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阕2:涅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话 三魂七魄

悬案九阕2:涅槃 妖塔塔 2137 2018.09.21 20:29

  在全然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被人活活闷死。

  死的时候正在打坐,死亡多时也始终维持着打坐的姿势。

  前一夜,这虚云禅师才到的陈地,还是由子尹大人安排在此处落脚,可当夜居然就遇害了。知道他来的人不多,而这些人里能够掌握他住处,并且可以潜入进来,短短两个时辰之内便将他杀害的人......就更少了。

  若将这些人一部分一部分的整理清楚,想要找出与虚云禅师遇害这件事有关的人并不难。可我在看到虚云禅师的尸身之后,那个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就又浮了出来。

  那就是寒歌的死。

  寒歌也是闷死的,不过他年纪太小了,自然不可能看得出来反抗的痕迹。而且闷死寒歌的人证实是卫大人府上的婢人,这一点也毋庸置疑。寒歌、虚云禅师......

  凶手的献祭还未结束。

  三魂七魄。

  谒婆、庆吾、时胥、陈姬、阴夫人、言暨、云婉,此乃恶、爱、恨、哀、欲、怒、喜七魄。而寒歌和虚云禅师,寒歌将才出生两日,便遇害了,应是......生魂,而虚云禅师悟性之高自然称得上是觉魂,还差一个灵魂......

  最后一个了。如果想要抓住凶手,就要赶在他完成整个献祭之前,最后一个目标遇害之前,把他给揪出来!

  可是为何,七魄与三魂的死法不同?七魄归于肉身,三魂则存在于精神,莫非,这是凶手以不同手法选择杀害对象的原因?才说要和虚云禅师讨论一下,看看这三魂七魄和献祭之说是否能找到新的线索,可偏偏就让凶手抢先一步。

  如果,凶手一早就确定了虚云禅师是他要杀害的目标之一,莫非......这一系列的杀人行为,原本就不是巧合,或者偶然激发的行为,而是早就设计好的?等待目标一个个落入圈套?就像......寒歌的出生,虚云禅师的到来、

  灵魂......灵魂又可分为天魂和主魂,归天路......

  凶手选定的这最后一个目标,会是什么人呢?

  “怎么?想到什么了?”萧珏看着他们将尸体抬走,接过了帕子擦手,一抬头便瞧见我失魂落魄的站在这里,他便知道,我是想到了什么。

  “三魂。”我说,“凶手的杀戮还没有停下,这件案子,理应还有一个受害人。”

  “三魂?”萧珏轻叹着,倒是能够明白我所说的三魂。“虚云禅师乃是无上清明的出家人,通达透彻、能思善辩,是有大智慧之人,若是以觉魂而言,的确符合。”

  “寒歌,不是意外。”我现在明白了,卫夫人身为人母的直觉是对的,寒歌不是意外被害死的,寒歌的死是一场阴谋。

  “你觉得,寒歌是灵魂?”萧珏负手而立的样子,一如从前,皓月清明。

  “灵魂?你觉得寒歌是灵魂?”这一点,萧珏和我似乎有不同的看法了,我以为在凶手的认知里,将才出生的寒歌应当是生魂才对......来来往往走于人世间,却无所寄托。

  “若是生魂,只怕不尽然。灵魂......却是刚好。”萧珏说。

  灵魂......寒歌是灵魂?三魂与七魄不同,不能仅仅根据一个人在世时的品性所定,这到底是灵魂还是生魂,确实不好拿捏。如果是灵魂的话......也的确说得过去。

  “莫非,这三魂并非是本身?而是旁人对其的认知?”越来越复杂,凶手的心思着实难以揣摩,献祭......三魂七魄......眼看着凶手便要完成了他的献祭仪式,可是对我们而言,这个挑战正是水深火热。“看来,我得再去一趟卫大人的府上了。”

  “嗯,”萧珏点点头,“也好,我去检查尸体,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这里,就留给毓儿吧。”

  “爹,您叫我了吗?”毓儿听到萧珏念他的名字,立刻问道。

  ......

  “......出事之后,便一直将其关押在此。等候发落......不过因为少主突然故去,府里早已经乱成一团,大人也一直都没有明说要如何处置。”卫府的管事将我们带到关押那害死寒歌的婢人处。

  自从她失手闷死了寒歌,便被关在了此处的柴房之中,门上落着大锁,简陋不堪。

  寒歌过世以后,卫夫人紧接着又疯了,卫家的事一桩接着一桩,卫大人无暇顾及这害死寒歌的婢人,可以理解。我侧目看向卫大人,他眉头紧蹙十分揪心,眼下要他面对害死他儿子的凶手,显然尚未做好决心,很是压抑。

  门打开了,但柴房里却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隐约弥漫着一股......臭味。

  “怎么回事?”卫大人向管事的问道。

  “回大人,小的也不知道啊......”管事的懵了,回了话便探入柴房里查看,我担心有事,便紧跟着走了进去。

  怎料,那婢人歪倒在一旁了无生气,管事的上前去踢了踢她,“起来了!”

  没有动静。

  管事的加重了力度,又踢了下。不成想,竟将她踢到在地,仍然......一动不动。

  “你,你这是......”管事的尚且不明缘由,便要去拉扯。

  “等等!”我呵斥住他,提起裙摆走了过去。只见那婢人仰面朝上,面色灰青肿胀,双目翻白......我伸手探了探她鼻息,断气了?“她死了。”

  “这,这怎么会?!”管事的顿时脸色惨白。

  “怎么了?!”卫大人还站在柴房外面,听到了管事的动静慌忙问道。

  管事的很怕死人,远远的躲着,靠着墙根溜了出去,“大人,大人!死了......她死了!”

  这个害死了寒歌的“凶手”,竟然死在了柴房里。

  在卫大人处置她之前。

  未免,太巧合了吧。

  我仅仅扫了一眼,看到她手臂上露出的一截,已经青紫......便上前挽起她的袖子,小心拉开了她的衣襟,仔细的检查着。

  这些伤是......死之前遭受过虐待毒打?!

  而且,从伤势上判断,是不止一次,有些伤痕已经出现愈合的迹象,说明是较早的时候挨的打,她本身已经在好转康复。而在那之后又不止一次的挨打,前前后后就造成了这遍体鳞伤的样子......

  动用私刑?!

  她害死了卫大人和卫夫人的儿子寒歌,即使卫大人此前心系卫夫人,无暇顾及如何处置她,但这府里的人怕是恨极她,不断施暴虐待,屡次毒打泄愤,因而造成了她这一身的伤患。

  “这是......”卫大人听说她死了,才步入这柴房之中。“她是自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