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求将(一)

明血 老茅 2167 2009.06.29 07:56

    张拱日坐着轿子来到校场时,第一通鼓声已经停了,第二通鼓马上又开始响了起来,整个校场才来了千把人,稀稀拉拉的分布在四周,互相窃窃私语,都搞不清营中为什么会在大热天的中午击鼓。

  一名面色无须的中年人慌慌张张的登上了校场将台,见到张拱日,眼睛顿时一亮,连忙问道:“侯爷,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击鼓?”

  这名中年人是韩赞周,他是原南京的守备太监,他与卢九德一样,在福王登基时立有大功,福王登基后他被任命为京营六万禁军监军,鼓声响时,他刚好在校场附近,因此赶来的比其他将领还要早。

  张拱日连忙低声道:“监军大人,皇上来了。”

  “皇上。”韩赞周吃了一惊,顺着张拱日的目光望去,他自然认识皇帝,见到皇帝当真在此,顾不得惊讶,连忙跑到王福身边,纳头便拜:“奴婢参见皇上。”

  韩赞周认识皇帝,王福可不认识他,不过,来之前王福已经作过一点准备,知道京营监军太监名叫韩赞周,只是王福生怕认错,只得点了点头,含糊的道:“爱卿免礼。”

  二通鼓响之后,校场上人数渐渐多起来,将台上也有许多都司,游击将军等陆续来到,听到此番是皇帝亲自前来检阅三军,无不目瞪口呆,连忙拜见皇帝。

  “咚、咚、咚。”最后三通鼓响停了下来,校场上黑压压的站满了士兵,这么多士兵站在一起,按理来说校场上应当发出一股萧杀之气,只是许多士兵都站的歪歪斜斜,由于赶得太急,一部分士兵连兵器也没有带,就象是一群绵羊,数量虽多,也毫无半点危险。

  王福看着一众将官,脸上现出讥诮之色:“各位带的好兵啊。”

  所有军官都低着头,今日算是把脸丢尽了,只是皇帝亲自下来查验,他们就是想象往常一样赂贿也不行,只能盼着皇帝法不责众熬过去。

  “张爱卿,让他们操练一下,给朕看看。”

  “是。”张拱日苦着脸,就这么站着都如此,操练起来还不知要出多少丑,只是容不得他推迟,咬着牙将命令传下去,刚停下的鼓声又响了起来,不过,鼓声已不象刚才聚军时敲得那么急促,而是变得短而雄壮。

  鼓声一响,一些士兵茫然的站在原地,一些士兵左右不分,转向时相关撞在一起,整个校场混乱一片,只有东北角一队人马一板一眼的演练起来,数百人动作整齐划一,在整个混乱的校场特别显眼。

  王福不由向张拱日问道:“那队人马是谁所领?”

  张拱日平时根本不关心士兵操练,哪知道是谁领的人马,只得老实的道:“皇上恕罪,臣也不知是何人,臣马上派人就去问。”

  王福听得连自己是不是应该生气都不知道,无奈的摆了摆手:“你去吧。”

  张拱日正要下去,韩赞周出突意料的道:“皇上,奴婢知道此队人马,他们仍是守备将军杨林部下。”

  “杨林,快传他上来。”

  此时操练已经没必要进行下去了,鼓声也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一名二十多岁,浓眉大眼的青年走上台来,在侍卫的指引来,来到王福身边跪了下来:“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福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青年,杨林全身甲胄,双手粗壮有力,虎背熊腰,即使是跪在地上,依然让人感觉到他身上让人凛然生威的军人气质。

  “起来吧。”

  “谢皇上。”杨林起身后,垂手恭敬的站在一旁,这一起身,更是看出杨林身体高大,

  “杨爱卿练兵有功,朕重重有赏,擢升杨林为游击将军,赏白银百两,上好景缎十匹,望爱卿再接再厉,为我大明练得精兵。”

  从守备到游击将军,虽然只有一步之遥,许多军官却一辈子跨不过这个坎,此时台上的军官都是游击将军以上,听到皇帝的旨意,一个个都用混杂着羡慕和妒忌的目光看着杨林,这个杨林本来就不合群,军中自然也没有太多的朋友,没想到却是走了狗屎运,凭着一次操演就升为游击,这么年轻的游击将军,既使是在京营也算少见。

  “卑职谢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杨林也是大喜,作为一个武将,谁不想职位更高,带领更多的人马,若是按照正常的升迁,以杨林的独立特行,又不会贿赂上司,恐怕一辈子就是守备到头了。

  直到重新平身,杨林还是晕晕呼呼的,他先前对于今天的突然操演也是摸不着头脑,只是凭着平时的练习让部下在操演中练了出来,没想到竟然是皇帝亲自来观操,他还一下子就升了一级。

  “诸位,我大明立国近三百来,从末有过今日之困境,先皇遇难,朝庭新立,外有清虏、流寇虎视眈眈,内则文括武嬉,若是再继续下去,亡国之日无几,难道你们都想做那亡国之臣?”

  皇帝的这番话可谓极重,台上所有人都跪了下来:“臣等有罪,请皇上责罚。”

  “朕这次也不责罚你们了,朕会在三月之后再次观操,若是京营仍然如此,朕还不如将六万军营全部解散,省得尽养一群废物。”说完,王福带着自己的侍卫扬长而去,只剩下一群人在台上面面相觑。

  半响,隆平侯张拱日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接着韩赞周等人也纷纷起身,所有人脸上一片沮丧之色,连杨林也受此感染,末显出丝毫高兴之色。

  “侯爷,已有士兵晕倒了,是否要停止操演。”一名参将询问道。

  看着校场上歪歪斜斜的士兵,张拱日心中一股邪火冒了出来:“停止什么,继续操演,一个时辰再停止。”

  望着头上毒辣的太阳,那名参将暗暗叫苦,让士兵操演他没意见,关键是台上也没有多少遮蔽的地方,他们可受不了这等苦处:“侯爷,这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

  “死了拖下去埋了便是,本侯也不需要废物,杨林。”

  “末将在。”

  “就由你来监督,凡是有偷懒者,一律拖出来杖责二十大板。”

  “是,末将遵令。”杨林大踏步的站了出来,一众将军顿时叫苦,要这个愣头青来监督,岂不是他们也只能站在校场上挨晒。

  ………………

  推荐快一百比一,老茅写得没这么差吧,今日三更,求推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