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阕2:涅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话 第五件凶案

悬案九阕2:涅槃 妖塔塔 2165 2018.07.25 23:48

  “......元姬在得知真相之后,十分伤心,奴婢担心一旦国君发现元姬已经知道这所有的事情,会对元姬不利,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红玉早已泪流面目。

  “子尹夫人是何时入宫认出元姬的?”我问。

  红玉仔细回想了一番,“是半年前。”

  “半年前?”这个时间,未免......半年前的话......陈姬之死是三个月以来陈国的第四件命案,而半年前,就是在第一件命案发生之前了。

  难道,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种错觉吗?

  “萧夫人,奴婢曾经听到,国君与元姬因此事大吵,国君怒斥元姬,不许她再过问此事,也不许子尹夫人进宫,子尹大人更因此时而受及牵连,挨了责罚。定然是元姬想要求证亲生父母之事,遭到国君记恨,因而借故将元姬杀死!”红玉哭诉。

  会是国君吗?

  当年在杀害了文高将军以后,顿时酒醒,知道酿成大祸,国君收养文高将军的幼女,何尝不是一种恕罪的心理。而在那之后他也应该知道,是他的一念之差误会了文高将军要造反,所以,那场筵席必然是在他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姬向他询问起关于文高将军的事,便是揭了他的伤疤,陈国国君因此震怒,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除此之外,近来这三个月,可还有什么人出现在元姬身边的吗?”国君的嫌疑暂时无法排除,可我总是有一种预感,国君是无辜的,他会震怒是因为想要掩盖真相,即使陈姬揭开了他的伤疤,但陈姬的身份特殊。陈姬是文高将军的女儿,陈国国君收养陈姬便是想要弥补他误信谗言杀害文高将军的过错,更不可能用杀了陈姬来灭口以达到目的。还是要确认,陈姬的周围是否出现过什么人。

  这里是陈国王宫,守卫森严,陈姬贵为一国公主,不可能是任何人想见便能够随时见到的,能够接触到陈姬的人一定很少,只要在陈姬附近搜索一遍,筛选过后,找到同时与其他三件案子有关系的人,应该就可以锁定追查方向了。

  “什么人?萧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是怀疑奴婢的话是吗?”红玉以为我不相信她所说的,国君是杀害陈姬凶手的证言,有些着急。

  “我不是怀疑你,否则,我也不会再向你询问任何线索。”我说,“但是你也想找到真正凶手的,对吗?国君的事情,我自然会查,但是不可能因为仅仅是因为你怀疑,我就把所有的重点都转移到国君身上,这不仅是元姬一条命案,是四条人命!和元姬一样惨死的人,还有三个,一模一样的死法......我必须和时间较量,如果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连环凶案,凶手不会到此为止,我需要在这之前抓到他,阻止他再犯案杀人。”

  “......”红玉这下没有再质疑什么,她低下头回忆着,“元姬自从得知她亲生父母的事情之后,就更少见到什么人了。原本在这宫里,她就很小心,殿上的事牵连后宫,会很麻烦,所以前殿的各位大人什么的,元姬也是能避则避。在这宫里的话......也就是寻常的宫人而已,她从不跟什么人来往的!”

  也对,和我预料中的一样,在得知陈姬的身世之后,联想到她生前的一些事情,可以推断出她的个性如何。这样小心谨慎独善其身的一个女子,生活在这宫里肯定是能避则避的。但在这陈国王宫里的宫人也不在少数......想要找到和陈姬有关系的人,这实在......“这宫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人,就比如是宫人,和陈姬的关系不错,能够说得上话的?”

  红玉考虑再三,但是看她的表情也是实在想不到什么人了。

  “好了,我知道了。”没办法,只能暂且先排除国君的嫌疑,我并不希望陈国国君是凶手,如果酿成一系列悲剧的人竟然是堂堂国君,那真是耸人听闻。“你也不要回去了,等下我会让毓儿去给宫里的管事说一声,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毓儿,如果想到了什么,就告诉我们。”

  “是,谢谢萧夫人。”红玉谢我,也不知是谢我安排她留下来以保证她作为线人的安全,还是谢我愿意听她说,去查证国君是否杀害了陈姬的线索。

  “娘!”我们正说着,毓儿回来了,有些莽撞失态,闯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我问。

  “娘,又......又死人了。”毓儿急得额上冒汗,他一路赶来,只是为了快点通知我这个消息......“荀氏府上的阴夫人死了。爹接到消息,已经赶了过去,让我......让我来告诉娘一声。”

  荀氏府上?怎么又是荀家......“这荀家还真是邪门,我才从荀家勘验现场回来,竟然又出事了?......备车,我们去荀氏的府上看看。”

  “是!”毓儿应了一声,又急忙看向红玉,“娘,那她......”

  “带着她一起,也许她能够发现一些陈姬遇害之前的线索。”我决定带着红玉一起去,我认为红玉可能知道的更多,或许她自己对一些事情还没有怀疑,如果能够让她去到现场,说不定通过某些细节可以回忆起来,在陈姬遇害之前发生过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出几件案子除了凶手想要我们知道的线索以外,更多的线索。”

  “凶手想让我们知道的线索?娘,这是什么意思?您是觉得目前掌握的这些线索,都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毓儿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目前看来,凶手的胆子很大,他故意留下红衣、符号等线索,就是希望能够有人发现他在做的事情,虽然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他这么做的意义为何。但是我能够想到,凶手的心里也是很矛盾的,他希望有人发现,也是在挑衅所有追查命案的人,他认为没有人会发现他隐藏起来的真相。”除了现场的布置,杀人的手法之外,凶手想要营造的是一种一场恐怖的氛围,此前我接触过不少因为心理问题而走上歧路的凶手,可是这件案子,却好像还隐藏着背后真正的动机......

  上了马车,我们赶往荀氏的府邸,毓儿问,“娘,您之前说过,这所有设计连环凶案的凶手,其实都是为了满足自己心理对于一种目的的发泄。除此之外,这样的人是不是都渴望挑衅别人,引发冲突,或者是,制造恐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