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邪神信徒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445 2020.07.19 19:27

  撩人的夜。

  “砰砰砰——”

  一声声急促的闷响接连爆起。

  刺耳、震耳。

  摇晃的沙袋左摇右摆,发着不堪重负的呻吟,岌岌可危,甩着飞溅的汗液,在半空中晃荡。

  窗外大雨,雨声淅沥。

  窗内,亮着淡淡的光。

  男人赤着上身,体型精壮剽悍,瘦削的身形看上去充满了爆发力,像是没有一丝多余的肥肉,光亮一照,整个人体表泛着一种异样的金属质感,一颗颗滚烫的汗液,伴随着男人无数次的挥拳,从他的毛孔中溢出,滚落。

  足足半个小时。

  他才停下,一头短发已是湿了大半,胸膛起伏,喘着气息。

  只剩下沙袋还在左右晃动。

  男人貌有四十,浓眉扁腮,鹰钩鼻,吊着一双三角眼,瞧上去,总是带着股子说不出的阴鸷,让人很不舒服,他擦着汗,喝着水,望了望室内。

  就见一边的墙上,挂着个“奔雷搏击俱乐部”的牌子,地上摆放的东西,也多是各式各样的锻炼器械,大厅最中央,是个巨大的八角笼。

  扫了一眼,男人又起身。

  扶好了散乱的器械,收拾着地上的拳套。

  “踏踏踏——”

  可本是安静的大厅里,突然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男人头也不抬的道:“想要报名的话,明天来吧,今天要关门了!”

  可那脚步声非但没有退出去,而是越来越近了。

  男人一皱眉,回身一瞧。

  就见大厅边缘,光亮与阴影交汇的地方,站着一个身影。

  这人浑身滴着水,像是淋着雨过来的,身上穿了件墨绿色的雨衣,戴着兜帽,不见面容。

  望着地上的水渍,男人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说了,要关门了,请你出去!”

  可对面的不速之客,却丝毫不为所动,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有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

  “你就是杨奔雷?”

  男人脸色已变得阴沉。

  “是,你要干什么?”

  边缘的身影慢慢走了过来,高壮的身形带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压迫,他从阴暗处走到了光亮底下,拖着长长的影子,脚下一步一个湿脚印,然后掀下了兜帽,脱下了雨衣,露出一张有些木讷老实的脸。

  这人虎背熊腰,头顶的黝黑寸发根根竖起,像是钢针般挺立,魁梧的身子只怕最少都在一米八五往上,双肩很宽,太阳穴隆起,身上穿着一件无袖灰色坎肩,裸露的黝黑双臂肌肉高高鼓起,像是磐石般不可动摇,蕴积着难以想象的力量,浑身上下散着一股难言的煞气。

  “切磋!”

  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大厅里响起。

  最惊人的是此人的双手,那个被喊作杨奔雷的男人只看了一眼,瞳孔一缩,脸色便凝重了起来。

  就见大汉筋络贲张的手背拳眼上,竟全是一个个发白凸起的硬茧,像是长出了一块块疙瘩,五指奇粗,看上去都有些畸形扭曲了,古怪却又让人不寒而栗,不惊而惧。

  杨奔雷心中警惕大作,他沉声道:“请你出去,这里是私人的地方,不然,我就报警了!”

  他话还没完,大汉已上身前倾,弯腰前冲掠来,像是头豹子般,又像是头猎食的猛兽,化成一条黑影,临到近前右手攥拳,向他砸来。

  平地犹如刮起一阵腥风。

  “啪!”

  开合之下,空气中就像是炸起一声炮仗,刚猛霸道的让杨奔雷把没说完的话都咽下去了。

  听到这声炸雷似的响声,他瞳孔一缩的同时,头皮一炸,口中登时发出一声怪叫,整个人忙缩身避到一旁,但见这一拳拳势有进无退,径直落在他身后的沙袋上,一拳落下,就听“轰”的一声,整个沙袋居然爆开,炸开。

  杨奔雷面露骇然。

  他视线投向大汉背后,见大门早已经被锁住了,一双三角眼立时一眯,当机立断,双脚一点,一前一后,左脚脚尖点地,脚跟徐徐起伏,如踏浪踩风,右手已一个勾拳扫向对方下巴。

  “啪!”

  闷声一响。

  他心都凉了,就见对方犹如铁塔一样,纹丝不动,硬是挨了他一拳,毫发无伤。

  好惊人的身体。

  看着杨奔雷脚下的动作,大汉眼睛似有亮光闪过,但随即又暗淡了下来,不咸不淡的道:“戳脚?”

  “嘿!”

  杨奔雷不曾应他,口中提气大喝一声,双脚已跃了出去,双腿连环挪步,一脚一步,快如劲风,呼声大作,不过一个呼吸,脚尖已点向大汉肋间、胸口、腰腹三处。

  他一连点出三脚,凌厉、狠辣,挑的尽是武者严防的大忌。

  “找死!”

  杨奔雷一声冷笑。

  眼看就要得手。

  那本是如铁塔般动也不动的大汉突然有了动作,他双脚未动,可上身却忽然像是不倒翁般朝前一倾,抵肩推肘,肩头一侧,朝着面前的身影靠了过去。

  “啪!”

  看着不急不缓,可就是这么一靠,那杨奔雷踢出的右腿,只听“嘎嘣”一声,竟是自膝盖关节处曲折而断,而后从大汉头顶翻过,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狠狠摔在了地上。

  “啊——”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从右腿传来,杨奔雷疼的是嘶声惨叫,却忙撑着地,连连倒退,满脸的冷汗。

  眼见那大汉转身大步奔来。

  杨奔雷忙道:“我认输,我输了!”

  可迎面却是一股劲风,一条鞭腿凌空扫来。

  杨奔雷强忍痛楚,翻身一躲,不想还未稳住身形,一只手已自上而下,扣在了他的后颈上,简直如铁箍一股,窒息与剧痛袭来,他挣扎嘶声道:“我认输——”

  大汉不为所动。

  “从前,武夫胜负,看的比生死还重,宁死不输,你也算是武林中的一号人物,却这般贪生怕死,实在让人大失所望!”

  他不待杨奔雷再说话,抡臂挥手一抛,手中的人瞬间高高飞起。

  大汉眼神木讷,可脚下动作却不慢,腰身一扭,平地跃起一米多高,一脚已飞踢扫出,正中杨奔雷后腰,骨碎声再响。

  杨奔雷重重落地,一双眼睛死死瞪着大汉,只是眼中神采已在慢慢黯淡,口鼻内全是血沫,但他的目光忽然定格在了对方的影子上。

  因为,那影子像是活了过来,瞬间拉长,一端还在大汉的脚下,一端宛如一张黑色的幕布,又像是一张大口,将杨奔雷裹了进去,疯狂扭曲收缩,阴影中,传出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

  等到影子恢复如常。

  “好,我感觉我越来越强了!”

  大汉面色潮红,像是喝醉酒一样,眼露癫狂,浑身上下都在“噼里啪啦”的作响,筋骨舒展,他的身躯好像又魁梧了几分。

  ……

  也就在这个时候。

  某个房间里,一个正在埋头看书的背影突然直起了身,抬起的左手上,一枚戒指正在闪烁着妖异的黑色光华。

  “抽取!”

  邃见黑光尽数投在桌面的书页上。

  一个魁梧且充满压迫的身影像是山水墨画,逐渐清晰,还有一行字。

  “请在十天内,斩杀邪神的信徒,本次任务,鉴于目标危险程度高,可寻求其他守门人共同完成!”

  一根白皙纤秀的食指,慢慢划过书页,特别是在那“守门人”三个字上停留许久。

  “这么快就要抱团了么?”

  低低的呢喃响起。

  下一秒,纸页上的图像连同字迹,散作一缕缕黑气,浮入虚空,转瞬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