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阙2之涅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话 子尹认罪了

悬案九阙2之涅槃 妖塔塔 2105 2018.10.18 22:26

  一切和我们预料的完全一样。

  红玉借口代表我们去感激子尹大人的慰问,并且当着子尹大人和子尹夫人的面,说出她在我被刺客袭击的时候,咬伤了刺客,她对刺客的身高体型的记忆描述,也和子尹大人如出一辙,因此,让子尹大人警觉。一方面暗示一无所知的子尹夫人将红玉留下用晚膳,一方面安排了杀手,在红玉离开子尹府回来的路上意图杀了她。毓儿很聪明,带着人活捉了子尹大人派去的埋伏......但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活捉了子尹大人。

  子尹被关在大牢里,我去看他,他隔着牢房看向我,抬了下头,“你不用问了,都是我做的,我承认。”

  “那就说说吧,你是怎么做的?”我问,“既然你认罪认得这么痛快,想必已经准备好了,那么这些命案,所有遇害的人,你杀死他们布置现场的经过,你是怎么做的。”

  子尹把头低下去,一个字都不再说了。

  “......你既然已经安排了人手去杀红玉,为何还要亲自动手?”所幸,我很有耐心,在所有的疑点解开之前,我不会让他影响到我破解一切的决心。子尹亲自动手,更像是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我们知道,他心虚了,他就是凶手,恨不得将他就是凶手的证据摆在我们面前,他认罪认得爽快,但至于案发的细节却什么都不肯说,这里面就有问题。“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你亲自被捉住了,即使我们只是抓住几个刺客,只要他们不把你供出来,我也是拿你没办法的。”

  “可是萧夫人,不是一早就开始怀疑我了吗?”他说。

  “但那不是你希望的吗?”我反问,“你故意在我们面前露出破绽,太多的破绽,你故意当着红玉的面掩饰你手臂上的伤,你故意拒绝萧珏为你检查伤势,甚至,你故意提出要把红玉带走,让我们察觉你对红玉的仇视......这些,不都是你所希望引起我们怀疑的吗?”

  疑点太多了。

  此前与我们的相处,他一直都做得很好,少有露出破绽,但那一天,在我遇袭却被红玉救下侥幸逃过一劫之后的一天,子尹就像是知道自己暴露了一样,迫不及待的给了我们太多的线索。

  “你到底要袒护谁。”我问他。

  子尹死死闭着嘴,他漠然地看着我,那神情仿佛是在告诉我,休想从他口中套出任何消息。他身后绝对还有一个人!一个,藏匿了很深的人。

  子尹故意暴露自己,难道只是想要替那个人打掩护?

  他揽下所有的罪名,为什么?

  “被你害死的那些人,你可还记得?”我问。

  “记得他们做什么。”他很冷漠,和之前给我的印象完全不同,不再是那个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的子尹大人,仿佛在揭穿了他就是杀害这些人的凶手之后,豁达了,坦然了,而且......傲慢了。

  “你不记得他们,想不起来你杀害他们的细节,如何能够证明,这些人是你杀的?或许,你懦弱了一辈子,只是到头来不甘愿平庸,被什么人催眠,误以为自己是杀人凶手。替他人承认了罪名?”我能够看出来,这傲慢的背后藏着一颗卑微的心。

  “萧夫人,”他仰着头对我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起初与你打交道的时候,我还以为那些传说只是谣言罢了,毕竟没有多少人见过你,而且......长生不死,怎么可能。但是现在,我承认,你很聪明,你的心思比常人更加敏锐,可是这一次恐怕你真的错了。人就是我杀的,我只是讨厌......”

  “讨厌什么?”我问。

  “我讨厌他们!”

  “你为什么讨厌他们?”

  “因为他们该死!”

  该死?仅仅是凭着该死,他就要杀人?我轻笑,这样的理由显然不能说服我。

  “我杀的人,都该死。”他刻意提起,像是要让我相信一样。“没有一个好人......”

  “那元姬呢?”我反问。“元姬对任何人都很好,你能说她也该死?!”

  “元姬......”提起陈姬,子尹的态度出现了一刹那之间转瞬即逝的反应,是失落是遗憾,甚至......“只能说,元姬的命不好,我是在帮她。”

  “帮她?帮她就是要杀了她?你也说了她命不好,为何还要给她致命的一击。”

  “她活着太痛苦了,我是在救她!”子尹说,“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她本来就该死的,活下来成为了悲哀,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结束这一切,她狠不下心,那么我帮她。”

  悲哀......哀,果然对上了我们对陈姬七魄的猜测。

  “你不是知道吗?陈姬的身世,她只是国君的养女,她的亲生父亲被国君所杀,何其冤枉!她认杀父仇人做父亲这许多年,竟然已经割舍不下这份养育亲情,与其在生养之恩中纠结,不如死去,一了百了。”

  “你要把她献祭给什么人?”我看着他狰狞的样子,质问。

  “献祭?什么献祭......噢,我知道了!”他大笑,“果然,我留下那么个图腾,本来就是想要引你们注意,我知道,你们一定会研究那个图腾的意义的。其实,那根本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把他们都杀了......那个虐待儿媳的谒婆,那个残害山中生灵的猎户的儿子,那个懦弱窝囊的时胥,那个不守妇道的**人,还有言暨,那个败类......”

  “云婉呢?大司乐的女儿云婉,她又做错了什么?”

  我明知道他解释的这一切,是故意在扰乱我此刻的视线,却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往下问。我想,他豁出自己来认罪,或许是想要提供给我些什么线索吧。

  “云婉?”他想了想,“是大司乐的女儿啊,原来她叫云婉......”

  “你不知道她叫什么,那你为何要杀她?难道不是因为她快成婚了?”云婉和内史家公子的事情,相信他是知道的,我不认为他还能刻意隐瞒“献祭”的事情。

  “成婚?她即使要成婚,也与我无关。我只是看不惯大司乐,那个女孩,只是无辜受她母亲的牵连,谁让大司乐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我们的样子,她只有这一个女儿,那我就杀了她,我看看她能落魄成什么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