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1 红毛巨獒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416 2020.07.27 13:28

  灰云遮月,月黑风高。

  天上,不知什么时候挂起一轮模糊的毛月亮。

  一到晚上,这盘山岭子,那可真是群鬼妖邪尽出,满地坟头,尽是一朵朵闪跳的碧绿鬼火,远处枯枝怪藤间隐约有狐兔出没,林深处更是传来奇怪的异响动静,幽幽咽咽,又似是人哭,又像是鬼嚎,饶是苏鸿信艺高人胆大,恶气胸中藏,这下也是觉得肌肤起栗,浑身的不自在。

  但他现在可没心思留神别的,而是因为他目睹了一件极为邪乎诡异的事儿。

  大半夜的。

  “叭叭叭……”

  唢呐声起。

  林间竟然飘出来一顶花轿,五个人纸人踏空而走,一颠一颠,就像是踩在了实地上,瞧的苏鸿信心里莫名打了个寒颤。

  先前喝的酒,这会儿被冷风一吹,又被这纸人抬轿的场面一惊,立马全成汗给流了出来。

  这邪事一件接一件,全让他给赶上了。

  当真是倒霉催的。

  等离得近了些,他却瞧见,这不光抬轿的人是纸扎的,好像那轿子也是纸的,红的太鲜艳,被月光一映,根本没有一点布帛织锦的质地,暗沉沉的。

  再看那几个纸人,身上鬼气森森,分明是被阴魂附着。

  这几眼瞧的,苏鸿信心里是又惊又疑,可就在他盯着轿子看的时候,树底下的群狗突然一个个没动静了,而后“吱唔”一声,全都低头夹尾的蹲坐在地上,苏鸿信瞧见,立马精神一震,这是狗王要出来了啊。

  他又看看飘来的轿子,心里顿时冒出了一个有些大胆的猜测。

  狗王迎亲?

  今儿这事,可真是邪乎到家了。

  要真是这样,那这狗王八成也是成了气候,不得了啊。

  怕是等会儿难免得有一场恶战。

  苏鸿信边眯起眼,边横刀蓄势。

  果不其然。

  不多时。

  那林深处,突然荡起一股骇人腥风,卷的飞沙走石,也不知道那畜生吃了多少人肉,食了多少血腥,如今夜风一起,一股浓郁腥臭的血气立马袭来,苏鸿信差点把肚里的东西都吐出来,冲的他是头晕脑胀。

  只定睛望去。

  就见二十来步外的一片阴影下,豁然睁着两双铜铃似的大眼,残忍冰冷,灿亮若星斗,看的苏鸿信呼吸都跟着停了,他渐渐屏住呼吸,可鬓角的冷汗这会儿就跟急奔了十几里地一样,不停的往外冒,转眼都淌下巴上去了。

  被惊的。

  那东西光是立着,就比先前的那条大狼狗高了不止一尺多,那叫一个大啊,他暗自目测丈量了一下,估摸着都快到他胸膛了,嘴里一大片的涎液只像是糖稀一样不住落着,口鼻中吐着热气,好似锅炉烧完水阀门泄了一样,一口热气呵在地上,不多时就凝成了薄霜。

  苏鸿信看的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牛还是狗啊?

  那畜生站阴影里,苏鸿信瞧的也不甚清楚,但却隐见一大片鬃毛在夜风里飘飞,宛若狮鬃一样,毛发又长又厚,就好似一团燃起的火焰,都快垂到地上去了,威风凛凛,凶煞逼人。

  果真是世道乱啊,异类横生,苏鸿信本来也只是为了除掉那一窝黄皮子,没成想,竟是能遇到这么惊人的场面,还有那伙计,狗日的,他要是说的明白点,这狗群里有这么一头畜生,刚才自己也就跟着跑了。

  但仔细一想,恐怕那小子也只是道听途说,但凡活人遇到这一群东西,焉还能有命回去。

  而且这狗一看就非是寻常。

  “呼噜——”

  一声浑厚低沉的气息声响起。

  那东西已从阴影了走了出来。

  苏鸿信紧盯着的双眼陡然一凝,瞳孔骤缩。

  这下他是全看清楚了。

  但见月光底下,这畜生竟然生着一身的红毛,皮光毛亮,脖颈处的鬃毛更是根根竖起如戟,宛如撑开的伞架,浓密厚长,迎风一荡,只如飘起一团赤焰,双眼大如铜铃,膘肥体壮,身大如牛,远远瞧去,只骇的苏鸿信眼皮狂跳。

  这竟然是一只獒。

  眼见轿子将至,这畜生口中发出一声近乎牛鸣似的低嗥,身形一动,瞬间掀的周遭枯叶纷飞,草木尽折,只像是一团血云,携滚滚阴风而至,一个横扑,竟是在七八米开外,四肢一展,瞧着都快飞起来了。

  苏鸿信这下不光脸上冒汗,手上都见汗了,他只觉得自己要是把里头的衬衣脱下,拧一把,绝对能拧出半斤八两的汗来。

  这东西,不是得西边才有么?

  如今正逢乱世,想来必是饱饮血食,以至体魄大增,身形暴涨,只怕狮虎熊罴遇见这畜生,那也只有沦为腹中餐的下场,怪不得周围荒山野岭,苏鸿信却是少见其他野兽的踪迹,估摸着,全喂了这只獒了。

  越近,这狗王也越清楚,面目奇丑狰狞,獠牙外吐,当真是凶残绝伦,比那恶鬼还要再恶三分。

  苏鸿信看的是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握刀的双手此刻已是因过度发力而不住轻颤,五指筋骨毕露,心里已是在做着殊死一搏的打算。

  到底是头畜生,还能翻了天不成,他慢慢调整着气息,舒缓着有些发僵的身子。

  只这会,那顶轿子已经落下了。

  被那凉风一吹,轿帘子掀起一角。

  苏鸿信却是瞧见,这里面赫然坐了个女人,似在熟睡。

  轿子一落。

  五个纸人也跟着齐齐落下。

  只见这狗王浑身红毛张扬飘飞,一步步走到轿前,却是“呜嗷”狂嗥一声,吼声震耳,那轿里的女人已是被惊醒过来,睁眼一瞬,却见一张血盆大口当头咬来。

  苏鸿信蹲在树上,只看得双目圆睁,遍体生寒,那女人连惨叫也没发出一声,顷刻就已在这畜生的爪牙下被撕扯的支离破碎,一顿吞嚼急咽,连血带肉“嘶哈”吞入腹中,血腥气瞬间弥漫开来。

  只说这恶狗正自半钻入轿中舔舐着碎肉鲜血。

  月下却见一人自树杈上当空翻下,双手提刀,朝着那巨獒照头就砍。

  可那巨獒别看体型庞大,但动作却十分敏捷,只一听到风吹草动,仿似御风驾雾,呼的一扑,纸轿子立时爆碎开来,往前就窜。

  刀光急闪。

  “呜嗷——”

  但听一声痛苦凄厉的吼啸瞬间响起。

  苏鸿信双刀落地,刀下已多了一截断尾。

  那巨獒饶是生性凶猛残忍,这断尾之痛也是把它疼的不住哀嚎,在原地打转。

  苏鸿信望了眼地上的碎骨残渣,双眼厉芒暴现。

  “好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爷爷今儿非得宰了你不可!”

  他说话的同时,脚下不停,只将断魂刀一横,架在那吹唢呐的纸人脖子上。

  “谁让你们来的?”

  本是纸扎笔画的面孔,此刻突然像是活人般扭动起来,化作一张阴惨森白的老脸。

  “圣母娘娘——”

  正说着,苏鸿信刀刃一过,纸人已是尸首两分,可五团森森鬼气却是腾空一窜,转瞬没入夜色,逃的远了。

  苏鸿信神情阴沉,他这才注意到,五个纸人身上,都贴着一张符纸,如今阴魂一去,符纸自燃,连纸人也都烧了个干净。

  “五鬼搬运?好个恶毒的婆娘!”

  正惊疑呢,背后陡然惊起一声牛鸣般的低吼。

  苏鸿信嘿嘿狞笑一声,侧目一瞧。

  一团血云已是朝他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