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0 一顶轿子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55 2020.07.26 23:51

  苏鸿信一皱眉。

  心道不好,八成是自己杀黄皮子的时候,沾染了太多的血腥气,这些林中恶狗久食血肉,对血腥气那是最为敏感的,嗅觉灵敏,当下一拐方向,果真就听身后的动静也跟着来了,便对着伙计阿贵远远招呼道:“你先回去,不用管我,也别报官,给我留口饭就行!”

  他嘴上说着,身子一拐,居然又折回绕进了林子里,反手握紧了带来的刀,这是一把柴刀,黑身白刃,刀头弯弧向下,刀尖凸出不少,约莫一尺五的长短,刃口是沾满了黄皮子的血。

  之所以这样,他是听出了后面的动静,似乎追来的不多,但不能耽搁,剩下的恐怕在吃那些黄皮子,速战速决,他倒是要好好瞧瞧,这群畜生,能有什么能耐。

  远远的,狗还没瞧见,就听到一阵“嘶哈呼啦”的吐舌头声,目如电闪,他视线陡凝,已是看见一条大狼狗自林子里飞窜了过来,乍一打量,心头也是剧震。

  只见这条狗大的惊人,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血食,都快比的上小牛犊子了,一身黑褐色的狗毛脱落大半,光秃秃尾巴瞧的老高,裸露出来的皮肤青黑成片,斑斑点点;一瞧见苏鸿信这个大活人,狼狗的一双眼睛已泛着赤红,被那夕阳余辉一映,血光暴现,口角不住滴落着一连串腥臭的涎液,吐着一尺来长的猩红舌头,热气腾腾,“嘶哈”有声。

  不光一只,狼狗身后还跟另两只棕褐色的土狗,这会儿眼睛全都冒着血光,迎风便送来一阵腐味尸臭,腥风大起,好不骇人。

  眼见苏鸿信已是停住,只在离他五六步步的时候,那大狼狗竟然蹬地一窜,腾跃中带起“呼”的一股风声,凌空张嘴就咬,剩下的两只也是紧随其后扑起。

  苏鸿信眼见如此,他呼出一口热气,脚下不退反迎,反手同时再将“断魂刀”抽出,双刀在手,奔出一步他双膝陡然一沉,身子向后一倾,整个人仰面朝上,背贴地滑了出去,刹那,面前立闻一股腥臭扑来,那三条恶狗已在他的上方。

  双刀陡然一立,刀刃往上一掀,陡听。

  “噗嗤!”

  那两条土狗立马就被开了肚肠,血水连着内脏沿着刀尖挑开的肚皮,哗啦洒落下来,红的白的,又臭又腥。

  苏鸿信双刀一落,却是未曾忘记那大狼狗。

  两条土狗身小腿短,但这条大狗不同,眼见苏鸿信在它身下,狗爪子一探,便朝下抓来,弯曲内勾的指甲泛着青黑,分明是被尸毒浸染透了。

  苏鸿信心头暗骂,只因为这味道实在是太臭了,闻之欲呕。

  他双肘一沉,杵地的同时,右腿已是自后腰抽出,直起往上一踢,蹦的笔直,正中狗肚子上。

  那爪子还没落呢,狼狗身子瞬间又高出一截,重重从苏鸿信头顶掀了过去,发出一声悲鸣惨叫,落地后半天都爬不起来。

  苏鸿信却是赶忙翻起,听着林中的动静,想也不想,挑着一颗大树,只把双刀一收,手脚并用,似老猴蹬树般,抱着树就往上爬。

  前脚刚上去,后脚林中已是阴风阵阵,一股浓郁扑鼻的尸臭荡开,竟扑出三十来条恶狗,个个膘肥体壮,大的超乎想象。

  群狗低嗥吼啸之下,立见日色掩光,天昏地暗。

  这些恶狗非是直奔树上的苏鸿信,而是朝着那两只死掉的土狗扑去,连带着那只受伤的大狼狗,众野狗蜂拥而上,瞬间将之撕咬开来,血腥狼藉,不消两三分钟,皆已被啃光了血肉,掏空了肚肠,只剩下三副血骨。

  众野狗吞血嚼肉,目露凶光,吃相狰狞,你争我夺,眼见哪个落了下风,受了伤,或是倒地,余者皆是一拥而上,顷刻将之分食,场面血腥残酷,看的苏鸿信也是脊背生寒,满头冷汗。

  然后,这才望着树上的苏鸿信,一个个龇牙咧嘴,吐舌滴涎,低嗥不止,当中几条猎狗干脆一个疾冲,竟然凭着利爪攀起五六米之高,苏鸿信眼疾手快,手起刀落,已是将之劈死当场,狗尸一经坠下,又是引起一阵分食争抢。

  眼瞅着暮色降临,苏鸿信心里也是大皱眉头。

  见过恶狗,没见过这么恶的狗,事实上在他眼里,这些狗已算不得活物了,浑身皆被阴气尸气所沾染渗透,身上早已没有一丝活气,形同恶鬼,怪不得只能昼伏夜出。

  不过,他却是在等,在四下找寻。

  找什么?

  找狗王。

  很多人只知道狼群有狼王,却不知道狗群也有狗王,不同于现世那些独立圈养的家犬,但凡这种犬类成群,必然是要诞生一只头狗的,统帅群狗。

  如果他要是把这“头狗”杀了,那这群恶狗便会群龙无首,自乱阵脚,正好借此抽身而退,也省了很多功夫。

  可暮色渐深。

  苏鸿信心里却有些没底了。

  他可不想在这树上挂一晚上,那凉风吹的,要是再来点雪,滋味保管他能记一辈子。心头一定,苏鸿信干脆把身上剩下的干粮和烧酒一口气全灌进了肚子里,一股滚烫的热流,立马自胃部席卷全身,肚子里有了食,苏鸿信眼露厉芒,杀机毕现,一扫树根底下守着的野狗群,双刀已是拿在了手里。

  既然狗王没影儿,那他干脆就把这些不生不死的鬼东西全剁了。

  蓄势待发,正咬着牙口。

  苏鸿信刚准备往下扑呢。

  可底下的野狗却突然有了动作。

  只见这些野狗一个个一竖耳朵,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一个方向,然后纷纷站起,只在苏鸿信目瞪口呆中,并排成行。

  “我去,这世道,难不成狗都成精了?”

  他则是下意识的顺着群狗盯着的方向瞧去。

  然后一愣。

  就见这林中居然传来一阵唢呐声,曲子欢快,好不热闹,只像是有人成亲一样。

  可苏鸿信脸色立马就有些变了。

  大晚上的。

  真要是成亲,能是活人成亲么?

  这遇到的事可是一件比一件诡异。

  透着股邪气。

  他干脆又往树上躲了躲,然后瞧着唢呐的方向,只听那声音越来越近,林子里也多出一抹红烛光亮。

  可等苏鸿信真正看清后,下巴一张,惊的他差点没从树上摔下去。

  但见这幽深林间。

  一顶花轿正一颠一颠的被抬了过来,轿前正挂着一盏红灯笼,在夜风中摇摇晃晃。

  而这抬轿子的四个人,俱是黑衣黑帽,长袍马褂,一张脸白的就跟涂了层面粉一样,两腮殷红,嘴唇就跟血染的一样,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因为,居然都是纸人,纸人抬轿。

  轿子前,还有一个端着个唢呐正一扭一扭的吹着,也是个纸人。

  而且最诡异的,是这轿子,竟然从空中飘了过来,纸人的脚全都没着地,愣是把苏鸿信看傻了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