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 裹脚老太(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99 2020.07.04 12:45

  “要知道,这邙山里,最多的可是墓冢,里头埋的东西……哈……”胖子说着说着,语气模样突然一变,声音猛的拔高一截,在苏鸿信耳边大吼了一声。

  苏鸿信正直勾勾的望着窗外,听的入神,哪能想到胖子来这么一手,冷不防的就是一个哆嗦,吓得心跳都快停了,一口唾沫硬是堵喉咙口里差点噎死他。

  “哈哈,逗你呢,瞧把你吓得,一个人出来闯,胆子怎么跟鹌鹑似的?”胖子乐的不行,浑身肥肉都跟着笑声乱颤,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苏鸿信深吸了几口气,缓了缓,又瞥了胖子一眼,没好气的道:“你难道没听过白天不讲人,晚上不讲鬼么?”

  心里则是暗骂,这死胖子,脑袋真是被驴踢了,吓他一跳。

  但他又瞅了眼窗外,模糊一片,雨水如帘,不住自玻璃上淌下,雨势极大,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要是搁以前他指定对胖子说的那些东西嗤之以鼻,当作个笑话听听,但现在,他要是还当个笑话听,那他自己可就是个笑话了。

  还有那句话。

  “活着抵达终点!”

  话里的意思,有些不同寻常,一趟火车而已,又能有什么凶险?人祸?天灾?还是别的?

  见胖子还在笑,他干脆也没再搭理,赶了一天的车,再遇到这等离奇的事,这会他是腹中空空,饥饿难耐,都不想动弹了,而且,也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小兄弟该不会真相信那些东西吧?”

  胖子见自己惹人嫌弃了,擦了把汗,也止了笑。

  苏鸿信闭着眼接道:“有的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莫犯忌讳,总归是没坏处的!”

  天色越来越黑,车厢的头尾,各自亮起一盏黯淡的灯来,昏黄的灯光像是夕阳最后的淡淡余晖,勉强让人目能视物,而且光线有种异样的浑浊感,就好像空气中飘荡着无数尘埃,模模糊糊。

  只是,人太多了,连过道里都坐的是人,鼾声四起。

  “花生,又香又脆的炒花生——”

  车厢里,一个灰发黑衣的裹脚老太太,满脸堆叠着皱纹,肤色黝黑,手里正挎着个竹篮,一双小脚都不如巴掌大,篮口被个棉布遮着,里面装了些炒好的花生、毛豆,张开的嘴里,牙都快掉没了,腮帮子微瘪,正在叫卖。

  周围的人,不少都在招呼着,还有的凑了过去。

  胖子伸手捣了捣苏鸿信,见他睁眼,嘿嘿笑道:“刚才是老哥做的不对,要不,我请你吃东西吧!”

  他嗅着味儿,砸吧着嘴,等不及别人过来,就艰难的撑起身子,朝那老太太赶了去,生怕被人先买光了。

  苏鸿信闻着那味儿也睡不着了,其实他压根就没睡,心烦意乱哪能睡得着啊,而且饿的慌,偏偏这死胖子还一直在旁边嘬骨头。

  “诶?”

  可就说他正望着胖子往过去挤,眼神却忽的一变,就见这围着老太太的几个汉子,只像是商量好的一样,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把胖子围在里面,架在中间。

  胖子身在其中还半点不知,只以为别人也在挤,嘴里嚷道:“哎哎哎,别挤啊——”

  就这会功夫,有人已把手伸进胖子的兜里了。

  苏鸿信算是看明白了。

  这是挤贼窝里去了。

  着了道。

  看见这一幕,他却是记起来以前老爷子给他说的一些江湖事。

  人多了,自然就混乱不堪,抢劫的、偷盗的比比皆是。这火车若真是去往京城的,只怕车厢里少不了三教九流;乱世当头,日子难熬,想要去京城闯些名头的手艺人那简直如过江之鲫,京津两地就他爷爷说,当年可真是各行百业齐聚,牛鬼蛇神都有,奇人异事要是说起来,怕是大半年都说不完。

  而且这火车上,以往可都是賊盗横行,特别是京津一带,什么贼王、盗王那是多的不行,诸多下九流混迹其中,暗盗的、明偷的、明抢的,简直无法无天,连朝廷都管不了,而且再得点好处,就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里面明偷的,就是人家当着你面偷你东西,偏偏你还不能出声,你一出声,周围立马围过来一群人,挨揍是小,兴许命都得不明不白的丢了,明抢的更邪乎,一个梨子能卖你几块大洋、十几块大洋,明着勒索敲诈,几个梨子就能变着法把你浑身的家底敲个精光。

  而且从前还有个说法叫作“打絮巴”,防不胜防,搁现在的话说,就是人贩子,但搁以前,做这种下三滥勾当的多是乞丐,这可不像那些武侠小说里写的什么“丐帮”,采生折割,丧尽天良,故而下九流里,乞丐最不受人待见,排在末流。

  就譬如有小贩叫卖吃的,闻着香气诱人,可你但凡一吃,就着了道;人家问什么你说什么,钱财尽失不说,人还得被卖了,等清醒过来,不是到了窑子里,就是成了黑市上的苦力,更惨的还有,直接手断了,腿瘸了,眼也瞎了,被人丢街上乞怜要钱,真可谓是惨不忍睹。

  他自幼和老爷子亲近,经年累月,耳濡目染,对这些事记得特别清楚,其中,又因为祖上的行当,对这“打絮巴”印象特别深。

  正想着如何提醒招呼那胖子呢,就听。

  “你干啥呢?敢从爷爷兜里顺东西?你他娘的顺东西也就顺东西吧,你捏爷爷肉干什么?”

  胖子自己倒是先察觉了,他手里拿着一包花生,怒不可遏的望着身旁的一个赖头汉子,这汉子光着瘦黑的膀子,手里正拿着五块大洋,脸上非但不见半点慌张,反倒阴厉凶狠,阴恻恻的冷笑道:“放你娘的屁,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小心你的舌头!”

  胖子大怒,伸手就要抢回那五块大洋,可哪想“啪”的一声自他脸面上炸起,瞬间鼻血眼泪一大把,胖子踉跄一倒,捂脸哀嚎。

  苏鸿信却是看的瞪大眼睛。

  因为这出手打人的,居然是那个裹脚老太太,他可是瞧的一清二楚,这老太太面无表情,筋骨毕露、干瘦黝黑的右手只往篮子里一探,将那遮篮子的绵布一捏,再振臂一抖,棉布瞬间就和响鞭一样,抽在了胖子的脸上。

  敢情,连这老太太都是一伙的。

  这是个套子。

  可不光是胖子一个人丢了钱,还有几位也一样,但看见胖子满脸是血的倒地呻吟着,一个个脸色煞白,战战兢兢,吓得噤若寒蝉。

  就听老太太细声细语的问:“还买不买啊你们?”

  见那几人像是被吓傻了,老太太又嘿嘿一笑。“没钱也想吃东西?”

  几人忙道:“不买了,不买了!”

  转眼,篮子里的东西一样没少,老太太看也不看地上的胖子,已从苏鸿信身旁走过,朝着下一节车厢去了。

  好家伙,这生意可真是一本万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