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竞月贻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 万事俱备

竞月贻香 长桴 2897 2017.02.20 19:25

  一旁的刁副军师再也按捺不住,这谢擎辉孤身入营,前来煽动众军倒也罢了,此刻居然还能凭空变出这许多白米来。若是再由他这么胡闹下去,承天府的这支军马只怕就要被这谢擎辉给夺过去了。

  当下那刁副军师连忙向身边的陶将军递出了一个眼色,陶将军顿时会意。他早就知道这个谢家二公子的来意不善,却毕竟顾忌他父谢封轩谢大将军的威望,不敢出言得罪,更别说是向谢擎辉动手了。然而此刻眼下这些个前来送粮的人,倒是个立威的好机会。

  那陶将军猛然间已拔出腰间佩剑,怒喝道:“何方奸细,胆敢借着送粮之名,私闯我承天府军营!三军将士速速将他们诛杀,不得有误!”说着,陶将军奋力一剑,往那个领头汉子的胸口疾刺而去。

  谢擎辉眼见陶将军这一出剑偷袭,虽是迅猛之极,但脚下步伐虚浮,立时便知他要吃亏。

  果然,只见那领头的汉子毫不闪避,反而挺胸迎上,居然用自己的胸膛往那陶将军刺来的佩剑上硬生生撞去。但听一声金铁交鸣,陶将军手中的佩剑正中那领头汉子的胸口,却弯做了一个半圆,剑尖竟是无法刺入那汉子的血肉。

  那刁副军师虽是个落地秀才出生,对武林中的事倒也略知一二,当即惊呼道:“将军小心,这是铁布衫的功夫……莫非这人便是‘牛头马面’中的‘牛头’牛问飞?”一时间他不禁心头一惊。听说这号称“牛头马面”的两个人,一是“铁布衫”牛问飞,另一人则是“金钟罩”吴盛西,两人虽在江湖上并无太大的恶名,却终究不是什么善类,素来被武林同道所不齿。

  谢擎辉自然也听说过这“牛头马面”两个人的名头,却是从没见过,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了,想不到这“铁布衫”牛问飞今日居然现身于此,而且分明是要相助于自己。眼见如此局面,谢擎辉深知今日之事,终究还是要尽快将这承天府驻军的军权夺在自己手中,他连忙大声呼喊道:“在场的诸位同僚,你们此刻亲眼所见,这位姓牛的兄弟明明是替大伙送来了粮饷,然而你们的将军陶浩却要暴起杀人,必定是图谋不轨,要大家继续挨饿。陶浩,莫非是你一早便已接受洞庭湖江望才的好处,所以这些年来才一直率军龟缩在此,即便是眼下断粮饿死,也不肯发兵龙跃岛?”

  混乱中那陶将军眼见自己一剑无功,连忙调转剑锋往那牛问飞身上的其它要害招呼过去,一时哪有空搭理谢擎辉的问话。然而谢擎辉这番话本就不是要这陶将军作答,而是要定他的罪。当下谢擎辉话音落处,身形随之一动,已来到那陶将军的背后,一掌击在他的后背之上。

  那陶将军此刻正与牛问飞纠缠,哪里想得到这位谢封轩谢大将军的二公子竟然会在自己的背后出手?但见随着谢擎辉的一掌之下,那陶将军后背上的甲胄顿时被震得四分五裂,片片乱飞,而鲜血径直从他口鼻中迸出,当场就没了气息,软绵绵地趴倒在地。

  眼下这一变故太过突然,四周的军士本就已经有些心向谢擎辉一方,眼见这一局面,惊讶之际,当即便有人带头喝彩起来,继而众军也不由地跟着喝彩,主账之外的上千人都随之沸腾起来。

  那刁副军师将一双眼睛睁得极大,指着谢擎辉颤声说道:“你……你竟敢私自杀害朝廷大将……你要知道,如果没有陶将军的兵符,你也休想调动此间的驻军……”

  他话未说完,便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大声说道:“兵符在此,还请小谢将军以大局为重,接管承天府驻军的一切事宜!”众人连忙寻声望去,但见一个马脸汉子从主帐中扬长而出,手中高举着一枚黄铜虎头令牌,分明正是陶浩的兵符。想来是他方才趁着外面混乱之际,潜入帐中将兵符给盗了出来。

  既然“牛头”牛问飞已然现身,谢擎辉此刻见这马脸汉子的形貌,立时便猜到了他的身份,大喜之下当即抱拳说道:“有劳‘马面’吴盛西吴兄弟的出手,在下定然不负众望。”当下他接过吴盛西递来的兵符,高高举过头顶,转身对在场的众军说道:“兵符在此,驻军听令:我谢擎辉知道诸位都是胸怀热血的大好男儿,却被逆贼陶浩迫害到如此地步。如今这陶浩已然伏法,之后便由我谢封轩之子谢擎辉执掌此间。还请诸位放心,我谢擎辉绝决不食言,眼下我们的军饷正是被洞庭湖的江望才劫去,我势必要这江望才把我们应得的东西,尽数还给大家,也是为家、为国、为天下尽力一份力!大家这便饱餐一顿,明日我们便攻上龙跃岛,生擒江望才!”

  要知道这承天府的一万多驻军早已挨饿多日,眼下既有了粮饷,一时倒也没什么异议,听谢擎辉说“这便饱餐一顿”,连忙叫嚷着要生火起灶。谢擎辉当下便一一调度各级军官,将军营里的各项任务分布下去,不过一炷香的工夫,便将整个军营上下安排得有条不紊。待到众军都吃上了“牛头马面”运送来的白米,他这才盛了一碗之前炉灶中的小鱼和草根汤,就地而坐,大口猛吃起来。

  那“马面”吴盛西见谢擎辉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当即也盛了一碗白饭坐到他旁边,淡淡地说道:“小弟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小谢将军应该还有些话要问。”谢擎辉嘴里嚼着草根,漫不经心地说道:“两位送粮解围,在下自是感激不尽。只是不知你家先生的名讳,可是上言下思道?又或者是姓萧?”

  那吴盛西见他一语中的,不禁微笑道:“小谢将军果然机智。不错,我家先生正是将军所猜的那位,至于他究竟姓甚名甚,说来惭愧,就连小弟也不清楚。”他扒了一口饭,又说道:“自从小谢将军踏足这湖广境内,我家先生便已知晓,所以才安排出了今日之事。在这之前,牛兄与小弟早已不惜重金,从荆州富商的手中采购下了这批白米,为的便是今日帮助将军接管承天府的这支驻军。”

  谢擎辉虽然早已猜到一二,然而此刻听吴盛西亲口说出,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原来从自己来到湖广的那一刻,居然便已落入了那言思道的算计当中。要知道昨日洞庭湖拜山的一路上,自己还故意装傻充愣,却不料那言思道也是在装模作样。如此看来,此人的心智之高、心机之深,恐怕当今世上已不做第二人之想。

  当下谢擎辉瞥了一眼身旁的吴盛西,笑道:“吴兄将这些事毫无保留地告知于我,却不知还有什么吩咐?”吴盛西缓缓说道:“吩咐倒是不敢当,须知眼下湖广的局势动荡,将军却孤身一人前来湖广,自然便是打算相时而动,立下一番功勋了。我家先生对将军敬仰已久,这才命我兄弟两人鼎力相助,在将军帐下听令。”

  他这话虽说的有些隐晦,但谢擎辉倒也听了出他的言下之意,原来这言思道是想与自己珠胎暗结,共谋一番大事了。当下他微微一笑,正待说话,却见那“牛头”牛问飞手里拎着一人大步而来,将那人重重地丢在谢擎辉面前,说道:“还请将军明示,应当如何处置此人?”

  谢擎辉放下碗筷,眼见这人却是那刁副军师,想是他见陶将军身亡,便想趁乱逃走,却被牛问飞捉了回来。他当即说道:“祭旗便是。”旁边的吴盛西插嘴问道:“方才这老秀才一口吞了那张龙跃岛的布防图,将军可要小弟将他开膛破肚,把图给取出来?”

  谢擎辉不禁一笑,悠然说道:“你家先生未免也太小看在下了,莫非没了那张图,我便不记清那龙跃岛的一草一木了?”说着,他抬眼仰望天空,但见空中的黑云愈发压抑,又说道:“如今敌方的布置我们已然了如指掌,而承天府的这一万多驻军,也已接管在手,却始终还少了一个契机……有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不知你家先生,是否也考虑到这一点,要为我谢擎辉请来一场东风了。”

  那牛问飞和吴盛西听到谢擎辉的这番话,都是一头雾水,不明其意。忽听一声春雷乍响,继而四下淅淅沥沥地响起滴水之声,却是天地间终于酝酿出了一场瓢泼大雨,将头顶积压的黑云尽数化作雨水,倾盆而下。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