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生机靠自己创造

穿越之富贵小锦鲤 晶宝去旅行 2321 2019.05.16 23:35

  打铁花的表演,谢抒饶只在电视里看过,虽不怎么好奇,但她总觉得留下来会很精彩,况且才认识了个新朋友,还得多了解了解。

  “表哥,我虽未见过铁花,但甚是好奇打铁花是什么?”

  谢抒饶一脸天真的询问连子渝,眼睛却看向谢抒显,这种人多的情况,对于他们的关系,他虽会做的面上好看,但不代表他会同意她提出的想法。

  这点她十分清楚,她刚已经同意要走,只是好奇一下打铁花是什么,不为过吧!

  “就是从豫国传来的烟花表演,乐器相伴,十几盘化铁炉火光冲天,被击打的铁花纷飞,可迸出几丈高冲向空中多多绽放,场面蔚为壮观。”

  “听表哥这样说来,确实有趣,但这铁花表演一定十分的热,赤膊上阵方能安全,若有贵客不慎入内,定会受伤,表哥还是要多加注意。”

  “表妹提醒的是!”

  “妹妹不是没见过打铁花吗,何以知道如此详细?”谢抒显勾起嘴角,眼神斜睨右下方,她一看到这种表情,立刻就反应过来,她定是说错了什么。

  “我是个失忆之人,记住的事不多,都得看哥哥是否能成全妹妹,如若妹妹以前见过这打铁花的情景,还能就此回忆回忆,不至于跟着哥哥还闹喊错人的笑话!”

  “那妹妹列了菜单,我先派人送了去。”

  “好的三哥,表哥,待会儿我与三哥回来,还望表哥备上普洱,供膳后使用。”谢抒饶一听他同意了,便立刻稳固此事。

  连子渝听得出谢抒饶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赶着谢三哥上架,不能拒绝罢了,于是便附和道:“妹妹放心,家父与我定在此等谢三哥回来叙旧。”

  “清芷可否与我一同前往,今日与她一见如故,现下正是不舍分离之时。”

  “抒饶妹妹,我怎能一同去打扰呢?清芷在此等你回来。”张清芷不是不识趣之人,听谢抒饶的邀请,再看看那谢家三公子一脸冰冷,就知这热闹凑不得。

  “好的,姐姐可要等我,我去去就回,走吧三哥哥。”这张清芷什么都好,就是太明事理,竟不愿陪她一起去。

  “现下还早,你在此坐一坐,把菜谱列出来,等会儿无名来喊你。”

  “好的,三哥。”

  那边机灵的下人已将纸笔备好,放在桌上。她注意到连子渝路过张颖儿时,面色一沉,再无以前的怜香惜玉之色。

  “清芷,我不喜写字,可否我说你写?”

  “抓蛇可以,写字不要找我,我做不来。”

  谢抒饶一愣,后来想起她一直流落在外,是这几月才被张岩一寻了回来,估计跟她差不多,鸡爬过的字。

  “好吧,我自己写。”谢抒饶认命一般开始写菜谱,正是七月,估计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便随便列了个自己想吃的菜干煸藕丝,再让他们熬了番茄作为搭配,再随意炒几个时令菜,熬了个粥两人吃也够了。

  “你这字也不似其他千金小姐,说不上来的感觉。”

  “你就老实说,不就如鸡爬过一般嘛,我撑得住!”

  “我竟还没想到如此生动。”

  “你写出来,跟我也不出一二,何苦相爱相杀。”

  张清芷白了她一眼,默认了她的说法,今日来参加这个开业,也是应了父亲的说法,来见见这连家公子。她家的姐姐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所以她不敢有过多的想法,只是来见见世面,应付一下父亲。

  只是没想到,今日最惊喜便是能认识眼前这女子,从她说她的名字很美,她的母亲对她的期望开始,她就知道这个名为谢抒饶的人,会成为她一生挚友。

  有时候一段友谊就是如此容易建立,一个眼神一句话或者是一个动作,就能立刻让你感受到,这个人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按你这字看来,我比你还是好了些。”

  “你习过字?”

  “自然,我母亲虽流落红尘,确实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我自幼就扮了男儿身在学堂学课。”

  “是是是,我这是鸡扒的字,姐姐那是凤凰扒的。”

  张清芷见她贫嘴,不多搭理,只专注的看她写字。

  “这季节吃如此油腻之物,只怕容易上火。”

  “没事儿,我三哥素来阴冷,偶尔上火还可调剂一下。”

  “谬论!我见你三哥,确实如坠冰窖。”

  “还好。”这张清芷毕竟是外人,她还有所提防,若说多了传到谢抒显耳朵里,她必是惹得一身麻烦,还是小心为妙。

  “兄妹之间,大抵都是如此吧。”

  “你回张府之前,都在哪里?”

  “母亲生下我,幸得农家所救。她便跟了那家的儿子,后来不知怎的那家儿子早逝,母亲与我被赶了出来,一路颠沛流离回了母亲老家,才算安稳下来。”

  “我失忆了,所以不清楚以前过往,但失忆后一直生活在村庄里,后来哥哥寻我,才跟他来了贞定城。”

  见张清芷沉默不语,谢抒饶继续说道:“你与你那姐姐,可有结怨?”

  “自我到张家,其他不说,我初到张府不懂规矩。确实需要调教,但之后,我也认真学了规矩从不主动招惹谁。只是井水安于一角,总有河水来犯。

  “我明白了。”

  张清芷一再的表示,他父亲张岩一有意让她接触连子渝,定是看张颖儿因苏木事件再不受待见,只得放弃她,另选它路。

  只是他为人父却不甚了解自己的女儿,这样一个生在农家的女子,还能如此聪明有眼力,又怎会仍他摆布呢

  谢抒饶正在思考之时,突然感觉背后一阵熟悉的寒气,她一回头就看到无名在等她。

  “刚有蛇,你怎不救我。”

  “骗子!”

  “无名,若真有蛇,你救不救我?”

  “不救!”

  满脸黑线的谢抒饶把菜谱给了无名,转头跟张清芷介绍他,“此人来无影去无踪,人送外号无影人,名为无名。小姐姐,了解一下。”

  还未等张清芷看清无名,他已经飞走了,谢抒饶只得尴尬一笑,重复刚刚地话:“来无影去无踪,哈哈哈。”

  “确实无名无影。”

  “清芷小姐姐,如若今日我没回来,以后可否找机会来谢家找我?”

  “这......”

  “我知你为难,但今日我留你一信物,你大可与你父亲说,要经常与谢家二小姐多来往,看是否有机会接近谢家三公子。”

  “这又是为何?”虽说这谢抒显的身份比连子渝高上许多,但她极有自知之明,接近连子渝已是困难重重,自己又怎会有能力去肖想谢抒显。

  “我在谢家同你一样,举步维艰,如今与你相遇,无非也是想多个朋友多点关照而已。”

  谢抒饶一说完此话,立刻觉得自己忽然又开始下一盘决定不了解决的棋。这张家二小姐平日里也是自身难保,自顾不暇,又怎会有机会帮到她。

  但是她不愿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即使渺茫也要尝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