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竞月贻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 龙女夺魄

竞月贻香 长桴 2265 2016.12.11 18:30

  眼见路上这些行人仿佛对那什么“龙女”极是害怕,甚至连提都不敢提及,谢贻香只得转身回到客栈外。此时庄浩明已收起了他那柄银枪,身旁程憾天正一手抓起那客栈的店小二,将他高举过头顶严声喝问。

  那店小二被这巨汉举在半空,直吓得浑身发抖,嘴里不停地颤声说道:“大爷莫怪,不是小的存心隐瞒,只是……哎呀……小的说便是了。那姑娘可是龙女啊,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留在凡间的怨魂,专门处罚罪孽深重的人。只要有人胆敢在这岳阳一带作奸犯科,立刻便会收到她送来的‘夺魄手’……哎哟……”

  他叫喊之下,程撼天似乎略微松了些劲力,店小二这才继续说道:“大爷你们是从外地来的,不知道这‘夺魄手’的可怕。那是龙王三公主的冤魂,在世间遍访受难女子的冤魂,将她们的怨念凝聚起来化成魔掌,便是‘夺魄手’了。作奸犯科之人只要一见此物,就再也逃不脱它的魔咒。就算是把这只手扔了、煮了、剁了,只要一到夜间三更,这只“夺魄手”也一定会再次出现,执行东海龙王的旨意将那人掐死。”

  要知道这天下间的店小二,素来见惯了南来北往之客,是以个个都伶牙俐齿。如今他虽然被程撼天举到半空,却也将此事说得十分动听。程憾天脸色一沉,喝道:“胡说八道,一只断掌怎么可能杀人。”他话虽这么说,却不禁想起了早间在官道上见到的那句男子尸体,心底倒是信了三分。

  那店小二急忙说道:“据说这龙女可是灵验了,哪怕是你私底下偷偷摸摸地犯了事,也绝对逃不出她的法眼。俗话说‘一眼夺魄手,三更断人喉’,就算犯事的人藏到天涯海角,只要时辰一到,也必定死在这‘夺魄手’的魔咒下……”

  听他说到这里,众人忍不住转过头去,去找白衣少女留在地上的那只断掌。只见长街上的灯火渐起,朦胧的昏黄光晕中,地面上却是空无一物,方才那支断掌居然不见了踪影了。

  一股恐惧感顿时涌上刑捕房一行人心头,庄浩明强行定下神来,沉声喝道:“是谁拿了那只手掌?老薛?”

  要知道方才白衣少女和那老者离去之时,贾梦潮失魂落魄,谢贻香又追了出去,庄浩明便叫程憾天来盘问这个店小二,一时间谁也没有留意地上的那支断掌。只有薛之殇自早间起便一直纠结于断掌之事,因此在这段时间内,薛之殇的目光是决计不可能离开那支断掌的。

  却见薛之殇脸上的神色有些奇怪,嘴里喃喃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见庄浩明满脸不信之色,又补充说道:“我刚才明明看见它还在,正要去捡起来,谁知……谁知他一眨眼就不见了……”

  庄浩明冷冷盯着薛之殇,仿佛看出了一丝端倪,冷笑道:“哦?要是谁都没有拿,那倒是奇怪了。莫非那只手掌还真活了过来,自己跑掉了?”

  之前那白衣少女前来滋扰,庄浩明眼见不敌,竟然弃贾梦潮于不顾,任由那女子上前动作,大家心中都有些不快。此时谢贻香见他纠缠于那只消失的手掌,隐隐陷入了僵局,便代开话题,插嘴问道:“小二哥,你怎么知道那只‘夺魄手’是在三更时分出现的?难道你亲眼见过?”

  店小二微微一愣,说道:“小的自然没见过,都是听别人说的……是了,几个月前城里章老太爷的二公子,醉酒后在流翠楼怒杀了一名娼妓,第二天便收到了龙女的‘夺魄手’。章老太爷气得大发雷霆,当夜召集了上百名武林高手在大厅里守护,一圈一圈地把章二公子围了起来。”

  “据说那晚章府内灯火齐明,一到三更时分,也不见周围有什么动静,章二公子便突然惨叫一声,当场气绝身亡。大厅里那上百个人竟然没一个人看清是怎么回事,这才发现那只‘夺魄手’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就躺在章二公子的尸体旁边。事后章老太爷请了好几名医师来验尸,结果都是一样,说依照章二公子脖子上的掐痕,正是被这支‘夺魄手’给掐死的。”

  庄浩明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说的那个章老太爷,可是号称‘岳阳陶朱’的章在野?”

  店小二连忙点头,说道:“可不是么,既然老人家你也知道章老太爷的名头,那是再好不过。倘若小人嘴里有半句虚言,老人家大可以去章老太爷那里求证。就连他都救不了自己儿子的性命,唉……小的劝几位大爷还是看开些,早点替这位爷准备后事吧……”

  他话未说完,程憾天便把他向空中抛了起来,喝道:“你敢再说一次试试?”

  店小二被他径直抛到了半空中,急忙连声求饶。旁边贾梦潮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忽然伸手接过空中的店小二,将他缓缓放了下来。只见贾梦潮翻起一双怪眼瞪着程憾天,冷冷说道:“你对他发什么火?”

  程憾天怒道:“老子怕他咒死了你这个阴阳脸!”

  贾梦潮淡淡地问道:“怎么,你也有怕的?”

  程憾天骂道:“放屁,谁怕谁是孙子!”

  他说完这句,便鼓起一双大眼狠狠地盯着贾梦潮,贾梦潮毫不示弱,也翻起白眼相对。眼见他们这般模样,四周压抑的气氛顿时一缓。想不到这素有隔阂的两人,居然也能这般惺惺相惜,谢贻香不禁望向庄浩明,会想起他方才的弃车保帅之举,忍不住微微摇了摇头。

  庄浩明避开谢贻香的目光,低声说道:“这‘夺魄手’虽是民间鬼话,大家也不可掉以轻心。依这位小二哥所言,只要能过得了今晚,多半便没事了。是了,小贾,方才那龙女用传音秘术对你说了些什么?”

  贾梦潮淡淡地说道:“她什么都没说。我记得她只是用眼睛盯着我,看得我浑身有些不自在。等我回过神来,她就已经走了。”

  说着,他回想起庄浩明方才的举动,反问道:“敢问老爷,和少女一起来的那个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店小二早已远远的躲在了一旁,听到贾梦潮这一问,忍不住说道:“女孩是龙女的怨灵,那老人自然就是天上的太白金星了,莫非你们没听说过这洞庭湖的来历?”

  程撼天转头大喝道:“滚!”那店小二连忙吐了吐舌头,躲进了后面的厨房里。

  庄浩明只是盯着薛之殇沉默了好久,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恐惧。

  当下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大家这便收拾好行装,我们连夜启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