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先思退路

明血 老茅 2997 2009.06.24 09:51

    满清入关三百年,可以说是中华民族最黑暗的时期,为了维持满人的统治,历代满清皇帝都不遗余力的钳制汉人文化,大兴*,烧毁各种科技箸作,禁锢火器使用……使中华文明生生倒退数百年,偏偏这样的皇帝几乎个个都落得个勤政的美名,这样的勤政实在是中华文明的不幸,以致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华文明依然落后于西方文明。

  王福在学校时也算一个愤青,读到这段历史时常慨叹不已,恨不得早生三百年,挽救整个民族的气运,可是要让他当真面对满清的屠刀,王福还真没有勇气,这也是现代人的通病,永远是说的多,做的少。

  “怎么办?”王福脑中转着各种念头,据他所知,弘光朝非常短暂,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弘光帝也落入满清手中,最后不知是凌迟还是直接一刀砍了,若是一刀砍了还好,若是凌迟,王福打了一个冷颤。

  “天啊,我是王福,不是福王,你让我穿回去吧。”王福心中哀叹不已,面上一片悲戚。

  “皇上,皇上。”田成看出皇帝的神色不对劲,心想莫非皇上还记恨钱谦益,钱谦益是东林党领袖,今年三月,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四月份消息传出后,对于大江南北的大明诸臣无疑晴天霹雳,当时作为陪都的南京地位一下子重要起来,接替北京成为残明中枢。

  国不可一日无君,只是立谁为君,当初却很有一番争执,福王作为万历的嫡亲子,又离南京最近,年龄也最长,无论从血统还是各方面的条件都应该顺理成章的接替皇位,只是东林党人生怕福王为帝后,会掀起当初老福王的立嗣之争,对东林党人不利,推出潞王和福王争夺帝位,史可法,钱谦益等人更是列出福王七不立的理由,将还未登基的福王骂了个狗血喷头。

  后来东林党人最终失败,钱谦益这位东林党大佬见形式不对头,马上向福王靠扰,成功取得礼部尚书的高位,但皇帝要说心里没有芥蒂,恐怕不太可能。

  田成的呼唤将王福从自冤自哎中拉了回来,有点茫然的问道:“什么事?”

  “皇上,钱阁老求见。”田成重新禀道,心中总觉得古怪,今天皇帝明显象丢魂失魄一般,莫非是对昨晚的那对母女不满意,可是也不对,刚刚才赏赐了她们出去,又看了看皇帝的额头,坏了,不会是皇上的脑袋被撞坏了吧。

  “不见,朕什么人也不见。”王福虽然不是如田成猜测的那样,在拥立之事上对钱谦益记仇,只是王福对钱谦益这样首尾两端之人毫无好感,此时哪有心思见他。

  “是,奴婢遵旨。”

  “田公公,怎么样,皇上可是要召见本官?”看到田成出来,钱谦益连忙一脸喜色的迎了上去。

  田成摇了摇头,道:“钱大人,十分抱歉,皇上今天谁也不见。”

  听到皇帝不见他,钱谦益一脸失望,他自知在拥立之事上先前站错了队,所以这些天加倍补救,身为阁臣,毫无自己的主张,事事依附皇帝之意,而且经常入宫问安,想修复与皇帝的关系,若弘光是一个勤勉的皇帝,钱谦益这番做作说不定会取得很好的效果,偏偏弘光一登基就只顾吃喝玩乐,将政事尽托付给首辅马士英,钱谦益等于俏媚眼抛给了瞎子,对于这个频频打扰自己玩乐的老头子,弘光反而更加讨厌。

  “田公公,皇上可是还没有起身?”钱谦益试探着问道。

  田成脸一沉:“钱阁老,皇上早已起身了,只是皇上不愿见你,咱家也无可奈何。”

  田成是福王府的老人,当初洛阳被李自成大军攻破前,老福王由于身体太过肥胖无法翻墙,结果落到闯贼手中,据说被做成福禄羹让闯贼众人分食,而他与数名侍卫护送福王世子逃了出来,一路吃尽苦头才到达江淮,如今福王成为皇帝,他们这些福王府的旧人也跟着水涨船高,只是皇帝登基不到一月,马上沉迷于酒色之中,而且为了赏赐有策立之功的江北四镇,新朝甫一建立,各地差役就开始对江南敲骨吸髓,加派各种皇粮,这引起许多百姓的不满,加上东林党人不甘心失败,在百姓中推波助澜,让皇帝的名声一下子变得极差,大家不敢明着说皇帝的不是,只是将矛头对准首辅马士英以及福王府的那些旧人,都道皇帝身边尽是奸佞小人,所以田成这些人对于有损害于皇帝名声之事非常敏感,眼下已近巳时,若说皇帝还没有起身,岂不是说皇帝懒床。

  钱谦益也意识到自己问的不妥,只是他身为阁臣之尊,也不好拉下脸皮向田成道歉,只得讪讪的道:“是本官鲁莽了,田公公,麻烦你再向皇上通报一声,就说本官有天大的好消息要向皇上禀报。”

  田成听得心中一动:“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君父死难,流贼百万大军随时可能南下,偏偏内皇帝只顾吃喝玩乐,将政事尽付大臣,外江北四镇仗着策立之功,尽成骄兵捍将,只知向朝庭索要财物,荼毒地方,眼下的小朝庭实在太需要好消息了。

  钱谦益迟疑了一下,他接到消息后马上飞快入宫,本来是想先行一步讨得皇帝欢心,只是没想到他身为阁臣连皇帝的面也见不到,只得道:“本官接到消息,四月闯逆离开北京率众在一片石与平西伯吴三桂交战,平西伯借助清人之力,将闯逆打得大败,闯逆所率精锐全失,如今闯逆已离开北京,向北逃窜,如此江南无忧矣。”

  好消息,对于江南绝大多数人来讲,李自成在吴三桂和清人的联合下败北,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大顺军攻破北京后,天下人心都以为天命在顺,各地官吏争先恐后向大顺朝投诚,大顺军就象是滚雪球一样愈滚愈大,过一天,大顺朝的实力便强一分,面对大顺朝的百万大军,这个刚立的南明小朝庭就象铁锤下的一枚鸡蛋,哪天铁锤落下,哪天就是壳破蛋流。

  如今大顺军被吴三桂和清军击败,就象是大雪球撞到了岩石上,不但原先的大雪球遭到削弱,而且再也滚不动了,天下臣民必然要观望一段时间,弘光朝这个小朝庭也不再是铁锤下的鸡蛋,而是已破壳而出,暂时脱离了险地。

  “钱阁老,你稍等,咱家马上就向皇上汇报。”田成听得也是兴奋起来,对于流贼,田成有切齿之恨,当初若不是逃得快,他和皇帝都要落入流贼手中,说不定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他相信皇帝听到此事肯定也会极为高兴。

  王福在卧房中来回踱步,脸上神情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又惊慌无比,自从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后,王福就觉得自己象是掉进陷井中的困兽,他一会儿觉得上天既然让他来到这个地方,给了他一个重新改变神州大地沉沦三百年的机会,而且给了他一个皇帝的身份,他就应该担负起责任,阻止这场以野蛮征服文明的浩劫,一会儿又觉得这是上天开的玩笑,以他手中的实力,妄想阻止历史的进程,只会白白陪上性命。

  “逃。”王福心中陡然升起一个念头,作为一个现代人,明知必死还要留下来,那是傻子行为,王福心中自私的念头还是占了上风,至于逃到哪里去,在大陆肯定是不安全,眼下只有到南洋,只要手中有几万军队,到了南洋依然不失为王侯生活,如果南洋也不安全,那么澳大利亚,北美也可以……

  “皇上,皇上,好消息,好消息。”田成大步走了进来,将王福的思绪打断。

  想好退路,王福已不象开始时慌乱,听到田成说有好消息,不由问道:“什么好消息?”

  “闯逆败了,败了。”田成气喘息息的道,将刚才从钱谦益处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一片石?”王福喃喃自语,这个消息对王福来讲是喜忧参半,忧的是李自成果然还是如预料中的惨败,喜的是既然李自成大败的消息现在才传来,那么他应当刚登基不久,离清兵南下攻占南京的日子差不多还有一年。

  “现在是什么日子?”

  “回皇上,现在是弘光元年六月初四。”见皇帝没有如预料中兴奋,反而问起日子来,田成不由一愣。不过,还是如实的回道。

  “六月初四。”王福听得精神一振,或许事情并不如自己预料的那么糟糕,只要自己历经图治,说不定这个南明朝庭还有转机,至少不会短短一年就亡于满清之手。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对了,朕要批折子,你把所有的折子都拿过来吧。”

  皇帝要批奏折?田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是,奴婢遵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