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梦中妖邪(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470 2020.07.18 19:46

  “妈!”

  声音传开,没人应他。

  院里这会儿静悄悄的,外面挂着轮模糊的毛月亮,月黑风高,冷嗖嗖的凉风只在场子里呼呼转悠,吹的人直起鸡皮疙瘩,连带着屋里点的蜡烛这会也嗤嗤飘闪个不停。

  昏黄的灯光黯淡极了,将他的影子斜斜投在地上拉扯了出去,晃摇着,忽明忽灭,变得怪诞又诡异。

  苏鸿信走出灵堂,四下寂静无人,连声村子里的狗叫都听不到,死一般寂静;院里还摆着桌凳,上面剩着些残羹剩饭,叠满了碗筷,就是没人。

  不对,有人。

  房沿下的石阶上,火盆里的黄纸在发红的焰苗下散成飞灰,被风裹到空中,呜呜打着旋儿;而在火盆边上,蹲着四个人,他们低着头,像是在盆里捞着什么东西,穿着有些年头的大褂,漆黑的布料不见一点反光,两男两女。

  苏鸿信扬了扬眉。

  “嘿,蹲地上的那四位,瞧这儿!”

  张嘴就招呼了一句。

  四个蹲着的身影,像是听到了背后的声音,动作一停,下意识已在转头。

  迎面就见一柄被红绸裹着的刀子飞了来,火光明灭,映出了苏鸿信那张森然冷厉的面容,他一咧嘴,刀下四颗脑袋瞬间“哗”的从四人肩颈上跳了起来,翻落在地。

  尸首两分,却是不见鲜血流出,断口内空空如也,全是扎着的竹条,不见血肉。

  四颗脑袋翻滚间露出了正面,圆圆的脸上,像是刷了层白漆,两腮鲜红,小嘴大眼,哪有半分人气,居然是四个纸人,瞧的人阴嗖嗖的。

  不想脑袋一掉,四具无头的身子竟还能动。

  起身就扑。

  苏鸿信不慌不忙,只把刀身上裹着的红绸一扒,右臂一提,抡圆了在空中斩出一弧乌黑匹练,四具纸人的身子无不被腰斩当场,连同地上的脑袋,俱是化作一团黑烟,瞬间消散。

  瞧见这诡异场景,苏鸿信非但没怕,反倒是嘿的一笑。“有意思,看着倒是有点像僵尸片里的排场,讲究!”

  二十来斤的“断魂刀”,这会愣是被他挽了四个刀花,啥也不说,苏鸿信一跨步,往院心的凳子上大马金刀一坐,像极了那杵刀瞪眼镇守家宅的关二爷。

  “小爷侯着你,有啥手段赶紧往出来亮!”

  火盆里的黄纸,像是烧不完一样,发红的焰苗越来越红,殷红鲜红,红到最后居然由红转绿,碧幽幽的像是一团鬼火,连带着屋里头的灯都染绿了。

  苏鸿信忽然一瞪眼。

  就看见里屋的方向,一个惊慌失措的身影正踉跄着往外面跑,披麻戴孝,身上穿着件素色的碎花长裙,面上哭的是梨花带雨。

  但等她看见院里的苏鸿信后,先是一愣,然后“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

  “弟,你怎么也在这?”

  忙往这边就跑。

  居然是他二姐,苏梅。

  “站住!”

  苏鸿信突然一声厉喝,手中断魂刀一抬,眼神古怪,只在这女人身上来回打量。

  “说暗号?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小爷我今天非得把你大卸八块咯!”

  被他这么一声吼,苏梅吓得一哆嗦,连哭都咽回去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哪还能记起什么暗号,杵那半天没个动作。

  苏鸿信腾的起身,手中“断魂刀”一扬,一个猛扑,就到了苏梅跟前,刀刃一落,这就架在了苏梅的脖子上。

  “扑通!”

  像是被苏鸿信眼中爆发出来的戾气所摄,苏梅腿一软,干脆一屁股就瘫地上了,等反应过来,嘴里是崩溃大哭:“什么暗号嘛?咱俩打小暗号多了去了,我现在哪能一时间记得起来啊,呜哇,苏鸿信,你敢欺负我,我非得让姐收拾你——”

  哭的就像个孩子一样。

  苏鸿信瞧了瞧手上的戒指,半天没反应,但他实在不敢大意,毕竟这是在梦里,指不定有什么古怪,可眼见苏梅哭的伤心欲绝,他心一软。“那你说说,爸叫啥?”

  “苏虎!”

  苏梅眼中含泪,一仰头,一脸的委屈。

  苏鸿信又问:“姐叫啥?”

  苏梅止了哭,吸溜着鼻涕。“苏晴,够了没?”

  苏鸿信断然道:“不行,这些都太简单了,说些别的!”

  刀架脖子上,见苏鸿信敢这样对自己,苏梅这会哭过了,反倒不觉得害怕了,而是气的磨起了虎牙,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了。

  “苏鸿信,你给我等着!”

  “说不说你,不说我下刀了!”

  苏鸿信冷冷道。

  “好,我说!”

  苏梅说的是咬牙切齿,语气恶狠。

  “你胸前有个纹身,屁股上有块胎记,七岁的时候还尿床,你小弟——”

  “够了!”

  苏鸿信眼皮突然一跳,忙喝止住。

  “问啊,你咋不问了?还不把刀拿开?”

  苏梅气呼呼的瞪着他。

  “姐,我相信你了!”

  苏鸿信忙把刀收了,扶着苏梅站起,眼中的凶戾瞬间一散,笑的腼腆憨厚。

  “你相信我?我不相信你,说暗号!”

  苏梅像是还在生气。

  “别跟我来这一套,你个笑面虎,打小这幅笑不知道骗了多少人,还想来骗我,反正今天的事我跟你没完!”

  可苏鸿信一句话又把她拉回现实了。

  “姐,你说咱俩怎么还能在梦里撞见,真是见了鬼了!”

  苏梅一怔,立马神情黯然,一抹眼泪。“可不是见了鬼了,早知道我就不该回来,现在连你也被缠上了,你说咋办?呜呜,要是咱们出了事,爸妈又咋办?”

  说着说着,又要哭了。

  苏鸿信看的头大。

  他这辈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两件事,一就是他妈让他找媳妇儿,二就是眼前这女人哭。

  “怕啥呀,我是自己进来的,我可给你说,爷爷教了我不少捉鬼的手艺,我今天就是看见你不对劲才想偷摸把这东西收拾了,结果没想到你也进来了!”

  苏梅听的有些怀疑,斜着眼看苏鸿信,那眼神就好像在说,编,接着编。

  “嘿,你还不信了!”

  姐弟俩正说着。

  苏鸿信手上的戒指突然亮了一下,他眼神瞬间一冷,就见苏梅脚底下的影子里,竟悄无声息的多了一双眼睛,满布血丝,怨毒阴森,两只狰狞诡异好似被拉长了的怪手突然探了出来,朝苏梅双脚抓去。

  “你他妈的!”

  听到苏鸿信嘴里的骂声,苏梅柳眉倒竖,只以为是在骂她,当下就要回嘴。

  可她遂见苏鸿信一抖手,手里的“断魂刀”当即嗡的飞了出去,掷向地面,不偏不倚,正好钉在她的影子上。

  “啊——”

  一声凄厉刺耳的尖叫惨啸,瞬间响起,震得人耳膜生疼,桌案上的碗碟都叮咣摇晃不止。

  “我看你是活腻了,敢欺负我老苏家的人!”

  只在苏梅目瞪口呆中,苏鸿信伸手一抓,刀柄一握,断魂刀已被提了起来,刀身上,赫然挂着一个张牙舞爪,挣扎惨叫的身影。

  不是那梦里的怪物又是谁。

  苏鸿信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子,满脸狞笑,揪着那怪物的头发连拖带拽,抡拳暴打,拳拳到肉,只像是新闻里家暴男打老婆一样,硬是把那怪物打的惨叫不停,浑身鬼气乱散,怎一个生猛了得。

  最后一刀斩首。

  等苏鸿信料理完一切,他扭头去瞧自己二姐的时候。

  但见苏梅面容煞白,手里也不知道从那拎来一把菜刀,战战兢兢的握着,边一步步后退,边语带哭腔的道:“你、你别过来,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啊?呜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