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 黄莲圣母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152 2020.07.23 12:30

  清晨。

  “哎呦,造了孽了,这哪个缺德玩意儿干的好事?”

  楼下就听到一声惊怒的吆喝。

  住客们一听,只探着脑袋往窗外一瞧,但见这客栈的门头上,居然吊死了一只黄皮子,那黄皮子可真够大的,都能比得上京巴了,直挺挺的坠着身子,两绺发白的须子都结成冰溜子了,冻硬了都,一双眼睛更是血红血红的,看的人心里直泛凉气。

  伙计大清早的开门就见面前吊着这么一个玩意儿,脚下一“呲溜”差点没摔个狗趴,站大街上那是破口大骂,愣是把那厮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个遍。

  下了一夜的冷雪。

  沿街望去,房檐底下全是挂着一根根半米多长的冰溜子,街面上一片雪白,一脚踩进去,都能淹到腿肚子了。

  等伙计红着脸,喘着气,骂够了,仍是愤愤不岔的盯着街上其他的几个铺面,只以为这是同行干的下作事,眼神都是斜着瞧的,满是鄙夷不屑。

  最后朝着雪地上“呸”了口痰。

  “嘿,你这孙子,你指桑骂槐的,难不成是说这事是你爷爷做的?”

  能在天津讨生活的,哪能是怕事的主么,斜对面的旅馆里立马就赶出来个捋袖按帽的汉子,看样子这是要拉开架势干上一场。

  伙计皮笑肉不笑的道:“爷爷骂的是那断子绝孙的缺德玩意儿,关你屁事,自儿个跳出来,难不成做贼心虚?”

  汉子一瞪眼。“嘿,爷爷今天非得抽你几个嘴巴子,让你涨涨记性。”

  大冷天的,二人干脆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上撕打在一块,立马就有人叫好,一个个探着脑袋,瞧的津津有味儿。

  但这客栈里,苏鸿信却瞧着那只死黄皮子微微蹙眉,这还真是找上门了。

  等听到自家老板的招呼,两人才顶着脸上的淤青,不情不愿的撒开来,各扫门前雪,敲着檐下的冰溜子,又把那黄皮子小心翼翼的摘了下来。

  沿着街道往下走,不到百米,便是闹市,一条长河横贯而过,好不热闹,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远远就能瞧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影。

  半晌。

  等苏鸿信穿戴好,下了楼。

  “哎呦,客人昨晚上睡的可好啊?要不要吃点东西?煎饼、包子、煎焖子、茶汤——”

  他刚下去,伙计迎面就是这一连串的话,嘴皮子溜,语速快,关键还能听清楚。

  苏鸿信笑道:“就冲你这嘴皮子,把你说的这几样都来一份,我尝尝鲜!”

  “好嘞!”

  腔调一拔,伙计欢天喜地的应了一声,转眼就溜后厨去了。

  客栈不大,小本营生,掌柜的见他坐下,过来倒了杯茶水,笑道:“听客人的口气,好像是关中哪边的吧?不过又带点京城的味儿,倒是让我辩不出来了!”

  “祖上是京城的,不过以前日子苦,逃荒的时候,刚好到了关中,就在那定下了。”苏鸿信喝着茶,搭着掌柜的话,但眼神老往外瞟。“诶,掌柜的,今天外面怎得这么热闹,都往河边凑啊?”

  掌柜的年过四十,面相和善,听他这么问。

  “客人,今天是龙抬头啊,这可是大日子,他们这都是去拜圣母娘娘的!”

  “圣母娘娘?”

  苏鸿信眼露惊奇。

  掌柜的失笑。“客人还真是从外地来的,咱这天津城里,可是有一位下凡的仙姑,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被尊为“黄莲圣母”,连总督大人都奉若神明——”

  苏鸿信听的眼睛渐张。

  黄莲圣母?

  “圣母娘娘可是好生了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连洋人的枪炮都伤不了,简直就是神仙下凡啊,待会我也得去求个保佑……”

  掌柜越说越来劲儿,说的眼睛都发亮了,红光满面,仿佛魔怔了一样。

  “枪炮都难伤?”

  苏鸿信听着掌柜嘴里神乎其神的说法,喃喃道:“好家伙,那我可得去见识见识!”

  闲聊的这会儿功夫。

  顶着布帽的伙计已是端着吃的过来了。

  ……

  等苏鸿信抹着嘴出去的时候,傻眼了。

  只见街上是敲锣打鼓,舞龙舞狮的、踩高跷的、吐火的、还有变戏法的,简直人山人海,一条条巷弄里人流涌出,像是万川归海一样,男女老幼全都出来了,又蹦又跳,欢呼四起,数十道人流汇于一处,朝运河边上围去,声势浩大,好不惊人。

  这些人手里还捧着不少香烛纸钱,拎着一摞摞纸做的金元宝,所过之处,烟笼雾绕,那味儿可真是够呛的,边走嘴里还不忘念叨着“圣母娘娘保佑”,要不是没地儿了,看那虔诚的模样,八成还得一步一跪。

  “这婆娘的势头是不是有点忒大了?大的都有点邪乎!”

  苏鸿信心头震惊,也被这场面吓到了。

  他心里想着,脚下一迈,跟着融入了人流,朝着河边赶去,沿途一过,眼神只往周围扫了一圈,黑压压的全是人头,喧嚣吵闹的厉害,就好像煮开了一锅沸水,屋顶都能掀了。

  不光是这边儿,连带着运河对面,也是围满了人。只往上又走了一段距离,人流前进之势才暂缓,可这一拥一挤,不少人差点被挤进了河里。

  苏鸿信个子高,又加上气力大,占了个高点的位置,这会再一瞧,河畔所去,一眼竟然望不到头,全是站满了人。

  而在河面上。

  数条大船横江,船身皆被红布所罩,桅杆上一面红色大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上书“黄莲圣母”四个大字。

  而在当中最大的那条船上,其上铸有一高台,高逾十米,台上乃是一间偌大的神橱,四角悬铃,红幔低垂,八面还各插着一支黄幡,幡布一震,已见每一面都各有一字,合起来,便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河上大小船只共计九条,除却那条大船,余下每一条船头都有一黄衣红裤,遮面绑发的女子,背插四面三角小旗,皆跪伏在地,船头上,还搁着一尊香炉,其内插有三根粗如腕口的巨香,燃起缕缕白烟。

  苏鸿信看的紧锁眉头。

  正这时,人群涌动,不知谁高喊了一声。

  “圣母娘娘来了!”

  瞬间,人群跪倒一大片,不少人痛哭流涕,高呼:“圣母娘娘保佑!”

  苏鸿信忽然一瞪眼,但见那运河上游,竟是有一女子,赤脚而立,凌波不沉,顺水而来,端是惊为天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