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饲养全人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拯救虫猿部落

饲养全人类 三百斤的微笑 2257 2019.05.05 16:46

  第二天一大早。

  许纸爬起床,看向了院子外,那一百亩的沙盘里,微型山川河流,大地绿意青葱。

  其他人哪怕来到院子里做客,他们也不会看到后面果园里的这片神奇微型大地,虫巢是擅长精神力操控的,自然也能干涉人的精神,会形成一种“精神能量罩”,干涉其他的生物、植物、细菌,禁止进入沙盘中,造成两边土地的绝对隔离。

  几天过去,许纸似乎不那么萎靡了。

  化疗脱落的头发竟然渐渐滋生回来,死白皮肤也变得健康起来。

  镜子里,青年俊朗挺拔,五官面孔立体,肌肉也变得棱角分明。

  “停止了化疗大半个月,副作用终于恢复了,身材也恢复原来的样子,体型、面孔甚至还更加完美了一些....这是死亡的大量虫族,渐渐带给我身体的反哺。”

  镜子前,他默默感应着一切。

  在沙盘里放牧虫族,死亡后,它们的生命灵魂能量能给许纸反哺,越高级的生命族群,灵魂就越强大,效果就越强大。

  眼前这种状态,是因为几天前,“暗武纪”第一次物种大灭绝、“光武纪”第二次物种大灭绝。

  两次物种大灭绝,虽然是最低等的原始生物,但死亡的数量太多了,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直到昨晚,才彻底被他吸纳。

  “最关键的是,头发长出来了!”

  “现在化疗的副作用解决了,还改善了一下糟糕的身体,可身体无论多么健康,却无法杀死癌细胞,甚至身体越健康,癌细胞越强大....”

  他终究心情变得非常好的。

  离开了院子里的沙盘,骑着自行车,到远处的镇子里又吃过了早餐。

  他难得的在村里逛了一圈,打算炫耀自己新长出来的浓密乌黑秀发,看谁还敢看着他的脑袋,露出一脸悲伤的表情。

  土路两侧是田地,道路偶尔也有一些牛屎,满是怀念的乡村味道。

  许纸忽然被旁边的一位挎着菜篮子的黝黑矮胖大婶叫住了:喲,这不是小纸吗?陈熙丫头说你回来了,我开始还不信...那个,听说你得病了,是癌症?

  “对。”许纸点点头。

  “唉,那样可不行。”大婶连忙又激动说:“你得了绝症,咱老许家没有后代,怎么办?我闺女其实挺不错的,你看这个...”

  ????

  知道我有了绝症后,直接就介绍女儿给我当对象。

  呵呵。

  怕不是知道自己在城里赚了点钱,家里又有父母留下的一大片果园,想等自己死后,继承遗产?

  头发长出来了,但不代表我变弱了啊。

  许纸刚刚打算拒绝。

  “喂,别理她!”

  旁边的圆脸小丫头陈熙,就带着几个大婶冲了出来,风风火火的,

  “我听我妈说,猪婆你缠住了许纸,我就知道猪婆要嫁姑娘!你家姑娘丑得要命,脾气爆,打老公,老公都被她打跑了,还想让许纸哥接盘啊?”

  “又是你这个臭丫头,看我不教训教训....”叫猪婆的矮胖大婶很生气,却看着周围更气势汹汹的各位大婶,吓了一跳,扭头走了。

  许纸楞了一下。

  “许纸,我跟你讲,我们村就猪婆不是好人,每个村里总是有些刁蛮泼辣的泼妇恶棍...哇!”

  陈熙随意撇了许纸一眼,顿时楞了一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前两天不是这样的,秃顶,特别的秃...”

  旁边李婶是陈熙的妈,她瞪了陈熙一眼,笑眯眯的说,“丫头!人家小纸不一直都长这样吗?现在这些年回来,又变化了一些,是帅了很多!走!到你李婶家坐坐。”

  “对,到你李婶家里来!”

  旁边,几个热情的挎着篮子大婶,叫起来很欢快。

  “不是啊,妈!他前两天不是这样的,是个秃顶,地中海,背还弯!”陈熙被冷落在人群后面,张大了嘴巴。

  “闺女,哪有那么咒你许纸哥的!还骂人家是秃头!”李婶很生气。

  许纸挑了挑眉毛,顿时内心畅快。

  觉得自己的场子找回来了,头发是一个男人的尊严有没有?

  他倒是没有能拒绝街坊邻里的热情,到旁边的四合院里坐了一下,热情的阿姨们倒是家长里短的,知道许纸得了绝症,很心痛,也婆婆妈妈的。

  农村里的邻居,大多是朴实的。

  他出来工作后就很少回来,现在一下子想起了很多这里小时候的回忆,觉得有些温馨,陪着这些当年看着自己长大的阿姨们,唠唠嗑,倒也觉得安心惬意。

  临走前,阿姨们把自己家里种的蔬菜,一些家里的食物往他手里塞,还说:“你啊,就在这里安心养病,少些操劳,搞不好病就好了咧!”

  “是啊。”许纸温煦笑着应和。

  “绝对是替身!偷偷修图了,头发长出来也算了,但现在颜值和气质也变了挺多...肯定有问题!”陈熙趴在木椅上,还在碎碎念。

  许纸假装没有听到,表现得倒是很淡定沉稳。

  他倒是被这些街坊邻里的热情感染了,内心暖暖的,倒是挺不错。

  和街坊邻居聊了好一会儿,相互熟悉了一下,他表示会在农村老宅养一下身体,以后会经常见面,然后骑着自行车回到了院子里。

  ........

  他一进屋,就急匆匆直奔沙盘观察那一批人猿,文明进化得如何了。

  现在慢了很多进化速度,一倍是一年,调节成一百倍,一天仍旧就是一百年。

  “大半天过去了,现在相当于他们那边的沙盘世界,过了八十多年吧。”

  许纸想了想,他拿起望远镜,门口站在椅子上,观察远处沙盘里的虫猿。

  他不想随便进去,因为他每一次进入,都是对生态系统的巨大破坏。

  毕竟对于普遍那些蚂蚁大小的动物,那一百亩的沙盘,已经相当于地球上的一个小型省那么大了。

  “这是....”许纸竟然发现短短一个夜晚,这些虫猿已经出现了简陋的部落结构,群居,甚至已经诞生了简陋的语言文化,穿上了兽皮。

  按照进化论来说,这样的物种在抵制种群繁殖,是要被自然淘汰的....

  但智慧是无常性的,智慧,会随之诞生许多不合进化论的观点地方,正如人类。

  “有了羞耻,就代表它们有了智慧,我成功了。”

  他倍感欣慰,笑起来,“当年,那些只会叫着“谢顶”“谢顶”的虫猿,终于发展出了自己的简陋文明,不再那么令人恼火了,倒是还不错。”

  可是快要濒临灭绝。

  他们太弱小了。

  尽管当时许纸已经给他们选了最好的原始模板,可他们被作为实验品,培育成虫猿的两天时间里,沙盘大陆,仍旧以一万倍速度进化,两天已经过去了两万年,等他们回去之后...已经和大时代脱节了。

  他们两万年前的古老基因,根本不足以对抗两万年后巨兽、霸王龙之流的袭击。

  “这样下去,灭绝是肯定不行的。”

  许纸想到这,微微面色一动,回到屋里,登上笔记本电脑,打开无线网络,上淘宝定制了一些东西,“看来,得想办法给他们制造一些文明的火种了!”

  下单之后,他就关闭了电脑。

  第二天上午,许纸晨跑回来,有些微微冒汗。

  他看向桌子上,那两个网购的包裹,今早已经寄来了,毕竟加急空运,也就一天多。

  一个包裹里,是一颗微型盆栽:迎客松。

  另外一个包裹,是一柄淘宝店家定制,只比针尖粗一些,打造的精细纹理合金巨剑,精致奢华。

  此时此刻,虫猿一族挨过了一天半,也就是一百五十年的时间,现在已经越来越稀少,苟延残喘,几乎濒临灭绝。

  “熬过了一百五十年,没有灭绝,是有些潜力,该去看看了。”

  许纸站起身,走向院子:“调整他们恢复到正常细胞分裂流速,一比一。”

  .....

  美索不达米亚的南部,是人类生存的巨大山谷,谷内有大片森林长着果实与可食用的植物。

  前方就是底格里斯河,河流有无数肥硕的鱼群,丰富的物产让生活在这里的虫猿得以苟延残喘,可是现在也到了最后的时刻。

  断壁残垣,尸横遍野。

  茅屋子被毁灭了,地面都是虫猿的尸骸。

  “快跑!这里也躲不住了,阿拉来了!”

  数个黑色毛发旺盛,关节处有铠甲,仿佛自立行走的披甲黑猩猩,用不成熟的音阶语言,低吼着让身后的妇女和孩子撤退,自己则挥舞着不知名野兽的巨角棒,冲向前面几头漆黑干瘦,如盗龙一样的猥琐巨兽。

  “我们,要活下去!”

  那些妇女和一路逃跑,面色绝望,他们似乎已经习惯性的逃窜,几个雄性虫猿冲去抵抗,很快大片的鲜血流淌不止,就被咀嚼,变成食物。

  恐惧在蔓延。

  许纸看到这一幕,叹了一口气,有些于心不忍,原始部落死伤太惨重了。

  虫巢智脑在旁边说道:“虫族是繁衍力极强的物种,它们都是无意义的量产演化孢子,如浮游一般短暂的生命,除非它们能够超脱。”

  “超脱?如何能超脱。”许纸问。

  虫巢智脑解释:“就是脱离炮灰,进入虫族英雄的范畴,觉醒,打破被动进化,能控制自己的基因锁,调整自我基因进化....每一个星球投放孢子、繁衍出来的种族数十亿的基数下,总有几个能超脱成为首领,打开基因锁,成为虫群英雄,进入高层。”

  许纸倒是听明白了。

  毕竟一个庞大的种族,不可能只有母巢在控制,有各种强大的高层——虫族英雄。

  而虫族是被动进化,优胜劣汰,就比如暗武纪时期,吸收月光的植物蓝月草,死亡了数亿的植物才能进化出一株对月光进行光合作用的植物。

  这是被动进化,牺牲太大了,建立在巨大死亡基数下。

  而那些虫族英雄,是一个个强大的个体生命,竟然能自主控制基因链,实现主动进化,调控自身基因序列,简直是天差地别。

  “你说,我创造的虫猿,会不会诞生打破基因枷锁的英雄?”许纸笑起来,“出现种族英雄人物?”

  “潜力足够,就可行。”

  虫巢想了想,又补充道:“这片土地的物种基因很独特,很有特点,比如眼前吸收了猩猩基因后,这个虫猿是有些奇异了,有很大潜力,不无可能。”

  “虫猿就有可能?那我还挺开心的。”许纸一边聊着天,一边大步前进。

  轰轰轰!

  地面在震动。

  蛮荒气息的古老树林里,无数走兽受惊飞起,大片物种在向外逃窜。

  山川被踏平、河流停止,一些强大的物种,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从天而降的一脚踩死,成为一滩肉泥。

  “被我不小心踩死,也是运气不好,被优胜略汰的。”

  一脚。

  大片树林崩塌。

  嘶嘶嘶!!树林中,那几个趴在刚刚死亡虫猿的尸体上进食,被称为阿拉的恐怖野兽,也被一脚踩死,连嘶鸣都没有。

  许纸大步追上前方的虫猿逃兵。

  “天啊!那是什么....”

  “怎么会有那么大的生物!”

  ”他比最大的百米巨兽芬巴还要巨大一万倍!一脚就踩死了恐怖的阿拉!”

  “根本望不到顶,最起码是超过一千米长的超级巨兽!”

  虫猿们扭头看去,高耸入云的浩瀚生物,仿佛穿破天空白云的恒古巨人,尖叫起来,瞬间软倒在地。

  许纸通过虫巢,明白他们简陋语言中的意思,倒也不在意。

  蚂蚁,看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蚂蚁连鞋的一厘米处,都远远够不到,仰头看去,看到那种高耸入云,顶天立地的万丈巨人震撼感,是无法想象得到的。

  自己对他们来说,就是天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