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竞月贻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 四面受敌

竞月贻香 长桴 2769 2017.02.10 19:05

  激斗中先竞月和庄浩明两人,自然也发现了湖面上疾行而来的十几条扁舟。然而眼见对方并无收招之意,一时间两人也不愿主动停手,只得继续僵持下去。

  此刻身下的楼船已有大半浸入洞庭湖中,只剩三人所在的木城楼一时还没被淹没。不远处湖面上的那点点灯火也是越来越近,依稀可以数清来的共有十二艘扁舟。

  庄浩明深怕自己的行踪被洞庭湖的人当场撞破,然而眼前这个手中无刀的“江南一刀”却是久攻不下,心中愈发焦急。猛听水花声响,却是谢擎辉不知为何,竟被那言思道说动,先行水遁而去了。混战中的庄浩明无暇留意两人的对答,自是不明所以,顿时怒由心生,大声喝道:“你这十恶不赦的东西,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他话一出口,当即用上浑身功力挥出两条长袖,将对面的先竞月震退几步,随即掉头起身,径直向言思道飞扑过去。在庄浩明这般冠绝天下的轻功面前,那言思道刹那之间,竟然连话都来不及说,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半空中的庄浩明探出五根手指,往自己头顶狠狠抓落下来,显然要将自己立毙当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乌光骤然闪现,却是先竞月被庄浩明震退的同时,终于将腰间悬挂的纷别拔了出来。言思道惊恐之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便只觉四周的湖水突然激荡翻腾起来,脚下所立的甲板也随之破裂开来。他眼前一黑,身子立刻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拖进了冰冷的湖水中。

  一时之间,以众人身在的这条楼船为中心,四下方圆数丈之内,到处都是飞溅起来的洞庭湖水。只见伴随着飞溅的水花,庄浩明那条灰扑扑地身影凌空翻出,伴随着一丝无奈的叹息,径直落向远处的湖面。

  须知庄浩明的双脚之下,原本就绑着两块尺许大小的木板,即便是方才和先竞月动手过招也不曾卸下。此刻他一落到湖面上,立刻借助木板的浮力施展出“登萍渡水”的轻功,朝着前来的十二艘扁舟相反的方向大步迈出,在这洞庭湖面上踏浪而行,眨眼间便消失在了暮色中。

  言思道在湖水中挣扎半响,终于从水里探出头来。他一时也顾不得那庄浩明,急忙去找竞月。只见众人所乘的那艘楼船,眼下终于尽数沉入了水中,而先竞月此刻正施展开轻功,飘然站立在一大块碎船板上,手中漆黑的纷别尚未入鞘,兀自滑落下了一点血痕。言思道眼见先竞月无恙,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却见先竞月在碎船板上缓缓收刀入鞘,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来,吐得他面前的湖水上泛起点点血花。言思道双脚踏着水,见此突变,忍不住问道:“竞月兄伤得可严重?”先竞月只是平静地摇了摇头,心中却是惊魂未定。

  原来方才庄浩明腾空而起,全力攻向言思道,先竞月虽然纷别在手,刹那之间即便能从背后一刀劈杀庄浩明,也决计无法救下命在旦夕的言思道。仓促间先竞月只得孤注一掷,将浑身的杀气弥漫进了周围的洞庭湖水中,对着湖水奋力劈出了一招“独辟华山”。那四周的湖水被他杀气所染,顿时如同沸腾般地飞溅开来,将水面上仅剩的一截船身撕裂作了碎片,连同言思道一起卷入了湖水中,这才避开了庄浩明夺命的一击。至于他纷别上的血痕,却是庄浩明被他这一招的余势伤到了后背。

  他这一招看似简单,实则反噬极大。要知道先竞月以杀气驾驭出的这招“独辟华山”乃是对着这八百里的洞庭湖所发,可谓是异想天开,一招劈出,顿时受到整个洞庭湖极大的反噬之力,继而震伤了自己的心脉。言思道哪里懂得先竞月方才这一招之中的凶险,急忙找了块碎船板借力,眼见湖面上一队扁舟逼近,当即低声问道:“竞月兄可否再战?”

  先竞月不禁傲气一生,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脉间的伤势点了点头。他这才发现谢擎辉已经不知所踪,急忙开口询问,言思道笑道:“竞月兄不必担心,是我请小谢将军前往承天府坐镇整个湖广,以防局势突变。方才他弃船水遁,此时已去得远了,所以眼下的事,还得靠你我二人独自解决。”

  先竞月心知大敌当前,一时也无心多想,但听湖面上相继鸣响起一连串尖锐的号角声,似乎是传递消息的信号,刺得人耳中生痛。那疾行而来的那十二艘扁,已伴随着号角声响四下分散开来,只是在先竞月和言思道两人的十丈开外徘徊游荡,也不正面邀战,竟是想要以静制动,将两人困在湖上。

  先竞月却哪有心力和这些扁舟对持?今日这一整天的光阴,他和言思道只是凌晨时在客栈里吃了几个包子、喝了几碗稀粥,除此之外,连一粒米都未吃过,又因为方才救言思道的那一招受了不轻的内伤,自然不能再继续消耗下去。当下先竞月在碎船板上站直身子,紧闭双眼沐浴着冰冷的湖风,缓缓将心中的杀意提升到了极致。不过片刻工夫,他便察觉到对方那十二条扁舟上散发出的阵阵杀气,心念转动间,他立时便锁定了一艘杀气最重的扁舟。

  言思道见先竞月闭上双眼,不知要作何举动,正待开口发问,却见先竞月已再次拔出了腰间的纷别,向远方隔空劈落。但见流转的乌光之中,先竞月这一招“独劈华山”势如奔雷,破浪而出,杀气所到之处,就连洞庭湖水也嘶吼咆哮起来,顺着他刀上的杀气分割出一道丈许深的水线,径直延伸出十几丈开外,向他杀气所锁定的那叶扁舟而去,顿时将那叶扁舟撕裂作了碎片。

  剩下那十一艘扁舟上的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世上居然有人能在十丈之外凌空挥刀,将一艘由上品柳木建造的扁舟劈作了碎片?再看暮色之中,先竞月脚踏船板,傲然独立,手中纷别遥指苍穹,身形随着洞庭湖的波浪微微起伏,当真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一时间,扁舟上的众人被先竞月这一招震慑,惊恐之下连忙将扁舟摇荡开去,再无一叶扁舟敢靠近先竞月的二十丈之内,只是在湖面上远远围成一个极大的圆圈,却也并不就此离去。

  言思道见先竞月一招之后,便不再继续出刀,立刻知道他方才出手救自己的那一招已令他受伤不轻,急忙思索起对策来。却听先竞月忽然冷笑着问道:“迷药?”话音落处,一股刺鼻的恶臭随即铺面而来,言思道略一辨别,立刻出声提醒道:“当心,不是迷药,是火油!”

  就在这时,暮色下的洞庭湖上,陡然升腾出十一条火龙,张牙舞爪地向先竞月和言思道两人呼啸而来。原来那剩下的十一艘扁舟四下游走之际,已在暗中将火油喷洒在了湖面上。那火油顺着湖里的水流,悄然流淌了到两人四周的水面,眼下一经点燃,顿时在湖面上燃烧起来。一时间四面八方都是熊熊烈焰,继而扩散到两人周围,将他们困在了火焰当中。

  原来那些扁舟所喷洒的火油,乃是以洞庭湖中的肥鱼油脂熬制而成,不仅催火之力极佳,又能似这般漂浮在水面上燃烧,一时半会也不会熄灭。言思道眼见周围的水面上都是燃烧着的大火,在洞庭湖的暮色中映照出一片通红,心中反而大喜。他当即往先竞月所站的碎船板处游出几步,低声说道:“这帮蠢人倒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眼下火势虽猛,但火焰底下依旧只是湖水。趁此混乱之际,你我这便从水下游过去,伺机夺得他们一条船,再做打算不迟。”

  先竞月却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只是缓缓摇了摇头。言思道不禁一愣,但见周围的火焰借着湖风的吹拂越来越大,激起的热浪几乎逼得自己无法呼吸,急忙喝道:“火便要烧过来了,你发什么呆?”

  只见先竞月脸色微变,居然露出一丝少有的尴尬,低声说道:“我不会水。”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