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阙2之涅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话 遇害的**人

悬案九阙2之涅槃 妖塔塔 2169 2018.07.27 22:24

  “也不完全是这样,很多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在未揭发他们的罪行之前,他们如常人一般的生活其实是看不出来什么的。不见得每一个杀了人的凶手都是在生活中有着极其特殊的表现,让人能够一眼分辨出来他们的不同。制造连环凶案,凶手本身就要具备强大的心里状态,才能够让他在屡次犯案的过程中,逐渐体验到自己的一种满足感,并且还会有人在接下来的犯案过程中不断精化自己的杀人方式。”我说,“但是这种人,即使他们身边的人毫无察觉,但也难免会留有破绽,过于精湛的演技往往只是一种自我满足,他们的内心渴望刺激,多是在弥补自己曾经遭遇过的事情,偏执,是这些人共有的特性。可以从一些微小的细节着手,便能发现他们之间与常人不同之处。”

  “微小的细节,都是指什么。”毓儿问。

  “所谓偏执,多是表现在个性上,他们外面与常人一般,内心却住着魔鬼,所以本身他们自己也是矛盾的。过分的执着于一种表现,比如,洁癖,对某一种事物的极端抗拒,而我们通常可以分辨的偏执,基本涵盖在被害、爱、恨、嫉妒、荣誉、诉讼、夸大之中。造成他们有这种性格的原因,都与经历有关,当一个人困在自己无法走出的事情之中时,又对这件事情无能为力,他会想要寻求解脱来达到心里的慰藉,让自己获得暂时的逾越和释放,这这种解脱并不是长久的。于是,他就需要不停的刺激,来让自己释放不当的情绪。”这样的人很可悲。

  “那我们这件案子的凶手,会不会也是一个十分偏执的人?”毓儿一直想要证明自己,“或许,我们能够总结这几件案子,找出他们共同却又不一样的特征,来推断出凶手在不断完善他们的行凶手法时留下的线索。对不对,娘?”

  “可以这么想,不过这样太慢了,对比现场得到的证据,从证据着手调查是最可靠的。但是一件件证据去分析,需要耗费的时间太多,比起查找真凶,救人更重要。”阻止凶手继续杀人,阻止悲剧的发生,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

  “萧珏,怎么样了?”我进荀氏的大门时,萧珏正在向府里的人询问什么。

  听到声音,他转过身来,看了看跟在我们身后的红玉。

  “她叫红玉,是陈姬的宫人。”我说。

  萧珏点了点头,同我们一并往宅院深处走,“死者是进公的妾室,年方十九,一个时辰前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和先前几件案子一样?”我的预感很不好。

  萧珏点点头。“是,被人放血,死后倒吊在自己房间的房梁下,红衣,死亡符号,都是一样的。”

  我们进了**人的房间,空气中略微有一丝怪异的味道,我立刻看向萧珏,“你闻到了吗?”

  “嗯,方才我赶来的时候,就闻到了。”萧珏说,“应该是天仙子。”

  “天仙子?”

  “天仙子全株都有毒,严重者可致死。根、叶、种子药用,有镇痉镇痛之效,可作镇咳药及麻醉剂。”萧珏说。“不过,也只是有些许的味道,我粗略查探过现场,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天仙子。”

  “可是之前的案子......”天仙子,还有麻醉的功效?

  “至少,陈姬的案子里,没有发现过这味药材。”萧珏说。

  “这太奇怪了。”难道真的是凶手在慢慢改进他的行凶手法?走进房间,我察觉到异样。“这位**人,和得宠吗?”

  “萧大人,萧夫人。”管事儿的候在门口,手脚很轻,我们几乎没有发现到他。抬头看了看我们,他的面色有些尴尬,“萧夫人,又见面了。”

  “是啊,谁能想到荀氏的府邸里会接连发生两件命案。”我说。

  “我家大人对**人的死很是伤心,特别命小人过来帮忙,还嘱咐小人,只要能够帮得上的,一定知无不言。”和之前时胥之死不同,**人的死或许让他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又或者......“萧大人,萧夫人,我家大人现在只想知道,这个凶手接连在府里杀害了时胥和**人,他是否就在府中,还是......”

  “这个问题,我现在没办法回答你。”看来,是**人的死终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正如同我来调查时胥之死所说的一样,凶手可以在杀了人之后,将尸体带回到死者生前的住所,布置环境,足可见他对府里情况的了解。但是他是不是就是府里的人,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在有足够证据之前,任何的怀疑都不能成为指证凶手的理由。我们需要证据,也请进公配合暂时不要在府中有大的动作。还有......”

  “萧夫人请说。”管事儿的极是配合。

  “麻烦你罗列一下,从时胥之死到**人遇害这段时间内,府里的家奴下人和所有往来者的名单,甚至是,有没有人在这两件案子发生前后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短暂离开过府里的。”我认为凶手能够在荀氏的府邸里犯下两件案子,他对荀氏的宅院状况一定是非常了解,甚至......

  “是,小人需要个把时辰,这就给萧夫人送来。”管事儿的说。

  “对了,我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你。”我叫住了他,“这府里有没有人精通医术药草的呢?”

  “回萧夫人的话,府里有两位大夫,是专门为府里的人治病的。”管事儿的回答说,“萧夫人,需要把这两位大夫请过来吗?”

  “不必了......这样吧,请他们分别等候,一会儿我检查完这边的情况就去找他们聊聊。”府里还真有能给人看病的大夫,那么**人房里的天仙子味道会不会与他们有关呢。“管事,荀氏的府里会常备药材吗?”

  “会备一些常用的药材,和一些珍稀的药材。不知萧夫人要找什么药材?”管事儿的误会我是想要找东西了。

  “不知,可否领我前去看看?”萧珏提出要去查看他们存放药材的地方。

  “可以。”管事儿的说,“萧大人是想现在就去吗?”

  “现在就去。”萧珏说完,回身叮嘱我,“你就在这里先检查一下,别乱跑。我会让毓儿盯着你。”

  盯着我?哈......他也真的是......

  “走吧。”某人转身与管事儿的说话便是十分客气,丝毫不像方才威胁我时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