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采生折割(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089 2020.07.06 12:15

  出手的,自然就是苏鸿信。

  这一巴掌可当真是有些吓人,那汉子几快一米八九的大个,哼都不哼一下,头一歪,满嘴是血,当场昏死过去,软倒在椅子上,不省人事。

  苏鸿信顺势一伸手,已把孩子接过,正想放回身旁女人的怀里,扭头就见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瞧了过来,敢情身旁熟睡的女人这会也被动静惊醒了,带着几分焦急、惊慌。

  苏鸿信低声道:

  “把孩子看好!”

  女人没说话,但也明白了什么,忙接过还在睡着的孩子,紧紧抱着,又看着苏鸿信,嘴唇翕动,像是要说什么。

  “谢谢!”

  蚊虫般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清脆。

  苏鸿信点点头,又看向了车厢,就见不少人已瞧了过来,有几个彼此使了个眼神,看样子,都是一伙的,敢情还真是掉一个大贼窝里了。

  火车上,但凡是贼,甭管偷人的、偷钱的,永远不可能单独作案,基本上都是拉帮结派,成群结伙,暗地里都有其一套规矩,而且这里面可分工明确着呢,盯人的、掩护的、动手的、还有掉包的,你瞅着孩子在你跟前,可一转头,孩子就没了。

  而且专盯这种一个人带孩子的女人,你一不留神,就着了道。

  不过,他也没什么后悔的,做就做了,敢作就敢当,伸手已捋着衬衫的袖子,慢慢起身。

  偷钱也就罢了,强龙难压地头蛇,何况他也无心横生枝节,权当没看见,但偷孩子,不行。

  而且刽子手的手段又岂是普通的,真当和电视里那些演员一样,简简单单就拿刀斩人头、刀起刀落就完事了,若没点真把式,谁敢接这种活计,指不定哪天就得被人寻仇上门,所以,手底下都有真东西。

  这些年他可是隐忍再三,记着老爷子的叮嘱,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轻用,可这习武的,谁没个几分凶性。

  果然,立马就有人见缝挤了过来。

  这人瘦黑如猴,一双眼珠子外鼓,乌黑发青的发茬落满了灰尘,油腻腻的,扇着半敞的褂子,走到苏鸿信跟前,他先是看了看那生死不知的青皮汉子,眼神变了变,旋即又阴恻恻的笑道:“小子,手挺黑啊,敢不敢去前面做上一场,赢了,这娘俩权当给你个面儿,可你要是不去,我保管她们活着下不了火车,嘿嘿,输了也不打紧,哪只手打的人,剁下来就行!”

  苏鸿信淡淡道:“那就把座儿给爷看着,爷待会料理完了,还要回来养养精神!”

  瘦猴似的黑汉一眯眼,嘿嘿一笑。“好,尿性,走着!”

  说完转身就走。

  苏鸿信刚跟了两步,就见身后已有两人堵了他的退路,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他心里暗自警惕,跟着走过了车厢,再往前又过了两道门,这一进去,只觉一股煤味儿扑面而来,里面可没什么座儿,堆的都是煤炭,黑乎乎的一片;车厢的角落里,还挤着一堆蓬头垢面的娃娃,苏鸿信就那么随意搭眼一瞧,顿时双眼陡张,眼仁不知为何都有些发红,但又有种不忍再看的冲动。

  因为这几个孩子没一个是完整的。

  就着里头淡淡的光亮,只见这些孩子有的缺了手,有的缺了脚,有的索性两条腿都没了,双手撑地,有的一手一脚,有的干脆整个人趴在地上,手脚全没了,真就让人看的心酸。

  还有几个,简直已不能算是人样了。

  他这辈子见过最惨的,就是村里卧病在床,瘫痪多年的孤寡老人,眼前这一幕,当真把苏鸿信看的浑身都在发凉。

  “咩!”

  突然,这车厢里居然响起声羊叫。

  角落里,一个披头散发看不见面孔的男人正坐在那,身旁搁着烧鸡汾酒,脚旁,栓了三只正蹬蹄挣扎的小羊羔。

  “小子,出门在外,不该你管的闲事,劝你最好莫要管,小心搭进去一条命!”

  那人微微抬头,沙哑的声音像是磨牙一样。

  脸颊上的肌肉绷了绷,苏鸿信站在原地,眼神阴晴不定,像在踌躇,最后“嘿”的一笑,一咧嘴,陡然往后撤了一步,瞬间这背后就贴着两个人,双肘只往后一捣,“砰砰”两声闷响,那担在他肩膀的两只手登时便软了下去。

  倒下去的两人,这会双眼布满血丝,暴凸外鼓,正捂着肚子,在地上跪着呢。

  “小子找死!”

  领路的瘦汉大喝一声,面露狰狞,手指一翻,指缝里豁的亮起一柄七八寸黑身白刃的薄刀,作势就往上扑。

  “去你妈的!”

  苏鸿信左手一招架,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右脚抬起一踹。

  “砰”的一声闷响,正中对方腰腹,黑汉痛哼一声,瞬间就如喝醉酒一样,倒退出去,撞在了车厢上,然后扑通跪倒下来,双手撑地,哇的吐着肚子里的酸水。

  把玩着手里的薄刀,苏鸿信扫了扫地上的这些孩子,眼神冰冷,语气幽幽:“采生折割?好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

  那披头散发的人豁然一抬眼睛,隐露精光,森然道:“小畜生,哪条道上讨食的?敢来管你爷爷的闲事?”

  苏鸿信今儿个索性豁出去了,他性子是不错,可也要分什么人,遇到这种恶事,谁他娘的能看过眼,握刀的还能还没个七分血性,一口恶气,只往地上吐了口吐沫,沉着脸冷笑道:

  “我怕我说出来,你得跪着听!”

  “我呸,毛都没长齐呢也敢跟我叫板,爷爷什么场面没见过!”那人朝地上吐了口嚼碎的鸡骨头,冷冷一笑。

  “那你可得接好了!”

  唇齿一张,苏鸿信以一种似笑非笑的口吻念了两句话。

  “飞刃横空走,无常断魂手!”

  这是他爷爷教他的江湖春典。

  真可谓不是对头不聚首,采生折割的遇到了刽子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