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戏鬼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 车厢变故(求推荐,求收藏,求书单)

戏鬼神 夜雨飘灯 2266 2020.07.05 13:40

  “没事吧?”

  望着胖子满脸是血,苏鸿信突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多余了。

  “嘶——”

  “能有啥事,命还在就行!”

  胖子边吸着凉气,边含混的道。

  再见他腮帮子一鼓,嘴一张,一颗带血的门牙已被吐到了手心。

  “老东西好大的手劲儿啊!”

  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别看皮面上没个伤,可这就一会儿的光景,胖子鼻梁都已经乌青发肿,高高鼓了起来。

  “妈的,要不是这地方施展不开,挤得慌——”

  苏鸿信撇撇嘴。

  “得了吧,别说那几个人,就是那位裹脚老太,三四个你,也照样得直挺挺的倒下!”

  胖子却不乐意了,一梗喉咙,嚷道:“放你小子的屁,要不是那几个孙子夹着爷爷,我怎会着了道,你小子我看就是怂,胆小怕事,一个字,孬——”

  苏鸿信没说什么,也懒得去争,他眼神晦涩,神情变幻,扭头瞧瞧老太离去的方向,嘴里低着声喃喃自语道:“那可不是什么手劲儿大,分明是鞭法,敢情还懂些真把式!”

  他先前趁着老太走他跟前过的时候可是仔细留意了一眼,这朝下的手心上,全是一块块磨出来的硬黑老茧,分明是下过真功夫的。

  想到这,苏鸿信眼神都有些发亮。

  这些“真把式”可不常见,非但不常见,更是少之又少,他爷爷当初就给他说过,打从建国之后,这些东西便已经陆续失传了;加之几番动荡,岁月变迁,更是烧的烧,毁的毁,到最后,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传下就已经断了,他爷爷每每提起这些事,总是不胜唏嘘。

  当时,旧时代的武人为了生存,只能去适应,真把式就慢慢成了哄人的花架子,偏向于表演,舍弃了实战性,成了强身养生的功夫。

  要知道以往练一门功夫,那可都是为了生存而造就的手艺,有的人浸淫十年八载,这才习有所成,成就一门非凡绝技。

  可惜先辈之技,后世未传,再加之受到规则约束,且都疲于生计,谁还肯沉下心耗费半生去习武,只怕不是练的妻离子散,就得穷困潦倒;何况,世人也已不需要它们,以法治国,焉能容规则之外的东西存在。

  苏鸿信还记得小时候每回看见电视上什么这个大师,那个大师,他爷爷总要气的骂个半天,说什么欺世盗名的骗子。

  不过。

  万事总有例外。

  因为,他苏家偏偏就传下了一门技艺。

  正是那刽子手用刀的技艺。

  此技唤作“持刀六刑”,可运使诸般刀技,分作斩首、剥皮、剐肉、抽筋、剔骨、分脏六技,但凡刀具入手,皆能运如臂使。

  小时候,他爷爷可是村里镇上最出名的屠户,客人要几斤肉,一刀下去,刀尖沿着肌肉纹理一过,干净利落,筋肉都能分拣出来,绝对是不多不少,堪为神技;不过这老爷子也聪明,历经了不少苦难,心性活泛,知道哪些东西是不能露的,每每有人问起,只说四个字,唯手熟尔。

  可惜,到他爸那一辈,都忙于赚钱,打小就出门闯荡了,而且用他们老家的话说,就是性子太匪了,爱争强好胜,他爷爷担心把东西传下去,惹出祸事,所以一直藏在心里。

  直到苏鸿信出生,三岁,他就成留守儿童了,自幼和爷爷过活,老爷子可是爱极了这个孙子,日复一日,天天教上一些,硬是把一身的本事都传给了自家的孙儿。

  连带着他六个姐姐也跟着学了点,不然怎么能打的一群男娃儿哭爹喊娘,成了学校里的扛把子。

  这可是个秘密。

  属于他爷俩的秘密。

  苏鸿信起初也当是屠户杀猪的手艺,那是死活不肯学,嫌弃的不行,嚷着将来要当科学家,才不要当什么杀猪匠;结果他爷爷就变着法儿的哄他,譬如今天把猪腿上的肉剔干净,留一半给他炖汤喝,明天把猪头上的肉剥下来,给他凉拌着吃,好家伙,苏鸿信硬是没忍住肚子里的馋虫,不到半年,就变成了个大胖小子,但刀法技艺也跟着见涨。

  而且,苏鸿信还记得他爷爷曾经出去了大半个月,偷偷摸摸带回来很多东西,泡了一大缸的药酒。那时候年纪小,很多东西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每天晚上,都要把他扒光了,用药酒推拿揉捏一阵,打这之后,气力渐增,年年运动会都能得奖,差点上了体校。

  书归正传。

  眼见得真把式,苏鸿信心里可是吃惊不小。

  不过他却站起了身,因为他实在受不了身旁这个胖子的废话,八成受了气,没地撒,落他身上了。

  萍水相逢,别说他没上去,就是他上去了又能如何,落那人堆里,指不定被谁暗地里捅上一刀,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换个地儿。

  苏鸿信转来转去,沿着那裹脚老太离开的方向走了去,没成想让他找到个座儿。

  这座椅可不是什么软垫、皮垫,木质的,简直硌的人腚沟都在发疼,但比坐地上实在是好了太多。

  对面坐着两个打盹的汉子,一个穿着青灰色的长衫,头发梳着三七分,一丝不苟,瞧着文绉绉的,倒像个教书先生,在外面;另一敞着短褂,留着青皮头,魁梧高大,肤色黝黑,像是庄稼汉。

  不过他身边的却是个女人。

  这女人穿着身素色旗袍,怀里还抱着个四五岁的女娃。

  苏鸿信只是一瞧,登时明白了这座儿为什么没人坐。

  就见女人生着张白皙细腻的圆脸,依稀可见涂着些淡淡的脂粉,柳眉弯眸,小小的红唇紧紧抿着,琼鼻挺翘,端是长的韵致娇媚。

  可惜这么一张耐看姣好的脸上,却纵横交错,有着几条骇人的伤疤,像是被人拿刀划过一样,这一抬头,凑着车厢里的昏暗灯光,简直能把人吓个半死。

  不过,苏鸿信没那么多想法,又饿又困的,只要是个大活人,甭管模样再丑,也都和他没关系。

  挪了挪硌疼的屁股,苏鸿信伸了伸腰,打了个哈欠,就合上了眼睛,他可真是希望一觉睡醒就到站了。

  奈何,天不遂人愿。

  睡到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中。

  苏鸿信就感觉有人好像碰了他一下,只睡眼惺忪的一瞧,当下立马就清醒了。

  就见对面那青皮头的魁梧汉子,这会正小心翼翼的从他身旁女人的怀里想要抱走那个女娃。

  孩子是睡着的,女人也睡着了。

  “偷孩子?”

  见苏鸿信一睁眼,那汉子立马投来恶狠狠的眼神。

  苏鸿信心头暗叹,这可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他忽咧嘴一笑。

  “给你脸了,你他妈的跟谁耍横呢?”

  那汉子听到这话眼神立变,可就见一只手迅雷不及掩耳,“啪”的便抽在了他的脸上,力道大的惊人,一口碎牙和血飞出,当即哼也不哼,一屁股塌椅子上,昏死了过去,半张脸颊瞬间肿的老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