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4 惊见狗宝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060 2020.07.29 13:50

  “小小心意,还望苏先生莫要推辞,要是没您,我们这店没了不说,怕是命也得没了,待会我再给您备一桌酒菜,聊表谢意!”

  客栈的房间里,掌柜拿出一摞洋元,又捧着一套崭新的衣裳,笑的很是和善。一旁的阿贵则似是昨晚上被吓破胆了,脸色还是白的,有些魂不守舍,惊魂未定,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两晚上的经历。

  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都大半夜了,掌柜的夫妻俩竟然硬是熬着守着,等瞧见二人安然无恙的回来,方才松了口气。

  休息了一晚上,一大早这就来了。

  苏鸿信笑笑,只接过了衣裳。

  一场恶战,惹得他浑身都是一股子尸臭腐味,那味儿冲的,沿途一道,满街的耗子都跟疯了一样,窜的飞快,最后是刚买的衣裳,转眼就被他给烧了。

  “钱和酒菜就免了,我待会还有些事,得走,至于往后也就安生了,但该忌讳的还是得忌讳,心怀敬畏终归是没错的!”

  说起来,这黄皮子的事也是因他而起,于情于理,都袖手旁观不得。

  “是,咱都明白,阿贵这小子以后我也得好好敲打敲打!”

  二人又客套了几句,掌柜才拱手退了出去。

  “倒是挺有心的!”

  苏鸿信看着自己的新衣裳,一件毛领的皮大衣,瞧着更像是飞行服一样,也不知道这掌柜哪弄来的,连裤子、靴子、衬衫也是当下时兴的,偏向于洋人的风格。

  等换洗了之后,苏鸿信准备好一切,才不停歇的出了通福客栈,退了房。

  他非是去往别处,而是又出了城。

  径直往那盘山岭子赶。

  如今天色大亮,不似昨晚那般凶险,何况,那“黄莲圣母”竟然以“五鬼搬运”的邪门术法暗中窃取城中女子,以活人血肉喂养那头畜生,八成里面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两者间,也必然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

  如今巨獒一死,他正好回去一探究竟,顺便还想瞧瞧能不能等到什么意外之喜。

  能等来固然是好,等不来,大不了他亲自去那“黄莲教”的总坛闯上一趟,到现在,这“黄莲圣母”说什么,也难逃一个“死”字,注定是要在他断魂刀下走上一遭的,连带着她座下的那群邪门歪道,也都得一块拔了。

  这一次,他总共带了三天的干粮和水,还专门跑了一趟肉集,弄了一葫芦黑狗血以备不时之需,专破邪法,心里已是打定主意和这“黄莲教”杠上了。

  脚下连赶。

  一路无话,苏鸿信便到了昨晚上恶战的地方,一地狼藉。

  如今再一仔细瞧那巨獒庞大的身型,仍是难免心有余悸。血腥气犹在,就一晚上的功夫,巨獒的尸首上已歇了几只乌鸦,将其肚子啄出一个大窟窿,被拖出来的肚肠早已是啄烂,吃着里面没消化的肉糜,渗着油膏,淌着血水,浓稠如浆,看上去好不恶心。

  见苏鸿信一来,几只乌鸦非但没走,反倒“呱呱”惊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鬼地方待的久了,竟然连人都不怕,朝苏鸿信振翅就扑,一双漆黑的瞳更是泛着令人心悸的冷光,且体型还比寻常的乌鸦大上不少,对着苏鸿信的面门就啄,只往人一对招子上来,令人防不胜防。

  “好家伙!”

  苏鸿信也是吃了一惊,然后冷笑着啐了一口,边退,双腿已是左右连环踢出,腿风呼呼,劲风大作,只见一连串的腿影扫过,漫天黑羽散落,地上已多了几只扑腾挣扎的乌鸦。

  他四下又一瞧,巡视了一番,见还没有人来过的痕迹,这便着手开始布置了。

  昨天带来的兽夹,一个没落下,苏鸿信全捡了回来,围着那巨獒的尸首就分散埋了一地,又在上面盖了层枯叶烂壳,可就说他正飞快埋着兽夹的时候,突然莫名“咦”了一声。

  原来,苏鸿信不经意间忽瞥见,这巨獒肚子上破开的窟窿里,居然半露出来一团东西,拳头大小,鼓鼓囊囊的,像是个石头,泛着一抹血红,被油膏浸着。

  他皱眉捂鼻,又嫌弃的往近处挪了挪,瞅了瞅。“诶?这狗肚子怎么还结了个瘤子?”

  “瘤子”二字一脱口,苏鸿信突然脸色一变,强忍着那扑面而来的恶臭,又仔细看了两眼,然后眉头一展,喃喃道:“这怎么越看越像是狗宝……呕……”

  他下意识喃喃开口,可一张嘴,那味儿冲的他头晕目眩,差点没趴地上,赶忙往后一缩,伸手拾了根棍子,把那石头一样的东西挑了出来。

  等强忍着恶心,将之清理了一番,入眼所见,赫然是一颗拳头大小的殷红石头。

  “红色的狗宝倒是稀奇了?听都没听过。”

  苏鸿信脸色阴晴不定,除了颜色不一样,这石头的质地,还有纹理都和他见过的狗宝相差不大,至于气味儿他可不想去闻。

  自古以来,这牛结牛黄,猪结猪砂,狗结狗宝,据说还有马宝的,无不是被世人传的极为神妙,药用价值极高,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或许稀奇,但对他来说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

  以前他爷爷还是屠户的时候,这些东西不说常有吧,但也大都见过,药材商人那可是都开了高价,哄抢而来。

  可这红色的狗宝又是什么个名堂?

  “难不成,这便是那婆娘用活人血肉喂养这畜生的根由?”苏鸿信哪还能想不到其中的联系,当下冷笑连连。“只怕这块狗宝还有什么奇效妙用吧,竟然不惜耗费这么大的功夫!”

  当下愈发卖力的布置起了周围的陷阱,迟恐生变。

  等把兽夹都埋完了,苏鸿信提着自己的东西,又在周围找了找,最后在不远处找到一个被刨开的坟头。

  里面的棺材都被狗群拖出来一截,满是牙印爪痕,一半在土里,一半在外面,斜斜立着。

  苏鸿信扫了眼棺材里被啃干净的白骨,伸手一拎,便将其抛了出去,再把带来的的席子往里面一铺,这就躺了进去。

  “我就不信没人来,大不了今儿晚上小爷就睡坟地里了!”

  “砰!”

  只将棺材盖一合,林中又归寂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