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阙2之涅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话 水的不同

悬案九阙2之涅槃 妖塔塔 2206 2018.10.17 23:12

  萧珏的态度和我大致上是一样的。

  他听到毓儿的呼唤,先是抬头看了看我,从他眼神里看得出犹豫。对于红玉之前的提议,他和我一样存有私心的,我们都认为这是最快最简单的办法,但这对红玉来说太危险了,如果冒险一试,恐怕不能完全保证红玉的安全。

  萧珏同样沉默着。

  “你们......”毓儿恼怒,无法接受我和他父亲都是这样冷血的,明知道红玉去试探子尹大人会招致毒手,却还是不加阻拦。“爹,娘!”

  ......

  “看来,毓儿是很喜欢那红玉了。”我叹了口气,现在着实为难。

  “怎么,你不忍红玉冒险,是因为毓儿对她的好感?”萧珏明知道不是的,他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让我别太在意。“霍汐,你我都明白,子尹今日太过刻意表现出他的许多弱点,似乎是巴不得我们确认他和凶手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只差一个证据,把他和凶手之间彻底联系起来,红玉一旦试探,子尹必将动手,那就是他暴露的机会。”

  “是啊,子尹此前的九件命案可谓是天衣无缝了,他这一次,难道是冲着红玉来的?”我想不通,子尹突然暴露他自己是为了什么,似乎他一直都在针对红玉,莫非这最后的一魂,他想要的是红玉的命?“如果让红玉试探,必将引出凶手。可是这样对红玉来说很危险,我们既然要让红玉去引出凶手,就不可能处处保护,要不然惊着了凶手所有的计划都前功尽弃。红玉一旦离开我们的视线,她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不好说,到底该怎么办了。

  今日,当红玉提出要用她自己当做诱饵,去引子尹露出破绽的时候,毓儿的反应太过明显了,我和萧珏是他的亲生父母,怎会一点都感觉不出来毓儿对红玉的心思呢。我不否认在红玉这件事的考量上夹杂了我对毓儿的疼爱,我知道失去挚爱的那种感觉,断不能让我的儿子再体会一次。

  “毓儿的性子,像极了你,我只怕如果红玉出了什么事,毓儿他......”萧珏也是同样的顾虑,事关毓儿我们不可能完全做到一视同仁。

  此前国君夫人还想要促成毓儿和陈姬的姻缘,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陈姬遇害,毓儿反倒与陈姬生前身边的小宫人红玉愈发亲近了。红玉可以豁出性命救我,她的心思单纯,重情重义确实不错,可偏偏也是因为她为了救我,才和刺客之间有了联系,竟然......

  “话说回来,你不觉得这案子还有许多地方都没解释清楚吗。”我说,“出了这么多人命,凶手一个人即便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做到这般细致吧。”

  我们从前经手的案子也不少,可唯独这一次,偏偏就觉得......好像凶手愈发神通广大了,竟然在一连串的杀人案之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我是在想,凶手杀人放血,到底是在哪里完成的。”萧珏说出了他的疑惑,“在什么的条件下,能够做到把人的血放干呢。仅仅那样一个刀口,的确能够杀死死者,但是如何在杀死死者的过程中,同时放血,这太奇怪了。霍汐,你可见过类似的案子?”

  类似的案子?看来他是想问我,以我所见,未来是否有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做到杀人放血。“如果是在我曾经生活的那个时候,确有一些机器可以辅助吧,甚至是抽血,但是这些在现在是不可能做到的。这些案子里,七个死者都是被凶手几乎将血液放干,如果要我说,我是凶手的话,我会把他们放在一个温水池里......”

  “温水池?”

  “没错,可以用一些药,让他们昏睡过去,然后放在一个温度稍微高一些的温水池里,割破他们的脖颈侧边的动脉,这样,温水便不会让伤口凝固,血液也可以一直流出,很多割腕自杀的人都是这么做的。只是,如果是放干血的话,这个地方恐怕也需要一些辅助的设备才行。”我突然想到,“如果用药呢?用药放在温水里,或者服下,会不会加速血液的流动?这样,可能就有......”

  “用药?”

  看来我的话,真的给了他一个思路。

  我静静等着,我相信他一定想到了什么,凶手杀人放血的方法。

  “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萧珏回过神来说道。

  看他的样子,我大胆猜测了一下,“难道......你是指凶手在杀人放血之后,给他们穿着红衣的事情?”

  “没错。”萧珏一副“就知道你能明白”的样子,“我们之前都被凶手留在杀人现场的献祭符号吸引,所以,理所当然的以为红衣也是他献祭仪式的组成。但如果不是呢,如果这红衣,只是凶手用来掩饰他杀人放血的手法,那么,我们自然会忽略,在凶手给他们穿上红衣的目的。”

  “因为温水?”我明白了,“凶手要杀人放血,他所能想到的办法是我刚才所说的温水辅助血液流动,可是如果死者被发现的时候,衣服因为浸水褶皱,甚至是染了血,我们就会从一开始确定凶手是在温水里将他们放血的。”

  “温水!一定是水有问题!”萧珏接着说,“之前七件命案的死者,都被换成了不合身份的红衣,是因为凶手即使在杀人放血之前,把死者的衣服退下,等到杀人放血之后,再为死者穿上,原本的衣裳都是合体的,那么穿起来就费劲许多。而这红衣宽松就省力了。死者被凶手从满是血水的地方捞出,难保身上不沾染血迹,穿着红衣,就可以掩饰水渍等意外的破绽。凶手不想让我们发现的,其实是水!他在杀人放血时,将死者浸泡的温水,这个水一定与其他的水不一样,只要我们找到这水之间的区别,就有可能找到死者遇害的地方。”

  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只是可惜,如果是在我生活的那个地方,就算是衣服被换掉了,难以找出线索,也可以通过对死者身上留下的一些物质进行检测,想要找出这水到底不同于何处,就容易多了。”

  “检测?”萧珏回过头细想,“死者的衣服被换掉了,这红衣粗糙,未必能够找到什么线索,但是......头发,死者遇害的时候,如果全身被浸在温水之中,他的头发一定也浸泡在水里过,凶手杀人放血后换了他们的衣裳,不见得能够考虑到,留在他们头发里的线索。所以头发里,可能还残存着一些我们之前遗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