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4 井中妖物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740 2020.08.04 19:55

  “哈!”

  一声沉喝,黄莲圣母张口一吐,口中竟然吐出一团火来。

  苏鸿信吸了吸鼻子,等嗅到空气中漫起的松香味儿后,不由冷哼一声。

  “装神弄鬼!”

  他一说话,嘴里直冒血沫,老往嗓子眼里落,只“呸”的吐了一口,便已发足前奔,朝着黄莲圣母迎上,脚下,三个大步一纵,倒地一翻,手中断魂刀便朝朝对方双腿削了过去。

  另一仙姑已是面露癫狂,怒火攻心至极,眼中尽是杀意,眼见几个姐妹接连身死,怕是已被仇恨冲昏了头,顾也不顾脚下迈着弧形步,打了个弯儿,双拳已是砸来。

  又是个耍“燕青拳”的。

  但让苏鸿信没料到的是,他这一刀砍下,黄莲圣母竟是闪也不闪,腮帮子一鼓,像是含着什么东西,他脸色不由微变。

  这可没人是傻子,他断魂刀专破天下术法,黄莲圣母又怎会如此有恃无恐,莫不是,腿上有什么玄机?联想到先前二人交手时的动静,那双腿可真就是硬如铁骨,他心思一转,刀势豁然斜斜一掀,不砍她腿了,砍她的腰。

  没想到,他这一变,黄莲圣母的眼神也跟着变了,右脚跺地,使了个空翻自苏鸿信头顶翻过,待翻至顶点,双腿向后一摆,便朝苏鸿信后脑门扫去。

  陡觉脑后风声,苏鸿信想也不想,往前一扑,避过这一扫的同时,还没起身,陡见一人脚下一拐,抡着双拳,照脸便砸。

  苏鸿信如今刀下连斩数人,历经酣战,生死险境之下,早已是杀心炽盛,杀的兴起,眼见对方攻来,眼里杀意陡然凝现,一侧脑袋,那拳头已贴面扫过,一拳落空,那女人连砸数拳,双拳挥落如雨。

  奈何苏鸿信尽管坐在地上,然一颗脑袋却左摇右摆,楞是一拳没砸着,只把那女人气的银牙咬的咯嘣作响,面色通红,口中暴喝道:“杀杀杀——”

  提跨拧腰,已弃拳出脚。

  三寸金莲的小脚,穿着一双红绿相间的绣鞋,迎面便挺着鞋尖戳来。

  “哈!”

  面前腿风刚落,身后再起吐气声。

  更有火浪奔腾之声由远及近袭来,苏鸿信眼神阴厉,他闪避着面前的小脚,左手同时自下往上一探,手中爪刀,弯如残月,已是沿着女人的脚后跟,顺着腿肚子往上一带。

  “刺啦!”

  布片撕裂,女人左腿上的裤子,瞬间像是被抽了针线头一样,直直裂开一条豁口,连带着下头的小腿,也是皮开肉绽。

  “啊!”

  惨呼一起,苏鸿翻身往前蹬地一纵,人已蹦出一米多高,避开了身后的火浪。

  可他这一躲,那惨叫的女人就倒霉了,被黄莲圣母一口火喷个正着。

  如今天干物燥,人身上穿的又多是棉物,简直是遇火就着,转眼,这最后一位仙姑便已是浑身浴火,惨叫哀嚎。

  可哪怕身子着了,她还不忘去杀苏鸿信,双手一张,揽抱而来,瞧着像是要同归于尽。

  “去你妈的!”

  苏鸿信正好落地,回头就见个火人朝自己抱来,手中刀反手便是往上一撩。

  黑刀腾霄一闪,苏鸿信便已侧身退开半步,垂下的断魂刀上,一滴滴鲜血自刃头上缓缓滴落。

  就见面前火人口中杀声突的一散,余势不减,往前又赶出数步,在原地打了个转,像是喝醉了一样,踉跄一转,伸手指着苏鸿信,仰面跌倒。

  晦暗夜色里,就见火人倒下的同时,身下血水直流,一道血口自其肚皮划过,直上胸膛,破颈而止,肠子都快溜出来了。

  倒地气绝。

  女人身上的火势更大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焦香味儿,然后变成糊味儿。

  苏鸿信一甩断魂刀,看向黄莲圣母。

  到了这个地步,已是无需再说什么话了,不死不休。

  他提刀在手,刀尖杵地,脚下步伐一迈,滋啦一声,立见刀尖火星四起,连成一串,扑出不过三四步,苏鸿信暴吼一声,整个身子借力如离弦之箭,跃空而起,单臂提刀,朝着黄莲圣母当头就劈,势大力沉。

  黄莲圣母现在也不说话了,一张脸面无表情,唯有双眼爆发着让人悚然的怨毒之色,她豁然后撤一退,断魂刀径直劈在地上。

  “轰!”

  石板登时应声而裂。

  趁着一刀斩落,黄莲圣母已是双臂一振,双脚踩着刀背,抬腿直扫苏鸿信的面门。

  苏鸿信松刀一闪,双臂交叠在面前,立觉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击扫来,正自步步后退,他双手拇指一翘,指上套着的爪刀已然刃口朝外一翻,反握在手,对着那一双腿绕去。

  “铮——”

  可万没想到,刀刃一过对方的腿干,竟然带出了一串金铁摩擦的声响,裤腿一破,赫见黄莲圣母的一双小腿上,竟是绑着一圈黑簇簇的铁条。

  苏鸿信心头发狠,刃口往下一捋,便剜向黄莲圣母的脚踝,可哪想这一刀竟是难入皮肉。

  便在这电光火石间,黄莲圣母如游龙一摆,上身往前一横,双掌当空一推,不偏不倚,正按在了苏鸿信的胸膛上,掌下一压一送。

  苏鸿信脸上惊容还没来得及散,人便倒飞出去五六步,一屁股跌坐在地,接着又往后连滚了几圈,这才“吭”了一声,趴在地上。

  抬起的头,已是涨红无比,额角青筋暴跳。

  “噗……咳咳……”

  一口血当时就呛了出来。

  苏鸿信撑身站起,一看手里的爪刀,原来几番厮杀下来,刃上的黑狗血已是没了。

  口中血水嗬的一吐,他把爪刀一收,阴沉着脸,左腿慢慢跨前半步,上身一沉,双手摆了个架势,一手摊指成青龙探爪之势前伸,一手握拳蓄势于腰间。

  像是打出了真火,苏鸿信竟然要以手脚上的功夫与之一决高下。

  “小爷今儿就不信了,还收拾不了你这婆娘!”

  黄莲圣母却是“呀”的厉啸一声,脚下一迈,她一步跨出,单腿弯曲成半环,便似在地上划出个半圈,一脚刚落,另一条腿跟着往前一滑,左右开弓,身形晃动,行如醉酒,步伐连环不断。

  “玉环步?”

  苏鸿信舔了舔嘴角血液,右腿蓦的蹬地一弹,身如箭矢弹丸,对着闪到四五步开外的黄莲圣母抡拳便打。

  可拳还没落,腿影已来。

  苏鸿信曲臂护头,右手臂上立闻“啪”的一声,被踢个正着,身子一斜,忽见又有一条腿影自左边扫踢过来。

  “鸳鸯脚?嘿嘿,戳脚里的把式!”

  这一脚正好扫在苏鸿信的腰腹,拼着受伤,强忍痛楚,他左手猛往下一揽,竟将那腿紧扣在臂弯,同时一步欺身而上,挤进黄莲圣母的怀中,右手五指陡张,只在其略显惊慌中,扼住了黄莲圣母的咽喉,脚下一绊,发力一摔,黄莲圣母瞬间便被重重摔在了地上。

  后脑着地,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黄莲圣母前脚刚摔下,下一刻,就见一脚迎面踢来。

  “啪!”

  饶是其真有什么神功护体,可这一下也疼的她痛呼惨叫一声,整个身子瞬间都绷直了。

  苏鸿信双手紧抓着黄莲圣母的脚腕,振臂一抡,便已将她像是破麻袋一样,从头顶抡过,抡出一个半弧,复又狠狠摔在了地上。

  直到他手腕一疼,被黄莲圣母另一只脚扫中,才松手撤开。

  这会再瞧,就见黄莲圣母与之前判若两人,披头散发,头上的风翅金冠早已不知摔到哪去了,面上青肿一片,灰头土脸,满眼怨毒。

  苏鸿信走了几步,将断魂刀拾起,冷笑道:“花里胡哨,博而不精,学那么多,有个球用!”

  他抡刀正欲彻底了结这婆娘。

  不想就在这个时候,后院突然“哗”的惊起莫大动静,像是水浪激起,整个“圣母庙”里的秽气蓦然疯狂朝后院聚拢,一时间愁云惨淡。

  “百鬼千魂入口中,我请祖师降神通,一声令来鬼得应,两声令来神得听,恭请东海鱼龙神,速到驾前显威灵,速来……”

  黄莲圣母张口一吞,竟是将庙中诸多秽气尽吞入腹,口中嗓音已由清脆化作沙哑,再到雄浑,听着只似雌雄莫辨。

  正这时,一道身影虎扑凌空杀来,苏鸿信恶相毕露,抡刀就砍。

  “来你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