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开局直播救曹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冰释前嫌

三国:开局直播救曹操 神祤 2326 2021.05.04 20:49

  “英雄气?有点意思!”邢道荣笑着,从怀中掏出几株钱币,递给掌柜。

  见邢道荣出手大方,掌柜的脸上笑意就更胜了,连忙道:“两位将军楼上请吧!”

  邢道荣环顾了一周大厅内的环境,看见庞统后,装作诧异的模样,挥了挥手,道:“不必了,我有熟人,我们两人就在楼下就好了。”

  话罢,邢道荣带着魏延,向着庞统所在的案台走去。

  随后,邢道荣与魏延就在庞统身旁坐下。

  两人好奇地打量着庞统这个狂士,而直播间的水友观众们也同样在打量着庞统。

  “比诸葛亮的伟岸高大,这个凤雏好像就差一点火候呀!感觉好喽啊!”——帝俊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庞统才华横溢,却因为容貌得不到重用,实在可惜可叹啊!若不是有庞统,刘备如何能取下西川呢?”——小白你说话啊。

  “庞统也是狂士啊!放荡不羁,但比起祢衡来说,还是差了一点。”——已经忘却一切

  “祢衡就是一个大喷子,能和凤雏相提并论吗?这里可是演义中的世界,也就是说这里的凤雏将死于落凤坡,为刘备进军四川作为理由。”——很大的雨

  “那这么说的话,要是主播成功拐跑庞统,那刘备岂不是没戏了?”——炸天帮七宫主--冷风

  “也不一定吧!再弄个谋士死掉,然后进攻西川不是也行吗?”——刚开始就结束了

  ……

  直播间正在激烈地讨论着,邢道荣却无暇关注,因为此刻庞统开口了。

  “你们是何人?我不认识你们?”

  庞统猛然抬起头,刚一开口一股酒气就脱口而出,他的神情有些恍惚,似乎是喝醉了……

  但眼尖的邢道荣,却从庞统醉意朦胧的双眼中看见了一丝清明。

  邢道荣猜想得没有错,庞统确实喝醉了,但他却是酒醉,心不醉。

  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能保持大脑中的清醒!

  庞统能感受到眼前的两个人是为了自己而来。

  邢道荣微微一笑,高喊道:“掌柜的,再上几盅好酒!”

  “好嘞!”

  话罢,邢道荣微微低头,轻声道:“凤雏先生,初次见面,一同喝几杯吧!”

  “无功不受禄!”庞统猛然直起身,手舞足蹈地说道,“我庞统一生,得意须尽欢,无需看人脸色行事,也不喝来历不明之酒,我不愿欠人情。”

  话罢,庞统就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见状,魏延一惊,想要出手拦下,却被邢道荣阻止了。

  只见,邢道荣缓缓道:“凤雏先生整日酗酒买醉,真的是因为得意须尽欢吗?为何我却看见了一个未曾出仕、不得明主的落魄谋士呢?”

  “你什么意思?”庞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问道。

  “哈哈哈……凤雏先生不必生气,来,先饮上一盅酒,我们再好好谈谈!”邢道荣笑了起来,拿起酒壶将酒倒入盅中,开口道。

  庞统看着邢道荣和魏延,神情冰冷,坐了下来,开口道:“酒虽然是好酒,但是人却是不怀好意之人,这样的酒再香,也喝之无味啊!”

  “世人皆道孔明先生言辞犀利,却不想凤雏先生的口才也不遑多让啊!”

  话罢,邢道荣举起酒盅一饮而尽,神情轻松自如。

  随后,邢道荣将酒盅放下,看着庞统,沉声道:“现如今,天下谋士皆已出士,便是断腿拒绝出士的司马懿,此刻也进入了曹操幕府。”

  “先生之友孔明,也在刘皇叔的账下,屡立奇功,而先生似乎并未遇到明主啊?”

  听见邢道荣这么说,庞统却笑了,眼神锐利地盯着邢道荣,冷声道:“你这大汉,好大的胆子,身在江东,竟然说吴侯不是明主?”

  “你难道就不怕我高呼一声,令你被军士拿下吗?”

  “先生不会的。”邢道荣轻轻摇了摇头,神情轻松,笃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庞统眼中寒芒一闪,冷冷道。

  邢道荣面带笑容,不急不慢地说道:“因为先生好奇,我料想先生此刻正在猜我俩的身份,况且先生虽然为吴侯献计,却不是江东之臣,又如何会害我呢?”

  “既已献计,自是江东之臣。听你们的口音,是从荆州来的吧!你们是北边的人?”庞统打量着两人,问道。

  邢道荣看着庞统,道:“先生,所料不差。我们确实是丞相之人,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丞相,来招揽先生前往许都的。”

  听见邢道荣这么说,庞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这大汉倒是有意思得很啊!你可知此次赤壁大战,我就是献出铁索连环之计的谋士,若无铁索连环,曹操就算是败,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在这种情况下,你竟然来招揽于我,简直是可笑至极啊……”

  “我自然是知晓的,而且我还知晓先生若去许都,丞相必然重用,而不会伤害先生的性命!”邢道荣微微一笑,举着酒盅,不断晃动着盅中的酒水,自信的说道。

  “哦?不知你有何高见?”庞统突然有了些兴趣,他也想知晓这两个大汉,凭什么来招揽自己。

  邢道荣轻声道:“先生可知张绣此人?”

  “嗯?”庞统脸色突然一变,问道:“就是那个号称‘北地枪王’的张绣?”

  “正是!”邢道荣点了点头,继续道:“先生既然知道张绣,那也应当知晓宛城之战吧!”

  听到这里,庞统已经知道邢道荣会说些什么了。

  “昔日,丞相进军宛城,张绣投降丞相,丞相纳张绣族叔张济的遗孀邹夫人为姬妾,张绣感觉受辱,当夜反叛,丞相措手不及,差点死于宛城。”

  “幸得典韦拼死保护,丞相才勉强逃走。这一战,丞相死了最心爱的武将典韦,死了他的大儿子曹昂、死了他的侄子曹安民。”

  “按理说,丞相应该恨透了张绣,应当将他碎尸万段才对。”

  “但在官渡之战前,张绣在贾诩的建议下,投降丞相,丞相非但没有惩罚于张绣,还给了他封赏,在击破袁谭(袁绍之子)后,与丞相联姻,可谓是风光无限啊!”

  邢道荣一点一滴地将张绣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所以你认为曹操也会对我冰释前嫌?然后予以重用?”庞统反问道。

  邢道荣微微点了点头,道:“丞相是一个务实之人,或许很多人都称他为奸雄,称他为枭雄,但是现如今诸侯争霸,各自为战,也只有丞相是以汉室之名,讨伐不臣的。”

  “挟天子以令诸侯,自然是以汉室为名咯!曹操此人做事不择手段,昔日为取下徐州,竟用自己父亲之死当作缘由,简直不当人子!”

  “更有言传出,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杀死吕伯奢一家,令陈宫弃他而去,这样的一个人,岂会是明主?”

  “我庞统一生问心无愧,岂会为此人献计呢?”庞统神情高傲的看着邢道荣,语气尽是对于曹操的不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