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行业人生 忍冬医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流言而已

忍冬医然 弈枚 2581 2021.11.25 22:57

  俗话道:人红是非多。

  若你是个小透明则还自罢了,也没有那么多人有闲心去关注,可一旦处在一个受人瞩目的位置上,那么你的一举一动都将成为谈资。不过,大多数人口中往往是没什么好话的。

  二楼中医科。

  小刘听了一上午的八卦,脑子里被搅得乱糟糟的。虽然元岐已经皱着眉让他把诊室的门关上了,但走廊里的对话声依然隐隐传来。

  “院长和季老师的事你听说了吗?”

  “啥事啊?”刚来接班打扫卫生的王阿姨问道。

  “前几天院长的前妻找上门来谈生意,和院长在会议室里大吵了一架,据说是因为季老师。”

  “为啥呢?”

  “当然是护着暗恋对象怼前妻呗。听说她前妻要求别人不能碰他们之间的生意,有点针对季老师的意思,院长当时就冷下了脸,还把一笔特别实惠的单子拒绝了。”

  “这做生意顶多就是院长和护士长需要知道具体情况,要协调工作,和季医生有什么关系?她又不管进出货。”王阿姨不解道。

  “本来就没关系嘛,所以对方提出的不让季老师知道详情根本不妨碍什么,但是院长不答应啊,宁可不要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也要对季老师坦诚,这关系明显不一般嘛。”

  “哦,你是说他们在一起了?”

  “聊什么呢?谁在一起了?”

  这一听就是夏敏的声音,也只有她的说话声比其他人高了一个分贝,小刘心想。

  “小夏,吃完饭了?”

  “嗯,你们是在聊那两位的事吧?我其实早就感觉到了,之前跟舟舟和涵秋说,她们还不信呢。”夏敏耸了耸肩道。

  “是啊,你们发没发现,季老师从来到济德堂之后,在院长眼里一直是‘特殊的’。她的2号名牌,是院长早就备下的,而且一到这就直接做了内科负责人,那是多少人望眼欲穿的位置。内科引入中医贴敷,也是她牵头做的,没想到居然真就做起来了,还把元老师也拉了进去。”

  “说来也奇怪,元老师那么高冷的人,平时都不会理我们这些小菜鸡,怎么就……”

  “害……这也没什么,毕竟有特权嘛。没准人家早都领证了,只不过我们不知道。”

  这个夏敏,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也是,毕竟是老板……元老师偶尔‘折腰’一下也是正常。”

  “不过我还听说,院长当初离婚就是因为感情不和,她前妻一直对他们的关系耿耿于怀,谁知道是不是之前就……”

  “啧啧……”

  “你想颈椎错位?”元岐抬头看了一眼脖子快伸出门外的小刘,淡淡道。

  “师父,这……”小刘有些尴尬地指了指门口道,“她们太过分了,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啊?我要去找她们理论。”

  “你先坐下,这不关我们的事。”

  “师父,您就一点都不生气吗?”小刘抱怨道。

  “为什么要生气?”元岐抿了口茶,视线依旧落在书上,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到门外。

  “她们都说一上午了,夏护士长也不知道去哪了,都不管管,让我们中医这边怎么工作。”小刘苦着脸道。

  “眼不见,耳不听,心不烦。”元岐道。

  “哎呀师父,我哪有您那静心的本领,这些流言蜚语就是往我脑袋里钻啊。”

  元岐从抽屉里取出一副静音耳塞,推给他道:“有患者的时候记得摘下来。”

  “啊!”小刘立刻变身星星眼道,“师父,您真是菩萨下凡,救我一命,医者仁心,堪比圣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悲喜物外,佛系……”

  “我要的中药配比数据图做好了?”

  “没没没,这就做。”沉浸在表演“妙语连珠”中的小刘立刻噤了声,像个乖宝宝一样坐回了电脑前。

  与此同时,熟悉的高跟鞋声停在门外,夏雨彤道:“都散了吧,去工作。”她的语气不似平常般严厉,倒像是带了一丝心事重重的感觉。

  所有人都走了后,二楼再次回归宁静。

  元岐靠在椅背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桌角的手机。半晌,他拿起手机敲了一行字,随后发送了出去。

  一楼内科诊室中。

  “到底怎么了?说吧。”季晓霜皱着眉再次问道。

  她从早上上班开始就觉得今天所有人都怪怪的,看向她的眼神中似乎都包含着一些探究的意味。尤其是坐在对面的李易河和肖琳琳,季晓霜明显感觉到他们有话说,却又好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更加奇怪了。

  李易河憋了一会,最后还是妥协道:“季老师,我跟您说实话吧……”

  他把一大早听到的闲言碎语对季晓霜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个。”季晓霜笑了笑,又把目光移回了电脑显示屏上。

  “老师,您……不在意这些风言风语吗?”肖琳琳惊讶道。

  “呵呵……你们知道‘风言风语’这个词的出处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

  “汉代焦赣的《易林》中有言‘华言风语,乱相诳误’,意思是说流言有迷惑和欺骗的作用,容易让人着了‘相’,只看到表面的东西。既然说了是风言风语,那它已经不攻自破了,又何必去在乎呢?”季晓霜微微一笑。

  “老师,我真佩服您,心境永远这么平和。”李易河叹了口气道。

  “继续看书吧。”季晓霜再次看向屏幕,余光却见工具栏的微信图标闪动了一下。

  何翊发来一条消息:没事吧?

  也许是彼此太熟悉了,季晓霜从这短短的几个字外加多打了一个空格隐隐感觉到,何翊此刻的心情是充满愧疚和无措的。

  季晓霜:没事,你也别太在意这件事。

  聊天框中弹出一个“委屈”的表情包,几秒钟后,何翊又补上了一个熊抱着小鸟“摸摸头”的卡通表情。

  季晓霜没有回复,心里却是在想何翊今天并没有来总店这边,那么是谁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呢?反正不会是夏雨彤,毕竟她一直对季晓霜有些莫名其妙的敌视,巴不得出点事好从旁看热闹,所以她作为济德堂的管理层,既不会推波助澜,也不会主动去让大家闭嘴。

  如果是自己身边的人呢?季晓霜明白,告诉何翊的人是因为担心她。

  她的目光看向了对面。

  见她好久没有回复,何翊又发道:来患者了?

  季晓霜:没有。我在想,对面这两个宝贝徒弟,哪个是你的“间谍”。

  何翊秒回了一个“晕倒”的表情,又道:哪有,他们都是你的兵,对你忠心耿耿的。

  季晓霜:那是谁?

  何翊:保密。

  季晓霜:……

  何翊:晓霜,认真说,这件事有没有影响到你?我还是澄清一下吧。

  季晓霜犹豫了,手指停在键盘上方,久久没有落下。

  若说心如止水,那是不存在的,这件事对她多少有些触动,更让她明白了人言可畏的道理。一直以来,关于她和何翊的流言已经太多,大多数人都因为他们彼此关系过于要好而误会,如果借现下这个机会澄清未免不是好事。

  但她同时又想到,这毕竟是捕风捉影的八卦闲事,更大程度上带有私人性质,如果让何翊在工作群里专门去澄清这件事,那么不仅在员工们心中他的形象会大打折扣,而且也会让他们两人处于尴尬的境地,以后在济德堂里碰面讨论工作,怎么看都不自然。

  于是她回复道:流言而已,让它自己消散就好。

  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办法。

  镇静下来后,季晓霜关闭聊天框,脑海中却是浮现出了元岐的面容。

  他会误会吗?

  不知为何,她心中莫名地忧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