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阕2:涅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话 老院子里的疯女人

悬案九阕2:涅槃 妖塔塔 2195 2018.12.23 23:49

  天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我们踏进院子的时候,钟离延的态度就异常奇怪,我在他的示意下,靠近这院子里的主屋,想查探个究竟。

  这个院子坐落于钟离家大宅偏后面的一个角落里,院子里的陈设已经旧得看不出来本来样貌了,隐约倒是能看出一些雕刻过的痕迹,这上面的纹路加上院子的布局,似乎可见院子原本的主人地位何其显赫,何其受宠。但为何会残败成这个样子?

  就在我刚靠近窗子的时候,一个疯女人扒着破烂的窗子狰狞地探出头来,猛不丁的吓了我一跳。她的脸满是皱纹,头发雪白,样子苍老极了,匍匐在那里哈哈大笑……

  看到钟离延,那个疯女人指着钟离延破口大骂,话十分难听。

  我听出了大概的意思,似乎,她是指责钟离延霸占家产,对钟离家血脉赶尽杀绝,她咒骂钟离延不得好死,还说了一句,那个秘密只有她知道……

  我这人,天生就对秘密两个字感兴趣。

  也察觉到了,钟离延在听到她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脸色突然间难看极了。

  这里面,果真有文章。钟离延有秘密,而且只有这个疯女人知道,钟离延身后的家奴见状,拿着藤条上前抽打她握在窗边的手,让她退回去,在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中,她把头缩了回去,躲了起来。

  “她的年岁,看上去……”我有点奇怪。

  “她就是钟离月。”钟离延直截了当的揭穿了答案。

  钟离月……她,她是钟离月?!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惊诧,钟离延对于我的反应也是见怪不怪了。无奈道,“算下来,月儿今年二十九了。”

  二十九……却变成了这个样子?疯疯癫癫,而且她的样貌……“这么说来,钟离家这位小姐生来便早衰,样貌比同龄人看起来苍老,是这样吧?”

  钟离延默然伫立了许久,才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月儿刚出生的时候,虽然有些怪异,可是并没有人发现,毕竟钟离家的孩子没有一个是正常的,大家都习惯了。月儿是父亲唯一的女儿,父亲原本很宠爱她,因此,钟离孚和月儿的生母曹氏也荣华盛宠。可是在月儿满月开始,她的情况恶化得越来越严重,请了无数的名医,却也没有人能够诊断出月儿的病症,她一日复一日的苍老下去,如同一只怪物一样被视为不祥。父亲便下令,把曹氏和月儿关在了这里,后来曹氏病故,只剩下月儿。”

  早衰症在后世也是一个无法攻克的难题。这应该属于是遗传,但是鉴于钟离家的人每一个都有病,也不好下判断。只是其他人的病症,相对于容易被接受一些,而钟离月的情况格外严重,在这个闭塞的社会,会被当做怪物也不奇怪了。

  只是,我所知道的早衰症,一般只能活至七到二十岁,而钟离月今年已经二十九了,在这个医术并不发达的社会能够做到,也是够罕见的。

  “她这些年,一直都被关在这里吗?”我有点同情她,就算是一个正常人,被关在这里二十多年快三十年,也得疯了。钟离家的人该不会真的受到了什么诅咒吧?

  “父亲将她视作家耻,也是因为月儿的病,父亲认为,生下月儿的曹氏为钟离家带来了不幸,不愿让任何人看到月儿的这副样子,便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关着她。”钟离延字里行间仿佛并不觉得他父亲这么做有什么错。

  钟离月这样的情况,就算被人看见,相信受到伤害的也是她,而且,还会为钟离家的名声带来影响。

  她的父兄,都是以这样的心意将她关在这里,一辈子不见天日。

  “钟离孚知道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被关在这里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钟离家给我的印象,既可悲,又可怜,残酷的令人绝望,却又那么的无奈无知。

  “即使知道了,又能如何,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能照顾月儿吗。”钟离延面无表情的说,似乎……有些异常的怒气,隐隐的,难以被察觉。

  他在生气?而且,明明在生气,可还是下意识隐藏着那种情绪,眼尾下垂,眉心紧锁,更像是用板起脸来阻止自己做出更多表情。看来,并非是因为当着我的面,才想要隐藏某些情绪,而是他本能在抵触将一些情绪反应出来……

  这可真的有些意思了。

  为什么呢,他到底因为什么在生气?因为钟离月?还是因为钟离月和钟离孚之间的关系?又或者……而且,钟离月刚才发狠说出的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她才一开口,钟离延的反应就那么强烈,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脸色变化之大难以掩饰。

  秘密,这个秘密虽然不知道内容,但是真实度已经证实了,恐怕是一个足以威慑钟离延地位的吧。

  这下热闹了,钟离南是个瘸子,钟离畅是个傻子,钟离孚是哮喘,钟离月是早衰。只有这个钟离延,据他自己说是幼时出过类似于天花的症状之后,治好了。

  钟离家的关系,大致缕清楚了,只是对于那诅咒,我却不像一开始那样肯定它不可能存在,毕竟在亲眼见证过钟离家的人有多惨之后,我也不禁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诅咒存在,否则,怎么会刚好那么巧,钟离家的人无一幸免,全部都……

  太蹊跷了吧。

  但眼下我还是不明白,钟离家的“诅咒”和钟离延三位夫人先后殒命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目前可疑的是,姜氏发病而死之前,有人已经知道她的病,还有就是对钟离孚下毒的那个人,会是谁呢?凶手的目的又是什么?

  分明能够感觉得到,诺儿和钟离孚都是知情的人,但是他们到底在担心什么?一面不断透漏出线索,一面又绝不敢将所知道的事情告诉我。

  隐藏在钟离家的危机已经渐渐逼近了,却可以悄无声息的隐藏在暗处,无影无踪。

  能够让诺儿和钟离孚都忌惮的人,我能想到的就是钟离延,可是对于钟离延,我有一种直觉,他绝不是凶手。而且,钟离延对于先后发生在钟离家的怪事也有了怀疑,而他提供给我的线索,是希望我能够帮他证实他的怀疑。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姜氏和钟离孚,一个死了,一个目前的情况也恶化了,二人之间的共同点是他们的病。病?钟离孚也是哮喘,姜氏也是哮喘,莫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