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行走在万界之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柱中人

我行走在万界之中 灰狼的大红帽 2274 2019.12.17 19:33

  “在我到来之前就苏醒了吗,不错的直觉。”无端暴风卷起,吹散飘扬的尘埃,艾文的身形悬浮在半空之中,放出的目光向着四周扫视。

  随手一招,无形风暴卷起,引起阵阵鸣颤,分布在洞窟四周的恐怖石鬼面像是鬼怪嚎哭,发出“咔咔”声响。

  “!!!”风的力量勾起了眼前柱中人的回忆,这位按照正常走向能够得到桑塔纳名字的柱中人,此时就连名字也没有。

  也是四个柱中人之中最弱的一位,然而在他的伙伴,其他三位柱中人之中的恰好有一位是使用风的力量的存在。

  作为太空之力的基本,风的能力强大而又全面,桑塔纳也有了解,原本桑塔纳还好奇,艾文的身形如此之小,一眼望下,根本就不像战斗力强大的存在。

  即使在小小身体之中蕴含的活力远超常人,但和柱中人这个神奇的种族对比还差了不少。

  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位存在让桑塔纳感觉到了危险,仿佛无边的恐怖覆压而下,现在桑塔纳终于了解了。

  艾文的强大不是肉身的强大,而在于能力,是纯粹的法爷,要是桑塔纳有一定的见识,绝对会产生这样的认知。

  可惜,桑塔纳见识不足,只能以自己熟悉的方式来判断。

  风之流法……

  属于桑塔纳同伴的能力,现在被艾文用出形成的动静也丝毫不弱,随手一勾粘连在石壁之上的恐怖面具飞离,直落艾文的手中。

  “……”桑塔纳脸上一紧,看着艾文的动作,警惕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

  “相当差劲的作品。”拿着手上的石鬼面,感受着其中的寒意,不过片刻,艾文已经了解。

  议论上,星球不会对某个特有的存在乃至是种族特异压迫,除非对方做出了足够重大,乃至是能够引动生态平衡混乱的事项。

  眼下的石鬼面就是最好的理由,心中思考,转过的目光再次落到桑塔纳的身上,惧意依旧,敌意更甚。

  桑塔纳沉睡的洞窟四周分布着的众多石鬼面,而桑塔纳则是负责看守石鬼面的看守者,艾文的表现已经触犯了桑塔纳心中的红线了。

  “因为我动了这个难看的面具。”

  没有回答,呼的一阵强风吹拂,骤然窜出的身形,以常人难以观测的速度向着艾文轰来。

  “我感觉到了,你身上对于战斗的觉悟。”艾文眼神一凝,卷起暴风笼罩手臂,紧握的拳头直轰而下。

  “破奔流!!”

  狂风卷掠直落而下、重拳轰出直冲而上,巨力交撞如雷般的巨鸣响彻四方,宛如烈性炸药燃烧爆炸,恐怖气浪四散席卷,大气尘埃吹散殆尽。

  身形悬落,无形气弹砸下宛如重锤交撞,壮硕的躯体顷刻凹陷进去一块,瞬息坠落的身形化作流星直坠而下。

  “轰隆!”

  距离砸落,洞窟地表崩裂形成的共振传达四方,直到岩壁上端,石屑溅落、凝结,手指高举,暴风回旋,道道尖锥在指尖飞舞。

  “石尖枪·坠!”

  手指挥落,数道岩石尖枪从天坠落。

  “嘭!”“嘭!”“嘭嘭嘭!!”

  尘埃吹散,桑塔纳还没有反应,迎面而来的岩石尖锥已经贯穿了他的身体,沉重的力道带起桑塔纳的身躯直直拖进地面。

  附着微薄灵魂力量的岩石坠击镶进体内,只能让桑塔纳痛上一阵,随着附着精神力的散去,肉体合拢,咬住的石锥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

  大地作为星球力量的体现,代表世界之表的显化,本质是对寻常生命的力量,对桑塔纳这般超乎常理的存在作用不大。

  相比于初始的一击,眼下的攻势更着重于困。

  一击建功,悬浮在半空中的艾文落到桑塔纳的身旁。

  “就此结束。”提取大地之金化作利刃,附上波纹的长剑直直架在桑塔纳的颈脖之上,“在动一下就杀了你。”

  远洋航行走走停停总共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艾文身上放出的波纹力量更加强大,不过因为不习惯,除非对手失去战斗能力,否则艾文是绝对不会用波纹战斗。

  能力的使用是天赋,对于艾文而言是和生物呼吸一般的本能,加上这三年以来的适应让艾文形成了一定的经验。

  或者自身能力的打击或者不如波纹这般有着克制,却胜在习惯。

  就如刚才,几乎碾压般的战斗,对桑塔纳的影响是巨大的,然而,面对艾文的警告,桑塔纳就像是没听见一般,依然在我行我素。

  看到这里,艾文也没有继续,随手给了桑塔纳几剑,覆盖波纹的长剑一下就卸下了桑塔纳的四肢,分离的手脚落在地面滚动了几圈之后就停下了动静。

  平整的切口没有半点血液流出,却不见有以往强烈的粘连感。

  再次的警告,意思很明显,艾文并不是没有杀死桑塔纳的能力,而是他手下留情了,终究,艾文并不是人类的伙伴,而是星球派来的代行者。

  他没有必要站在人类的角度去考虑,只会以对方是否危害星球的准则来判定对方是否有消灭的必要。

  就如桑塔纳一般,常年在遗迹之中沉睡,看守周围的石鬼面,数千年以来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这片地方,对星球的危害几乎为零。

  理论如此,但如果艾文与其余三位柱人为敌,桑塔纳的无疑是与艾文的对立,也是艾文远渡大洋来到墨西哥的原因。

  在利用时间增强实力之余,顺带把对方一员战力解决,最起码也要让对方无法影响到之后的战斗。

  至于桑塔纳是死,是活,看的是桑塔纳,由艾文判定,无疑桑塔纳合格了,这位濒危物种有保留下来的必要,但也有条件。

  “一百年,我对你进行催眠,让你陷入沉睡,直到一百年后……”说到这里,艾文也没有继续,因为他看到了,桑塔纳眼神透出的意志。

  “放……放过我吗?”桑塔纳初次使用人类的语言还有些不习惯,不过作为柱人天生就有强大的学习能力和理解能力,对情绪的感知同样也是如此。

  桑塔纳清楚,艾文有杀死他的能力,也知道他的承诺是真心的,可惜就是无法接受。

  作为现在世界剩余的四位柱人之一,桑塔纳因为天赋太低,实力不足而被留在这里看守石鬼面,直到现在已经不知道几个千年过去了。

  在这些年以来,他的那些伙伴回来也没有几次,几乎每次都对他视而不见,但每次他们回来,桑塔纳都会为此雀跃,以最热情的态度接待他们。

  因为弱小,所以要讨好强者,并不是。

  就像孩子面对父母,年幼的弟弟对兄长的憧憬,这种心情不是纯粹的力量所能带来的,至少面对艾文的时候,桑塔纳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杀了我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