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阕2:涅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话 痛苦的记忆

悬案九阕2:涅槃 妖塔塔 2140 2018.08.29 17:51

  萧珏和毓儿之间独有的默契,成为我此刻最大的欣慰。想起昨夜他们父子坐在一起诉说心事的坦然,我心里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萧夫人,国君夫人请您进去。”宫人走了过来。

  “请您带路。”我今日一大早受到国君夫人的邀请,特意准备了良久赶来宫中,想必,她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陈姬,案子到底调查得如何了吧。

  宫人领我进了国君夫人的寝宫,国君夫人倚在塌边上,面色很是憔悴。“你来了。”

  “是,拜见国君夫人。”

  我话音将落,国君夫人便挥手遣退了左右的宫人。

  “萧夫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她神色哀愁,几日来惨淡了许多,让人看了都不禁心疼。

  “多谢国君夫人。”我说。

  “萧夫人,”她示意我靠近,让我坐在她身边。“你知道,我为何请你过来吗。”

  “是,想必您是为了案子的事情。”我心有惭愧,该如何告诉她,陈姬的案子并没有新的进展,对于杀害陈姬的凶手,我眼下毫无头绪。“国君夫人,元姬的案子我虽尽心竭力在查,可是当前掌握的线索太少了。所以......”

  “我已经听说了。”她道,“死了七个人,是吗?为什么凶手要杀害这么多的人,他到底是怎样的丧心病狂,才能如此草菅人命。”

  国君夫人突然激动不已,说到犯下连环凶案的凶手,更是气得哆嗦。

  “国君夫人,”我安慰道,“以您现在的情况,最好不要动怒。凶手杀了七个人,而他留在现场的符号无疑是夷部献祭的一种图腾印记,我对夷部的图腾印记有些了解,只是他留下的这个印记我却从未见过。凶手的目的,如果是为了献祭,遇害的七名死者,分别代表了七魄,喜怒哀欲爱恨恶。可是这个凶手太过于狡猾,而且他对遇害的七名死者个人情况十分清楚,又能够在王宫、城内外甚至是荀氏的府邸之中行动自如,他的身份委实不好查证线索,您放心,我......”

  “七个,七个是吗?”国君夫人猛地抓住我的手腕,她情绪起伏很大,像是有话想要说,我唯恐打断了她会让她变得更加激动因而失控,所以我停下来,耐心去听她想要说的话。她的手在颤抖,愤怒已经达到崩溃的边缘,眼底噙着泪光,“......已经死了七个人了,凶手......凶手的目的,也应该达到了吧......”

  这哽咽的声音,听得我心里很难受。

  出于同情,我想去安慰这个痛失爱女的无助女人。“是......如果凶手是以献祭为目的,以七个不同性格的人为被害对象,那么他的杀人计划已经实现......”

  国君夫人忽而就哭了,泪如雨下,嚎啕惨叫。

  “为什么啊,他为什么要杀元姬啊......”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凶手杀人,应该有他自己的规律和原则,偏执的杀人狂,多半是因为幼年时的遭遇在心里留下创伤,从而杀人去达到内心的满足和释放。这种人,也许平常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但是当他一旦受到刺激,就会化身厉鬼,把活人拖进地狱......但这件案子,绝不只是杀人泄愤,或者是为了满足杀人的欲望而杀人,凶手到底在献祭给谁,给什么人献祭,他的目的是什么......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

  红玉说,陈姬很崇拜我。

  毓儿说,陈姬是因为我才会对他有所不同。

  但是现在,陈姬死了,就死在我们眼前。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却连凶手杀害她的动机杀害她的目的都不知道......我甚至连杀手的大概侧写都整理不出来,完全没有头绪。我很惭愧,愧对她的信任和崇拜......

  国君夫人的失声痛哭,彻底让我平稳的心态坍塌了。近乎疯狂的想要找出凶手,甚至,我会不由自主的去怀疑这些日子每一个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人,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嫌疑,都像极了凶手。

  我很讨厌这种感觉,如同释放心底的恶魔一样。

  国君夫人哭了很久,累了,也哭不动了......隐隐约约的抽泣却从未间断,她的手冰凉,气色很差。她紧紧拉住我的手腕,像是在求救一样。“如果......凶手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就不要再追查下去了。”

  “什,什么。”我不太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听清了她的意思。

  “不要再查了,不要再追查下去了......如果凶手已经杀够了他想要杀的人,就由着他去吧。不要查了,免得激怒他,他还会再杀人的......”尽是辛酸与苦涩,她的瞳孔映着泪光,颤抖得厉害。

  她害怕,很害怕......认为继续追查下去会激怒这个已经完成了目标的凶手继续杀人。她想要劝说我停手,不要再查了。

  “他要杀的人都死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他在哪儿......萧夫人,我,我很害怕......我总觉得他就在这里,就在这座宫里。我甚至不敢闭起眼睛,我害怕他下一个要杀的就是我......”

  这种被阴影笼罩的恐惧,我曾经也有过。因为未知,因为......

  “国君夫人,我知道你现在很害怕,我也明白你现在的感受。可是凶手杀了七个人,那是七条人命啊。想要阻止他继续害人,想要结束这种恐惧,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他。”面对未知,解开未知,当凶手不再是一个茫然未知的威胁时,才是唯一让心情平复下来的方法。

  况且,他杀了七个人,我怎么能就这样放弃继续追查下去呢。我又该如何面对陈姬,如何面对毓儿和红玉......

  “我已经失去了元姬,我已经......失去了她。”现在,她只剩恐惧,凶手杀害了她最亲近的人,而且还在威胁着这座宫里的每一个人,痛苦到了极致,与恐惧相融,整个人都是崩溃的。“我只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切,只要不再死人就好......我没能保护元姬,但是我不想再看到别人失去女儿了,只要不再引起杀戮,只要......”

  她的哭声连我都不免被影响了,跟随她一起身陷失去女儿的痛苦之中。

  她冰冷的手紧紧抓着我,好像,只要放手她就会沉入冰河之中......

  冰河......那痛苦的记忆不禁侵袭,我仍旧能够感受到周遭的寒冷刺骨。突然,我松开她的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在痛苦之中快要溺毙的人是我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