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阕2:涅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话 发疯的卫夫人

悬案九阕2:涅槃 妖塔塔 2115 2018.08.29 20:04

  卫氏的府上刚刚经历一场丧事,仅出生两日的幼子不幸夭折,乍一眼抬头看去,似乎每一处都在掩饰哀伤。寒歌年幼,不能发丧,只是在卫氏的府里小小布置了一点,毕竟是卫大人和卫夫人的嫡子,府里还是能感觉到嫡子之故的惨淡。

  “萧夫人,子尹大人。”卫大人素衣站在门口迎我们入内,“萧夫人能够前来探望我夫人,实在是,令我不胜感激。”

  “寒歌的事情,我已经听我夫君说起过了,听闻卫夫人受了很大打击,我想来看看她,顺便,多了解一些。”

  我向他说明来意。

  “萧夫人也认为,寒歌的死和此前发生在城里的凶案有关吗?”卫大人很是费解。

  “不一定,所以我才想要来确定一下,寒歌的死是不是真的和凶案毫无关系。”我跟着他一路走向卫夫人的居所,“我知道这件事对于你和卫夫人的打击都很大,令你们重提旧事的话,更像是在皆你们的伤疤。但寒歌已经故去,究竟是意外还是凶手有意设计,我相信卫大人也想要弄个清楚,不是吗?”

  卫大人很矛盾,他的迟疑已经充分说明了他的态度。“......寒歌死后,家中城里谣言四起,无不是在说寒歌的死和凶案有所联系。萧夫人,希望你能够理解,寒歌的夭折对于我和我夫人而言已经是极大的折磨,我们真的不想你仅仅因为听到这些谣言就认定这其中有所联系。你受国君的吩咐来查凶案,如果连你都认定这其中的关系,外面的人更不知道要如何说我卫家了。”

  “卫大人请放心,今日来,主要更是探望卫夫人。至于寒歌的死是否真的与先前命案有关,我自会定夺,绝不会令你们为难的。”在经历过荀进府上的两件命案之后,我渐渐也就理解这些士族把发生在府邸里的命案看得格外谨慎的原因,况且寒歌是卫大人的嫡子,身份特殊,一旦声张对卫家的声誉会造成更大的影响。

  “那便有劳萧夫人了。”

  他对于我们来探望卫夫人的事,还是很感激的。

  “......别动!别动我的儿子!!!走开,你们这些坏人,走开!!!”

  前面的院子里忽然传来喧哗声,卫大人一听到这声音,反应很强烈,顾不得我和子尹大人留在原地,他便向那院子里跑去。

  我看了看子尹大人,继而也加快了脚下的步伐,随着卫大人赶到了那院落的门口。

  一个女子,样貌狼狈。怀里抱着一个包袱,歇斯底里的向周围的下人怒骂着。

  “你们都走开!走开!!!不要动我的儿子,不要动我的儿子!”

  “这位,就是卫夫人。”子尹大人在我身边提醒了一句。

  我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位“暴走”的女子,正是我们来探望的卫夫人。

  “真儿,你怎么又犯病了!”卫大人上前,也被拒绝靠近,他只能远远看着卫夫人无奈气绝,“真儿,我们的儿子已经死了,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啊。难道你非要把自己逼疯了不可吗!”

  “不是的!不是的!!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没有死......”卫夫人把包袱抱在怀里,包袱里面鼓鼓的,好像那就是她的儿子一样,那么小心,那么温柔......“我的儿子才没有死,他好好的,他还在睡觉呢......”

  “看来这卫夫人是真的疯了。”子尹大人轻叹。

  “他不是我们的儿子,真儿,我们的儿子死了,他不在了!我们的儿子......”卫大人想要唤醒卫夫人回到现实的办法,就是坚决要让她相信,她的儿子寒歌已经死了。

  但这,反而刺激了卫夫人情绪波动更大,更加的歇斯底里。

  “没有!没有!!!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好好的,我的儿子他在这里呢......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在骗我!我知道,你们想要抢走他!我不会把他交给你们的,我不会把他交给你们的......你们这些坏人,你们都是坏人!你们要害他,你们要害死我的儿子......”

  她很紧张,拼了命的想要保护抱在怀里的“儿子”。

  “真儿......”卫大人则是又急又气。失去儿子,他已经很难过了,如今连妻子都疯了,他要如何面对。

  “卫大人,不如让我来试试。”我提起裙摆走下石阶,站在他身后询问道。“卫夫人的情绪太激动了,您也有些失控,这样下去非但安慰不了她,只会将她逼得更加极端。”

  “萧夫人,你有什么办法。”他问我。

  我看向卫夫人,看到她抱着怀里的东西,脸上才出现一丝丝的安慰和平和。我向卫大人点了头,然后一步步的朝着卫夫人走了过去。她见到我靠近,便立刻极为紧张,生怕我抢走她的“儿子”一样。

  我停下脚步,知道这里就是她心理的安全防线,再靠近就要刺激到她了。我故意笑着与她寒暄起来,“卫夫人,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萧夫人啊,我这才回来刚听说你已经生了,就赶来看看你和孩子。”

  “萧夫人?”她意识到我的语气和其他人不同,渐渐的,便收敛起了她保护“儿子”的时候竖起的“刺”。她像是努力在回忆,是不是真的认识一个萧夫人,但显然她的态度没有刚才那么尖锐了。“你是......萧夫人?”

  “是啊,你不记得我了?”我故意装作很惊讶,“卫夫人,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记得我了?以前,我们很要好的......你忘了吗?”

  “萧夫人......”她开始嘀嘀咕咕的回忆着。“你是,萧夫人......”

  “这就是寒歌了吧,快让我瞧瞧。”我说着,慢慢靠近她。她的第一反应仍然是防备,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拒绝我靠近她。

  我心里也很害怕......她怀里这个包裹中,不会真的是寒歌幼小的尸体吧。壮着胆子靠近,还不能让她看出来我心里的犹豫。

  “嘘。”她对我表示,“寒歌睡着了,你轻一点。”

  说着,她抱着包裹,身体倾向了我,然后,伸手揭开了蒙在包裹上的......

  呼......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是寒歌的尸体,原来,只是用一些小衣服塞起来的包裹......

  “怎么样?”她似乎已经相信了我,在她眼里,这就是她的儿子寒歌,她十分期待我的回答,是那么辛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