么财富这般简单,要知道那庄浩明年近七旬,却仍旧是鹤发童颜,银枪不倒。据说他在刑捕房的后院里,还暗地里还私藏了十多个妙龄女子……嘿嘿,这自然便是因为他深得房中之道,领悟到了天人滋养、阴阳交融的精髓。那蔷薇刺当夜临阵倒戈,放他一马,多半便是拿到了他的独门秘方。”

  先竞月虽和刑捕房的庄浩明不算太熟,但同为朝廷中人,又加上谢贻香的关系,所以对庄浩明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此刻听得这些人个个言之凿凿,仿佛亲眼见到一般,先竞月虽然知晓这些人说的尽是一派胡言,却也忍不住莞尔。想不到仅凭言思道这几句简简单单的话,两个时辰内竟能在这岳阳城里造成如此声势,可见他这份洞察人心的本事,当真精准得令人发指。

  想到这一点,他心底竟隐隐生出一股寒意。幸好在当前的局势中,此人是友非敌,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先竞月抬眼遥望着言思道那一副老穷酸打扮的背影,一时间又重新升起一丝杀意。

  只见前方的言思道忽然回过头来,满脸都是困倦之色。眼见自己方才的几句胡话,便已产生出这般壮阔的局面,言思道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当下慢吞吞地走回先竞月身前,夸张地吁出一口气,说道:“想要把流言散播出去,关键便在于不能把话说得太过实在,一定要给他人留有遐想的余地,这才让大家一并参与进来,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产生轰动。所以千万不能让这些人感觉到自己只是个传话的,而要让他们成为始作俑者,如此一来,大家便有了兴趣,传播起来比谁都积极。”

  说到这里,言思道不禁打了个哈欠,眼中泛起一阵睡意,又说道:“眼下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之后便要有劳竞月兄的大驾了。只要竞月兄你一直跟着这些个家伙,不出三个时辰,必定能找到那蔷薇刺的下落。”

  先竞月忍不住问道:“你不同去?”

  言思道又打了个哈欠,麻利地点燃了手里的旱烟,吞吐着烟雾说道:“我去做甚?以身当剑,血溅五步,可不是我的所长,去了反倒是你的累赘。”说着,他举头望了望天空,眼见日色西沉,又喃喃说道:“竞月兄只管前去便是,我自在方才那一家茶棚中歇息,静候你的佳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