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推理侦探 悬案九阕2:涅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话 同情不能成为脱罪的理由

悬案九阕2:涅槃 妖塔塔 2151 2018.10.22 23:23

  一个女人最可悲的,不是爱错了人,而是她根本不懂得去爱一个人,就莫名地已经被各种欲望所蒙蔽了心。不曾见过最美的风景,不曾体验过最炽烈的情感,没有爱的欲望才是可悲的。说的就是国君夫人这种人。

  其实早在我对子尹偏执得一己承担下所有的罪名开始,就对他身后的人有所怀疑。

  而这个人可能是国君夫人的几率太大了。

  萧珏向我证实,遇害的死者头发里,藏着紫荆的花瓣,我便已经确信,这接连发生的命案和国君夫人脱不了关系。我第一次去到国君夫人的寝宫时,就留意过那飘落的花瓣,听宫人说,因为国君夫人独好紫荆,所以这宫里的紫荆都移栽到了国君夫人的寝宫里,也只有这里,盛放紫荆。

  本是蕴含着美好寓意的紫荆,却见证了一场又一场的杀戮。

  她派人来请我,说是我破获了子尹的案子,要赏赐于我,迫不及待的在完全没有得到论证之前,就已经想要庆贺元姬的案子沉冤昭雪,未免和此前元姬头七截然相反。我知道,他们最后的目标是我,子尹已经暴露了,他自然杀不了我,所以就借着他半推半就的投案自首,让国君夫人在筵席后动手。进宫之时,我就已经安排了毓儿去找国君,为免引起怀疑,让原本就是宫人的红玉,带着毓儿去拜见国君,把事情告之,在筵席后将国君领来,才有了国君夫人被迫伏法的那一幕......

  “萧夫人,您是何时开始怀疑国君夫人的呢?”红玉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连她怀疑国君的事情都是国君夫人一手策划,她直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为何会是国君夫人。

  “她曾经当着我的面,说错了一些话。”我说,“那时,她像是急着撇清一样,说她对于国君和元姬之间的关系并不清楚。”

  “这怎么了?”毓儿也愈发奇怪,“就是因为这样?可是,国君当年铸成大错,如果真是为了赎罪才把元姬带回去,可是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元姬的身世啊,国君夫人只是知道元姬是国君所收养的女儿,有什么不对?”

  这孩子,还是单纯。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做妻子的,不知道自己丈夫所想要隐藏的秘密。”我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瞧了瞧萧珏,接着说,“何况,元姬的生母原就是国君夫人最介意的人,她与国君夫妻多年,不可能全然无查。以国君对元姬的宠爱而言,她必定比任何人都好奇,元姬到底是谁,是国君从何处收养的女孩,女人的直觉往往敏感到接近事实的真相,更何况还是一个身为人妻子的女人的直觉,她若是大大方方表示出她对于元姬身份的猜测,我反倒不会怀疑她了,可正是她把自己撇得太干净,而引起了我的怀疑。”

  她刻意隐瞒自己的疑惑和猜测,无非是因为心虚。

  而后来,当云婉的事情发生以后,看似所有的凶杀案都结束了,凶手已经完成了他的杀戮,国君夫人迫不及待的想要阻止我继续追查下去,一开始,是试图用她的软弱打动我,然后,她的情绪几次起伏明显,接着,她想要说服我。而这,都是她试图掩盖真相的手段而已。

  “萧夫人在吗?”宫里来人,奉国君的旨意接我入宫,回禀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

  ......

  许多年前,子尹暗恋后来的国君夫人,只可惜在一场战事之后,国君夫人的生父战死沙场,她被迫联姻与陈国国君,成了国君夫人。可是,国君也只是暂迷她的美貌而已,很快就对她失去了兴趣,转而宠幸起别的女子来。子尹在一段流亡之后,来到了陈地,原是想要打听她的下落,却也因此在机缘巧合之下与她重逢。

  昔日心目中暗恋的女子,如今成了一国国君的夫人,却丝毫不见她有任何开心,国君夫人请人将子尹引荐给了国君,国君只是毫不在意的许了一个子尹的位置给他。也是这样的身份,让子尹有机会留在宫里,长长久久的守着他心里的那个女子。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国君夫人病了,即使子尹守候在她身边,可是她眼里那个本应与她琴瑟和鸣的夫君却夜夜笙歌,她的情况恶化的更加严重了。她感激子尹为她所做的一切,就让身边的宫人嬷嬷去给子尹寻一门亲事。

  子尹毕竟出身卑微,配不上名门闺秀。最后找到了一个符合国君夫人所开出条件的女子,这个女子年近三十,虽说嫁过人,不过丈夫几年前战死了。温良恭俭让处处得体,是在荀氏府上做事的,国君夫人自作主张替子尹操办了婚事,那女子就成了子尹的夫人。

  而她,正是元姬生父昔日麾下战将的遗孀。

  国君夫人病得愈发严重,子尹夫人终于得到传召,进宫拜见。却也因此遇到了伺候在国君夫人身边的元姬,她将所怀疑之事告诉了国君夫人,元姬可能就是当年所丢的那个孩子。国君夫人气急败坏的让子尹调查,子尹一气之下还动手打了自己的妻子。国君夫人看到元姬的脸,愈发生气,似乎元姬再也不是从前守在她身边事无巨细照料的元姬,而是那个女人,那个直至此时仍然让国君放不下的女人。她想要杀了元姬,被子尹阻止。而此时,国君宠爱年轻美貌的女子,后宫并未因为一位国君夫人的病重而有丝毫变化,国君也曾因为她的美貌而万般宠爱,可如今,她有了些年纪,加上重病在身,样貌不复从前,竟招惹国君厌恶,他嫌弃她老去的模样,使国君夫人深受打击,她求子尹帮她......恢复她的美貌,竟成了所有不幸的开始......

  她或许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爱那个男人,只是因为他的厌恶,因为他的嫌弃,让她想要报复,她失去了美貌,便想要用最极端的方法,不惜一切代价换回自己的美貌,和自己的时间。她从一开始就错了,但我,还是有些同情她的,只是单纯作为女人的角度,我同情她被欲望所蒙蔽双眼,我同情她在失去丈夫的宠爱后不择手段的卑微,可这并不能成为为她脱罪的理由。

  我们每个人,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都不该以此为借口转而加害别人。那不是救赎,那就是犯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